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学讲义:性对象(三)

性学讲义:性对象(三),性对象

性学讲义:性对象(三)

八、身体部位

“正常”人的性对象应该是整个人,从里到外,从精神到肉体。可是,有的人只对身体的某些部位感兴趣,例如生殖器、乳房、臀部、大腿、肩膀、胳膊、手、脚、头发,甚至尿道和肛门。

以生殖器为性对象的人只对生殖器感兴趣,而不关心整个人。对于他们来说,对方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只要有生殖器就行。在他们的眼里,对方已经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拥有生殖器的物体。他们没有爱,只是泄欲。这种现象可以用生殖器崇拜来解释,这是一种古老的习俗,产生于原始群时代,那时候,人还不是人,而是半人半兽,或“形成中的人”,发情期还没有消失,性行为完全受激素的控制。后来,随着文明程度的提高,感情取代了本能,性演化成了爱。性行为的作用不再局限于繁衍后代,而是加深感情的手段。但是,在许多人的观念中,性仍然只是生殖的一个环节。凡是不能导致生育的性行为,例如同性恋、窥视癖、施虐狂,都被戴上了“性变态”的帽子。这样的人自然就会认为,性就是性交,性交就是生殖器交。在性交过程中,所有的细枝末节都可以省略,直奔主题,不需要调情,不需要前戏。

以乳房和臀部为性对象应该是相当普遍的。对于文明人来说,直接表达对生殖器的兴趣显得有些不雅,于是丰乳肥臀粉末登场。古今中外的雕塑和绘画都不是直接表现生殖器,而是大力宣染乳房和臀部。在远古时代,乳房和臀部也倍受关注,跟生殖崇拜有关,因为怀孕妇女的典型体形是:大乳房,大肚子,大屁股。许多现代人依然认为,大胸大臀的女人生育能力一定很强。

以大腿、肩膀、胳膊和手为性对象的情况相对少一些,而以脚为性对象(称为“恋足癖”或“足恋”)曾经流行一千年。从宋朝到清朝,所有中国男人都是恋足癖。在足恋者看来,脚丫子比脸蛋、身段更重要。只要脚长得好,就会有性的吸引力,不管长相如何;如果脚长得不好,人再漂亮也没用。至于什么样的脚算好,那就不一定了,标准各不相同,通常都是以小为美。这是因为,女人的脚通常都比男人的小,脚小是女人的特征,正如女人相对比较白,白就成了女人的特征一样。所以,男人偏爱小脚女人。走向极端,就出现了裹脚。脚之所以会成为性对象,是因为它不象手那样完全裸露,而是遮遮掩掩,神神秘秘,容易引起无限遐想。另外,脚与腿相连,脚的动作会牵涉到腿,让人联想到大腿根部的活动。同时,脚又比性器官更能说得出口,“脚”(有时候说“腿”)这个词经常被用来暗指性行为。

以头发为性对象的称为“恋发癖”或“发恋”,以收集异性头发为乐,资源不足的时候可能会偷,会抢,就是偷偷地或者强行剪下别人的头发。这种人最好去当理发师。行为主义认为,发恋源于性与头发的条件反射。其实,头发和性具有内在的联系。在多数情况下,男人头发短,女人头发长,长发成了女性的标志,本身就是一种性象征。古人以交换头发表达爱情,出家的僧尼都要剃度。

以尿道和肛门为性对象的分别称为“尿道恋”和“肛门恋”,与恋尿癖和恋粪癖关系比较密切。

九、排泄物

以人体的排泄物为性对象,这种情况非常罕见,主要是指恋尿癖和恋粪癖,见于精神病或老年痴呆患者。

恋尿癖和尿道恋密切相关,就是对小便器官、排尿和尿液感兴趣,通过玩弄小便器官(例如把物体插入尿道,有的不小心造成膀胱异物)、排尿或憋尿、玩弄尿液来达到性的满足。民间有童子尿可以治病的说法,有的人就争着喝童子尿,实为恋尿癖。还有一种“水恋”,就是特别喜欢玩水或洗涤,类似于洁癖,可能是恋尿癖的变种,多见于女性。

恋粪癖和肛门恋密切相关,就是对肛门、排便和粪便感兴趣,通过肛交、大便(导泻)或忍着不拉(可造成便秘)、玩弄粪便来达到性的满足。据研究,许多小孩都玩过粪便,长大以后改玩泥巴,有的人后来从事制陶或雕塑。

严重的恋粪癖可以演变为食粪。据潘光旦先生考证,明初有和尚名宗泐,“嗜粪中芝麻、杂米和粥”食之。再推而广之,凡属身上分泌、排泄以至脱落的东西做饮食品的奇癖,都可以从性变态的立场进行解释:“李楝之好服人精。”明“驸马都尉赵辉喜食女人阴津月水。”元“知福建院权长舆嗜人爪甲。”还有宋刘穆之子“嗜痂成癖”。

精神分析学派认为,恋尿癖和恋粪癖是性心理发展停留在尿道期和肛门期的结果,也可能是严重心理创伤或衰老引起的退化。

性学讲义:性对象(三)的相关内容如下:

基础拓扑学讲义, 变分学讲义pdf, 物理学讲义, 跟谁学耿建超, 跟谁学耿佩, 跟谁学?, 向谁学什么, 跟谁学宋维钢怎么样,

中学英语语法讲义:名词性从句

两者均可引导主语、表语、宾语从句,区别是what可在从句中用作主语、宾语或表语,意为“什么”或“所…的”,而that仅起连接作用,本身没有实际意义,在从句中也不充当任何句子成分(引导宾语从句时通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