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德班成员发出“死亡威胁”,我赶紧再评论几句压压惊

女德班成员发出“死亡威胁”,我赶紧再评论几句压压惊

01)昨天,我疑似被吓着了。 老婆说话声音高一点,我都吓得打哆嗦。

思来想去,是一段录音中的“死亡威胁”在作怪,虽然威胁的不是我,但我的脊背还是感到发凉。 我就不拐弯抹角了,直说吧。

抚顺“女德班”被曝光后,卧底拍摄者的麻烦就来了,收到了“女德班”成员十几条微信,都是辱骂、诅咒和死亡威胁。

听听,恶毒不恶毒,厉害不厉害? 更厉害的是,抚顺市传统文化研究会说了,“女德班”有市场,家长愿意学,他们愿意教,也没有让学员们去XX,外人为什么要管?风头一过,还会继续开“女德班”。

我不知道卧底拍摄者怕不怕,我是倒抽一口冷气,赶紧再评论几句压压惊。

02)听录音中的口音,威胁、谩骂卧底拍摄者的“女德班”成员,竟然是女人。 我吓得“扑哧”一声,笑喷了。

她真逗: 还是女德班成员呢,怎么连一点口德都没有了?难不成,她骂人也是“女德”?或者“女德”根本就掂量不出她有几斤几两,几寸几拃。

她真逗: 她诅咒别人“不配有X妈”“断X绝X”......这也是“女德”?我想,这个诅咒可能就是她自己的终极命运。 她真逗: 她声称“雇点人过去,比划比划”,是不是真涉黑了?难怪 抚顺“女德班”负责人自称“出身黑道商人”。

朗朗乾坤,怎容鬼魅作妖?就凭她这句话,警察叔叔就可以跟她谈谈心。当然,真要是把她拉到警察叔叔面前,估计她装孙子都怕来不及。

“女德班”成员“恐吓卧底拍摄者”的骚操作,也不过是恶人放狂言,终究还是底气不足,要不然为何还害怕风头的存在。

03) 你看,我一不小心,又揭“女德班”的疮疤了。 再回想一下我昨天批评“女德班”的文章,虽暂时没有遭到威胁,心理还是有点忐忑不安。

思前想后,还是想拍拍“女德班”的马屁。怎么拍呢? 就给他们介绍几个学员吧。

第一位:罗亚平,原抚顺市某局长。 她的好色,堪称“一流”,为了把比自己小十岁的下属弄到手,拿出一百万元让摆平人家的老婆。她还相中一位“帅哥”领导,豪掷5万买一个晚上”。

第二位:孔昊,原大连某局(副局级)。 孔昊不但和领导乱,还逼着房地产老板都和她XX,网曝其情人也超过3位数。

第三位:刘光明,辽宁鞍山市国税局原局长。 刘光明前后花500万元去香港、上海整容,光花50万元弄了一个“最美丽的屁股”。

先介绍这三位,“女德班”敢不敢收?能不能调教好? 别光去忽悠那些小姑娘。

04) “女德班”很邪! 人家说了,风头一过,还办。 我也斗胆给有关部门提个建议:露头就打,直到消灭。

内容来源:特稿哥李万卿,李万卿,笔名李理,南阳人,现居郑州,新闻策划人,独立评论人,专栏作家,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有500万字作品问世。

女德班成员发出“死亡威胁”,我赶紧再评论几句压压惊的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