百色新闻网提供:半月谈|百色:荣光不失色

百色新闻网提供:半月谈|百色:荣光不失色

半月谈记者 王军伟 徐海涛 农冠斌

百色的地名有多种由来,有说是因这里处在山川塞口地形复杂的地方,“百,口也;色,塞也”;也有说,因这里聚居着壮、瑶、苗、彝、仡佬族等多种民族,百色百种,故称百色……凡此种种,莫不记载着革命老区百色的历史。

“过去‘两差’,条件差、基础差;现在‘两大’,变化大、名气大。”百色人这样概括这里的发展。这个曾是典型“老少边山穷”的广西小城,如今,在脱贫、发展、开放的坚毅步伐中,步步向前,欣欣向荣。

百色新闻网提供:半月谈|百色:荣光不失色

广西百色市乐业县新化镇百坭村村民班氏雪在采摘砂糖橘 王念 摄

因地施策,下力气脱贫

百色的发展史就是一部脱贫史。作为广西乃至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百色经济建设起步较晚,上世纪80年代初,当地还普遍处于贫困之中,下辖12个县(市、区)曾均为贫困县。

过去这里的日子有多苦?62岁壮族村民覃世朝说:“人均不到5分地,看天吃饭。物资匮乏,镇上集市一周开一次,天没亮就得出发,去晚了啥都没了。”覃世朝的家位于百色靖西市龙邦镇界邦村额怀屯,这里地处中越边境,改革开放后还一度历经战火,如今水泥公路直通屯口,山坡上楼房林立。购置了小轿车并住进3层新楼的覃世安感慨:“很难想象如今的生活。十几年前,路不通,山上都是木瓦房。”

额怀屯的情况并非个例。百色逾90%的面积属于山地,人居分散,耕地有限,交通闭塞。“行路难、饮水难、读书难、看病难、用电难、用钱难,百色样样都有,越到农村问题越突出。”一位在百色多县工作过的干部这样回忆。

扶贫是百色最大的政治责任,也是最大的民生工程。1985年起,当地开始了有计划、有组织的扶贫攻坚。八七扶贫攻坚时期开展了“十大基础设施建设大会战”,2000年后,按照国家农村扶贫开发纲要又组织实施了两轮扶贫开发,取得阶段性成效。党的十八大以来,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全面铺开,百色自2015年底派出1800多个工作队、1.3万余名普访队员深入到各乡镇村屯,全面精准识别贫困户。

百色紧抓产业脱贫,积极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对接市场。当地因地制宜选出可以大规模发展的产业作为“牛鼻子”推进。在光照充足的右江河谷,以西红柿、芒果、香蕉等为代表的果蔬成为主打产业;在石山、土山广布的两翼山区,种桑养蚕以及油茶、柑橘种植颇具规模;在边境一带,边民互市贸易及边贸带来的务工就业机会成为许多边民脱贫致富的硬支撑。

在百色,中国“南菜园”的招牌越擦越亮。每年蔬菜产量约270万吨,其中150万吨左右用于外调;上百万吨的水果产量,外运比例也超过三分之一。“如今芒果是百色的一张名片,种植面积33万多亩,覆盖2万多户农户。田东就有芒果微商、电商5000多家,加工企业30多家,2017年世界芒果大会在田东举办。”田东芒果试验站站长陆弟敏说。

统计显示,百色贫困人口已从1985年的236万余人减少到2019年的不足4万人,贫困发生率从74%降至1.08%。

瞄准铝矿优势,打造产业链

无工不富。百色作为西部欠发达地区,要拉动地方发展,仅靠农业“独木难支”。

百色市发展改革委总经济师陈怀德说:“贫困是一道坎,工业也是一道坎。”如何破题?百色瞄准能发挥矿产优势的铝工业。从1995年“平果铝”建成投产,到后续铝土矿、氧化铝、火电厂等一批资源型工业项目上马,百色逐步走上工业立市道路。依托工业,平果也从贫困县成为财政大县,在广西率先实现财政收入过10亿元、20亿元大关。

然而,仅吃资源饭并不长久。受高电价等瓶颈影响,百色一些铝企更倾向销售初级的氧化铝,有的甚至不远千里将氧化铝拉至西北等地,加工成电解铝再卖回广西。“产业链单薄,抗击市场风险能力就弱。”百色一位干部回忆,2014年至2015年左右,铝产业市场下行,一些生产线、企业甚至停产、倒闭,铝产业链面临凋零风险。

因铝而兴,不能因铝而衰。陈怀德介绍,为了突围,百色依托资源优势和国家政策支持,加快推进煤电铝一体化,打造区域电网,推进铝产业二次创业,建设百色生态型铝产业示范基地。

在百色新山铝产业示范园区、平果工业区,半月谈记者看到,百色已形成“铝矿开采—氧化铝—电解铝—铝材加工—再生铝及配套产业”的全产业链体系,铝加工向精深加工方向转型,产业链活力再现。

“作为百色最早的铝产业工业区,如今园区产业链越拉越长,铝镁合金线、铝板带箔、汽车铝部件等附加值较高的产品层出不穷。”平果工业区管理服务中心副主任黄丹美说,目前园区已有120多家企业入驻,形成了产业集群。

深挖区位潜力,阔步开放

“百色是后发地区,脚步不能停,既要保持速度,又要保障质量。”百色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农思雨说,在贯彻新发展理念过程中,百色深度挖掘地方发展潜力,走活开放棋局。

从区域上看,百色内接西南,与贵州、云南相邻。依托左右江革命老区振兴规划、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等国家级规划,百色和周边地市抱团发展,大家整合资源,优势互补。

从区位上看,百色面向东盟,优势明显。近年来大力发展“口岸+”模式,积极发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贸易,推动贸易加工、商贸物流、边境旅游等不断发展壮大。

2016年底,全线开通运营的云桂铁路将百色带进高铁时代,凌云的茶叶在国内销路越来越广,并借助高铁无轨站运营模式打开了东南亚市场;在平果工业区,日益拉长的产业链正借助越来越发达的交通网瞄准国际市场,发往东盟地区、中东地区的海外订单越来越多;在中越边境龙邦口岸,新落成的万生隆国际商贸物流中心,使得边贸产业迈上新台阶……

面向东盟、连接大西南,百色区域节点城市的作用日益凸显。百色市市长周异决表示,百色老区在国家政策支持下,已成为国家生态型铝产业示范基地、国家沿边金融改革实验区和全国首个政策性金融扶贫实验示范区,左右江革命老区振兴规划、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等国家级规划覆盖百色。百色,就像再焕荣光的少年,正在开放发展的进程中昂首阔步。(刊于《半月谈》2020年第6期)

百色新闻网提供:半月谈|百色:荣光不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