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富旗下平台提款困难 爆雷风险骤升

惠凯

作为存活至今的极少数互金公司,

记者 | 惠凯

在美国上市的玖富旗下平台最近也出现了提款逾期现象。《红周刊》记者获悉,自7月底以来,因玖富旗下平台出现提款困难,有不少投资人或通过微博喊话或赴玖富的办公室寻求沟通。

玖富旗下互金平台出借人回款逾期

P2P行业爆雷潮已近尾声。在今年8月中旬播出的央视《部长共话》节目中,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明确表示,网贷平台从最多时的五千到六千家逐步清退,至今年6月底只有29家在运营。郭主席所提到的29家公司中就包括了玖富普惠,然而从目前市场流传的消息来看,玖富普惠也很可能要“爆雷”了。

从事理财投顾服务的信予莱希理财规划师事务所负责人聂先生向《红周刊》记者表示,玖富从今年7月份就开始出现提款延迟的问题。

8月25日,

记者 | 惠凯

《红周刊》记者陪同两位出借人来到了位于房山区金融安全产业园的玖富办公室。该产业园内驻有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以及北京网贷行业协会。在看到记者一行人后,园区保安即主动询问“是来找玖富的吗?”出借人告知《红周刊》记者,自8月以来,自己已多次赴玖富在朝阳区和房山区的办公室寻求沟通。

面对主动找上门的出借人,有玖富员工坦言,确实出现了回款分配的逾期,“自7月底以来,原来的T+1提款模式周期逐渐拉长” 。一位负责接待的男士表示,截止彼时,只有8月5日前到期标的的出借人才能提款。

“目前网贷行业的监管环境很严格,整体行情也不好。”一位自称是客服主管的女士如是说。对于逾期的原因,

记者 | 惠凯

她未作出明确解释。

除了行业和自身原因外,《红周刊》记者了解到,也有借款人试图“赖账”。前述出借人解释,由于玖富旗下平台的实际借款成本较高,一些早期标的的借款成本可能超过了36%,在近期玖富出现风险后,有借款人试图以“年利率超过36%”为由,拖延乃至拒绝还款。

对于玖富兑付的问题,网络上在近期也陆续出现不少打听玖富的兑付方案的信息。譬如在微博上,认证用户@肖婕Jamie 在9月5日发言表示,“很多人说回款了,不好意思,我没有,却压根就没有回。8月5号、9号、10号、12号、9月2号的。一笔都没回”“玖富也没有明确答案。最晚的要到明年到期”;有着8万多粉丝的@研报精华也在9月8日坦言,

记者 | 惠凯

玖富确实出现了逾期,并建议其他出借人“向人民银行和北京市长热线打电话反应,督促金融办监督玖富尽快出方案”。

对于出借人提到的问题,《红周刊》记者通过电话、邮件等方式尝试联系玖富方面,但均未获回复。

2019年业绩巨亏,股价连创新低

公开信息显示,玖富成立于2006年,是国内较早从事互联网金融探索的企业,也直接受益于2014年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快速膨胀。2016年开始,P2P企业开始爆雷,其后监管逐渐收紧,尤其是在历经2018年的“爆雷”潮后,2019年有部分省份显露出“全部清退”的政策苗头,网金公司通过A股实现资本化的可能也几乎无望,一些头部企业为求生存,纷纷转向美股。当年8月,玖富以“玖富数科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登陆纳斯达克。

但如同大多数互金行业的中概股一样,玖富股价上市后很快创出股价高点后便震荡下跌,从15美元跌至最近的1.2美元左右。据Wind,

记者 | 惠凯

玖富的前四大股东为孙雷、任一帆、肖长兴、JAS Investment Group Limited,其中董事长江南春通过JAS Investment Group Limited持有玖富股权的5.7%。《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作为玖富的董事会主席,孙雷截至2019年底尚持股40%,但到今年6月中旬,已减持了8%。

业绩方面也在走弱。据玖富财报,其2018年的净利润接近20亿元人民币,但2019年巨亏近22亿元,营业收入也从55.6亿元降至44亿元。

不过从公开消息来看,玖富依然运作正常,甚至利好不断。8月底,玖富发布通稿称,为响应中央关于“双循环”的发展格局,玖富也将“新消费、新财富、新科技”作为战略升级的抓手,借助公司已有的成熟金融消费用户流量切入消费场景;此外8月中旬,前唯品会首席技术官黄彦林正式加盟玖富,出任玖富集团CTO,同时兼任聚优惠电商事业部CTO,负责玖富集团整体技术战略规划及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