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一特大盗车犯罪团伙被摧毁

六盘水一特大盗车犯罪团伙被摧毁

1995年9月,贵州省六盘水市的“夏季严打”攻势已进入尾声,然而市公安局刑侦处开展的“破大案、打团伙”战役仍在紧张进行。

9月24日是星期日,刑侦处长周全富、副处长杨再刚心情特别兴奋,他们在“破大案、打团伙”战役中,刚刚破获两起久侦未破的麻醉抢劫出租车大案。审讯案犯时,又挖出一条盗窃汽车的重大线索。据案犯交代,六盘水市泰顺公司总经理武建群,前段时期曾出卖一辆来历不明的桑塔纳轿车,车牌号为“贵B-01199”。

是案犯推卸罪责、乱咬他人,还是确有此事?周全富和杨再刚决定利用星期天,召开各队负责人紧急会议,尽快把这条线索查个水落石出。

上午9时,刑侦处各队领导准时到会,大家各抒己见。一种意见是,泰顺公司总经理武建群腰缠万贯,不希罕这几个钱,参与盗车犯罪的可能性小;另一种意见是,案犯提供的线索较真实,有名、有姓、有车,值得一查。两位处长同意后一种意见,就把任务交给了刑一队宋恩勤、黄立忠、张建军等同志。

三名侦察员精心策划,于当天下午开着一辆破旧的北京吉普来到泰顺公司汽修厂。

“老师傅,这车给油不正常,麻烦检查一下。”宋恩勤急忙向师傅递烟,黄立忠、张建军就秘密地查看了正在改修的“贵B-01199”号车,发现此车发动机位置有异常。在市交警支队的积极配合下,他们很快查清,车主系泰顺公司的李某。购车发票是“上海机电设备公司”1995年7月12日开出,但发票上的财务章字样不规范,疑点不少。

在侦查此案的过程中,六盘水市又发生两起桑塔纳轿车被盗案。市公安局分管刑侦副局长安运团立即召开刑侦处、队领导会议进行“会诊”,要求集中兵力,并案侦查,尽快破掉这几起影响较大的盗车案。同时,扣查此车,责令车主交出购车发票等手续。当传唤武建群时,不料他已“出差”去重庆了。

“那车手续齐全,来路正当,凭啥扣车?不说原因,就告他们。”泰顺公司的某些人到处放风,向刑侦处施加压力。为尽快查清此车的来龙去脉,公安局领导决定,立即派人到上海鉴定购车发票等证件。

12月14日,宋恩勤、黄立忠直飞上海,经查,上海市机电设备公司于1992年已更名为上海市机电设备总公司,从未对外销售过桑塔纳轿车。他们有请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进行鉴定,结果是:该车合格证系伪造,拓印的发动机号是假的。

消息传来,增强了侦察员的决心。他们顺线深追,又挖出一条盗卖汽车的重大线索;钟山区保健厂的莫某和家住水城钢铁公司检查站旁的罗某,也曾在武建群处买过两辆桑塔纳轿车。罗某交代了武建群曾更改过车架号并将“贵B-01199”号车的内装饰烧毁等重要情况。

从掌握的情况可以认定,武建群是重要的销脏犯。12月29日中午,宋恩勤、黄立忠、张建军三名侦察员巧妙地在市建委培训中心将已退房、准备外逃的武建群抓获。当晚,经审讯,武建群交代:那车是从徐和平那里买来的,徐是贵阳人。自1995年3月至10月,武建群以八至九万元先后从徐处买了三辆桑塔纳轿车,在汽修厂改喷了车的颜色,还更改了两辆车的发动机号。

武建群刚落网,徐和平即预感末日将临,当天下午即携妻戎筑君潜逃贵阳。

宋恩勤他们意识到走错了这一步棋,打草惊蛇了。12月30日凌晨2时,他们三人连夜驱车直奔贵阳。经查访。徐和平可能在莲花坡其母亲处过元旦,他们立即兵分两路,带着干粮,冒着雨雪,在徐家及其母处连续守候了三天三夜,但均未果。

在六盘水,侦察员重审武建群,查找徐和平的去向。武建群又交代了7月还买了蓝色桑塔纳轿车、红色奥拓轿车和白色长安面包车各一辆的事实。

线索越挖越多,案情越来越复杂,追捕任务更加艰巨。市公安局局长蒋万科向省公安厅汇报,请求支援。省公安厅四处处长占必成听取汇报后,认为这是贵州省当时最大的一起盗抢汽车团伙,立即派大要案件侦察科的黄志刚等配合开展工作,并请省公安厅五处予以协助。省市两级侦察员决定,对徐和平开展全方位的侦查。1996年1月14日,在贵阳的徐和平的同伙明明准备开车到曹家村将徐转移外地藏身,侦察员立即冒雨进行监控。10时30分,侦察员发现明明开一辆“贵 B-18640”号奥拓轿车往市郊三桥的方向疾驶,侦察员立即搭上“的士”紧追其后。狡猾的明明为了证实有无跟踪,故意将车开进一个死胡同。由于侦察员不熟悉地形,也尾随其后,明明发现异常,迅即掉头返城。

“我们必须抢在他的前头,到曹家村去查找徐的落脚点。”侦察员当机立断,直奔曹家村,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查到了徐犯的隐匿点,但还是晚了两个小时,徐和平溜掉了。

不久,贵阳市龚家寨派出所反映:徐和平有个继子叫邹道海,1995年6月与向小义盗窃汽车,后又与金伟抢劫海洛因毒品被抓获,现关押在贵阳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

侦察员立即提审邹、金二犯。邹交代:他曾与金伟、向小义在贵阳新路口盗窃一辆白色长安面包车,开到六盘水市交其继父徐和平销赃。侦察员认定,徐和平、邹道海向小义和金伟系盗车团伙的重要成员。

1月22日,省公安厅四处大要案件侦察科将向小义抓获。据向小义交代:团伙中还有一名重要骨干顾明在逃。顾明出身武术世家,武艺高强,曾当过散打教练。为此,省公安厅从贵阳市公安局防暴队选调了八名防暴队员参加追捕工作。

1月25日下午,侦察员接到群众举报:徐和平之妻戎筑君与他人电话联系,约定第二天上午在贵师大附近转交驾驶执照等物。侦察员分析,戎筑君出马,必定与徐有关。第二天上午,侦察员又在沥沥细雨中进行监控。10时整,戎如约到达接头地点,将“物品”交给一个留长发的男青年后迅速离去。侦察员立即上前把男青年抓获。

男青年叫邹道江,是邹道海的弟弟。他说:“徐和平整天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有事只用BP机与我联系,其他人概不回电。他要戎交出执照,是准备外逃。”

这时,杨再刚的胆囊炎病又复发了,疼痛难忍。下午3时,六盘水市公安局三名民警送他回省粮食局招待所服药。当车行至延安东路时,他们突然发现“贵B-18640号”奥拓轿车迎面驶来。

“这不就是上次跟踪的那辆车吗?”他们立即调转头,“咬”了上去,追了约600多米,将奥拓轿车截住。经询问,驾驶员叫顾义亭,1月14日,即侦察员乘“的士”追踪奥拓轿车那天,其侄儿顾明曾借用过此车。

侦察员将顾义亭请到省粮食局招待所,向他交代政策,请他协助,顾义亭见民警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深明大义,表示愿意配合公安机关把顾明叫来。按照侦察员的意图,顾立即向顾明打传呼:“有要事面商,速到省粮食局招待所来。”

“蛇”要出洞了。对付武艺高强的顾明,其危险性是不言而喻的。杨再刚忍着病痛,一面向省公安厅和贵阳市公安局联系请求支援,一面安排宋恩勤、黄立忠下楼选择地形,指令张建军把守大门,断其后路。

下午4时30分,顾明匆匆地走进招待所服务台大厅内。援兵未到,情况紧急,侦察员临危不惧,沉着,机智地三面合围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将顾明的双手拷住 。在省粮食局招待所,侦察员就地突审顾明。开始,顾明矢口否认与徐和平有来往,后又以“与徐和平几月没见面,多次传呼他也不回电”继续顽抗。这时,侦察员向他指出:徐和平在幕后指使你们冒险盗车,而大部分赃款却被他一人侵吞,他吃肉、你啃骨,你玩命、他玩钱,已到这个地步,你还为他打掩护。你面前只有一条路:检举揭发,主动赎罪,别无选择。“顾明终于低下了头:”原先我们有个协议,他负责销赃,我们偷盗,所得平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我早就知道他不够义气,贪得无厌,可我又离不开他。

“为什么离不开?”

“因为他和武经理最亲密,只有他们能销脏。”

顾终交代,在1995年7至11月间,他一人就盗窃桑塔纳轿车三辆、长安奥拓轿车两辆,全部交给徐和平销赃。

“徐和平夫妇现躲在乌当区下坝村,昨晚我还和他们商量找钱外逃的事。”顾明表示愿意配合公安机关抓捕徐和平。

为了避免徐和平的怀疑,侦察员在贵阳市租赁公司租了一辆白色面包车,由省公安厅四处、贵阳市公安局抽调警力,与六盘水市公安局刑警一道奔赴乌当区。

晚9时30分,追捕组抵达下坝村,各小组按既定方案,分头潜伏待命。侦察员按了几声喇叭,两分钟后,山丫口出现两个人影,探头探脑后,才慢腾腾地向车子走来。被拷在车内的顾明高喊道:“叫他们快点出来。”这两人听出是顾明的口音,立即回去喊人。过了七八分钟左右,农民装束的徐和平夫妇来到车前。侦察员忙打开车门,将徐和平夫妇“扶”上了车。这时,隐身车后的张建军已将枪口对准了他的脑门。

在省公安厅的指导下,在贵阳市公安局的大力支持下,六盘水市公安局终于摧毁了这一特大盗车犯罪团伙,犯罪成员全部落入法网,破获盗窃汽车特大案件22起,已缴获被盗的各种汽车18辆,为国家和群众挽回12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摘自《中国凉都》黄寿立)

六盘水一特大盗车犯罪团伙被摧毁的相关内容

相关其他推荐

六盘水在什么地方|中国凉都六盘水|六盘水有几个县|六盘水水城县|六盘水到深圳火车|六盘水为什么叫水城|六盘水是哪个省|六盘水站|六盘水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