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家族兜圈多元化无一成功 再提回归主业能否

《投资者网》谢莹洁

五年前,

《投资者网》谢莹洁

扛起“去地产化”的大旗,跨界、石墨烯、临近空间飞行器,而今三项业务不仅无一成功,亏损和研发投入还在大肆吞噬现金流。

相似的场景总是年复一年地上演。

在监管层的“敲打”下,华丽家族股份有限公司(600503.SH,下称“华丽家族”)近期再次表态“将集中资源聚焦主营业务房地产”;而与此同时,今年公司新增土储、新增竣工面积及新开工面积均未增加。

近五年以来,公司在机器人、石墨烯、临近空间飞行器三大新业务上投入资金超10亿元,最终换来了亏损或终止的结局。而今华丽家族终于“幡然醒悟”,决意回归主业,但似乎为时已晚。

从赫赫有名的前十大豪宅开发商,到如今转型失败的中小房企,华丽家族失去的不仅是头衔,还有拿地和融资方面的便利,以及投资者的信任。

1

再提“聚焦主业”

打开华丽家族官网,

《投资者网》谢莹洁

不明就里的人可能会为其资产庞大而惊愕。

“公司以地产开发为核心业务,同时涉足建筑装饰、绿化环保等相关产业;公司还积极开辟第二主业、涉及金融投资、生物制药、新能源、节能环保等股权运作投资。”

但事实上,近十年以来,房地产业务在公司营收中的占比,几乎都达到97%以上(仅2018年占比为87%)。

但如今的投资者早已不是那么好忽悠,近一年多以来,华丽家族遭遇资本“用脚投票”,公司股价多徘徊在3元/股左右,市值在60亿元上下浮动,相比2019年年初时蒸发近40亿元。

直到2020年5月,碳基半导体技术取得关键性突破,华丽家族沉寂已久的股价才开始有了起色。石墨烯业务是公司于2016年年末并购而来,这一业务布局至今,不仅连年亏损拖累业绩,还消耗了庞大的资金。唯一的作用,

《投资者网》谢莹洁

似乎只剩下在二级市场长期低迷时,刺激股价。

7月6日,一则《工程师利用石墨烯改善过氧化物,华丽家族石墨烯产业化加速》在多个平台发布,将股价涨势推向高潮。

文章称:“在A股上市公司中,华丽家族控股的墨烯控股、宁波墨西、重庆墨希在石墨烯制备与应用领域均有涉及,其中宁波墨西科技投建了世界上第一条量产石墨烯生产线,与中科院宁波材料所合作开发石墨烯基重防腐涂料,是国内首家百吨级石墨烯企业。”

但事实上,在这不久前,华丽家族刚发布对年报问询函的回复,表示不再追加投入石墨烯业务:“宁波墨西和重庆墨希现阶段的工作重点为收缩规模,去化现有库存,盘活闲置及存量资产”。

2

新业务拖累业绩

公开资料显示,华丽家族声名鹊起于上海西郊有名的檀宫项目,檀宫曾于2005年被选入中国十大超级豪宅榜。可好景不长,自2012年起,公司营收、净利润连续三年出现下滑。

此后,

《投资者网》谢莹洁

华丽家族高端精品开发模式备受质疑,房地产调控升级之下,华丽家族开始考虑转型。于是在2015年前后,公司提出“去房地产化”,并宣布跨界机器人、石墨烯、临近空间飞行器等领域。

按照公司原本的计划,到2020年三个项目中至少一个会成功,届时公司也可以退出房地产市场。

然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直到2019年年末,被华丽家族寄予厚望的石墨烯业务的结局是“销售未形成有效规模,面临流动资金不足、依赖股东提供支持的现状”。

2017年至2019年,宁波墨西净利润累计亏损1.4亿元,重庆墨希累计亏损额也达到2.1亿元。华丽家族因此对该业务计提减值准备2亿元。

与之一并被纳入多元化方向的机器人业务“市占率不高,

《投资者网》谢莹洁

仍处于亏损状态”;临近空间飞行器项目已被终止。据不完全统计,华丽家族对上述业务累计投资金额超过10亿元。

其他“第二主业”也纷纷进入下滑通道。2019年,公司机械制造业务营收同比下滑43.6%至1155万元,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务营收同比下滑15%至2164万元,其所投资的华泰期货确认收益3627万元,同比下滑56%。

新业务虽迟迟不见起色,但足以构筑成资本市场上的“热门故事”,吸引游资炒作。但监管层的关注也随之而来,关于华丽家族是否退出热点概念业务、未来发展方向等问题,上交所几次下发问询函。

于是,

《投资者网》谢莹洁

表达“回归地产”成了华丽家族每年的惯常动作。2018年年报发布时,华丽家族就提出由“以科技投资为发展方向”转为“夯实房地产业务开发”,这同时引来上交所“土储为何增长缓慢”的质疑。

交易所不断“敲打”之下,公司终于在2019年4月在贵州省遵义市取得了2019-红-06号地块,土地面积约6.21万平方米。

相似的场景在今年再次上演。华丽家族再次表态“公司将集中资源聚焦主营业务房地产”,但与此同时,公司新增土储、新增竣工面积及新开工面积均未增加。

《投资者网》研究华丽家族官网发现,该公司地产业务中,仅列明了太湖汇景、太上湖,以及汇景天地、檀宫、浦东花园、古北花园六个楼盘,分别位于苏州与上海。

“当前房地产行业已经今非昔比,

《投资者网》谢莹洁

过去房企拿地较容易,如今竞争激烈,目前融资环境对中小房企也不友好。华丽家族现在拿地,可能会遇到现金流上的阵痛期。”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但公司长远发展需要土储支撑,地产业务项目太少,未来业绩波动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3

现金流与净利润“逆行”

华丽家族已经遭遇了现金流上的阵痛期。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华丽家族一年内将到期的借款达到8.5亿元,同期货币资金仅2.84亿元,不足以覆盖到期债务。

另据企查查数据,华丽家族自身风险与关联风险分别达到38条与125条,其中多为租赁合同、服务合同、借款合同等案由被起诉。此外,

《投资者网》谢莹洁

公司及股东去年因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受到行政处罚,因证券期货市场失信被处罚。

关联风险方面,公司投资的科兴邦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近期被法院强制执行,苏州华丽家族有司法拍卖信息,上海天建装饰因违反规定两次被行政处罚。

控股股东南江集团处境同样堪忧。Wind数据显示,南江集团质押了其所持有的1.14亿股,质押率达到100%。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今年年初公司在传来捷报之时,股价依旧低迷。2019年,公司营收同比增506%至23.5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891%至1.97亿元。2020年一季度,

《投资者网》谢莹洁

公司营收同比增659%至4.7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1152%至1.14亿元。

“一方面上年基数小,另一方面房地产项目交房结算收入大幅增长,即存量房销售结转。”对于业绩大幅增长的原因,华丽家族在年报中如此解释。

从现金流情况来看,华丽家族主营业务实际上呈下滑趋势。2019年及今年一季度,公司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分别净流出0.36亿元、2.16亿元,公司解释称,房产项目销售比同期减少所致。

而今华丽家族已长达一年未新增土储,未来业绩或面临不确定性,届时公司拿什么来回报广大投资者?《投资者网》就相关问题联系到公司方面,董秘办仅回复称:“近段时间为编制半年报的窗口期,根据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公司不便接待调研”。(思维财经出品)■

(本文仅供参考,

《投资者网》谢莹洁

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