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枯草治失眠(半夏,夏枯草在失眠中的妙用)

这篇文章提供的夏枯草治失眠(半夏,夏枯草在失眠中的妙用),下面是小编喜欢的内容:夏枯草治失眠

本帖最后由 swan 于 2012-4-22 10:25 编辑

半夏夏枯草合用治疗失眠的理论探讨及临床应用

当今社会,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增快和工作压力的加大,失眠已成了神经科门诊接诊最多的病种,它严重地影响了病人的生活和工作质量,顽固性失眠更是给病人的身心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因此,失眠症的治疗已成了临床倍受关注的问题。在对失眠长期的临床诊治过程中,各医家总结出了许多行之有效的药物、药对和方剂。其中,半夏、夏枯草合用治疗失眠近来受到越来越多医家的重视,本文拟就这一药对治疗失眠的理论依据和临床应用情况做一探讨,以飨同道。

1 失眠病因病机述要

失眠是指以经常不能获得正常睡眠为特征的一类病证。古代文献又称“不寐”、“不得眠”、“不得卧”或“目不瞑”等。引起失眠症的病因很多,或年老体衰、久病大病、忧愁思虑导致气血亏虚,或阴虚之体虚火上炎,或气滞、瘀血、痰热等邪气扰神,或痰湿、食滞内扰导致胃气不和,凡此种种,均可引起失眠。虽然病因众多,但归纳起来不过两种:正虚和邪实。《景岳全书·不寐》中云:“不寐证虽病有不一,然惟知邪正二字则尽之矣,盖寐本乎阴,神其主也,神安则寐,神不安则不寐,其所以不安者,一由邪气之扰,一由营气不足耳”,此言可谓一语中的。

各种原因所导致的失眠症,就其总的病机而言不外乎阴阳营卫的失调。卫气的出阳入阴,营卫循行有度是形成良好睡眠的基础,对此,早在《内经》中就有过详细的论述。《灵枢·口问》曰:“卫气昼日行于阳,夜半则行于阴,阴者主夜,夜者主卧……阳气尽,阴气盛则目瞑,阴气尽而阳气盛,则寤矣”。《邪客》云:“今厥气客于五脏六腑,则卫气独卫于外,行于阳,不得入于阴。行于阳则阳气盛,阳气盛则阳跷满,不得入于阴,阴虚故目不瞑”。《营卫生会篇》又曰:“壮者之气血盛,其肌肉滑,气道通,营卫之行,不失其常,故昼精而夜瞑;老者之气血衰,其肌肉枯,气道涩,五脏之气相搏,其营气衰少而卫气内伐,故昼不精,夜不瞑”。由此可见,《内经》认为失眠主要是各种原因引起阴阳失调,营卫循行异常所致。生理情况下,卫气昼行于阳,夜行于阴,半夜子时营气与卫气会合于手太阴肺经,如此循环往复,如环无端,卫气行于阳则寤,行于阴则寐,从而产生人体有规律的正常睡眠周期。若气血营阴亏虚或痰热瘀血等实邪侵扰,引起机体阴阳失调,营卫之气不能按照正常的路线循行,失去其时间上的规律性,人体也便相应地丧失了原来寤寐交替的节律性而表现出睡眠的障碍。故《临证指南医案》云:“不寐之故,并非一种,总由阳不交阴所致”。

2 半夏夏枯草合用治疗失眠的理论依据

古代医家很早就已经认识到了半夏对失眠的治疗作用。早在《内经》中已有相关的论述,《灵枢·邪客》云:“夫邪气之客人也,或令人目不暝不卧出者,……治之奈何?……饮以半夏汤一剂,阴阳已通,其卧立至……故其病新发者,复杯则卧,汗出则已矣,久者,三饮而已也”。《灵枢》所载的半夏秫米汤是治疗“胃不和则卧不安”的名方,在《千金要方》、《外台秘要》和《杂病源流犀烛》等书中被多次引用。《本草纲目》甚至将半夏列入治疗失眠的药队。夏枯草亦是治疗失眠的常用之药,特别对于肝阳偏亢兼有眩晕之失眠症,更是不可或缺之药。《重庆堂随笔》谓夏枯草“散结之中,兼有和阳养阴之功。失血后不寐者服之即寐”。《本经疏证》亦谓其能“通阴阳,……治不眠”。将半夏、夏枯草二药合用治疗失眠症也是早已有之,《重订灵兰要览》谓“不寐之证,椿田每用制半夏、夏枯草各五钱,取阴阳相配之义,浓煎长流水,竞覆杯而卧”。这段记载充分证明了古人已经通过实践认识到了二药配伍对失眠症的协同治疗作用,后世医家对这一药对也是时有用及。

半夏、夏枯草二者配伍何以取得较好的效果呢?原因就在于这一药对的配伍能够顺应天时,调整阴阳,使营卫循行有序,切中了失眠症的病机。《医学秘旨》曰:“盖半夏得阴而生,夏枯草得阳而长,是阴阳配合之妙也”,此言可谓对这一配伍最好的解释。夏枯草“四月采收,五月枯”,《本草纲目》记载夏枯草为“夏至后即枯,盖禀纯阳之气,得阴气则枯”。而半夏生长在夏至以后,“五月半夏生”,此时正是阴阳二气的盛衰开始发生变化的时候,阴气渐渐在地下开始萌动,故古人谓夏至一阴生。半夏、夏枯草配伍正顺应了天地间阴阳盛衰的自然规律,也暗合了人体营卫循行的节律,因此治疗失眠才会取得理想的效果。卫气白天行于阳分,夜间行于阴分,行于阴分时人体便入睡。夏枯草禀纯阳之气,能使浮散的卫气收于阳分,半夏得阴而生,又可把卫气从阳分引入阴分,二药配合,共同恢复营卫如环无端的正常循行,促使人体睡眠昼夜节律的重建。

此外,气滞、痰热也是失眠的重要病因。夏枯草“味微苦微辛,气浮而升,阴中阳也(张景岳)”。《本草通玄》谓之“补养厥阴血脉,又能疏通结气”。半夏降气和胃,二者相伍能够调节气机,使清升浊降而不扰神,神安则寐。除此之外,半夏、夏枯草皆能化痰,适当配伍对痰热之失眠亦是良药。

3 半夏夏枯草合用治疗失眠的临床实践

古今医家对半夏、夏枯草这一药对治疗失眠症进行了大量的临床实践,取得了满意的效果。《冷庐医话》卷三引《医学秘旨》云:“余尝治一人患不睡,心肾兼补之药遍尝不效。诊其脉,知为阴阳违和,二气不交。以半夏3钱,夏枯草3钱,浓煎服之,即得安睡,仍投补心等药而愈。盖半夏得阴而生,夏枯草得至阳而长,是阴阳配合之妙也”。近代名医施今墨先生以善用对药著称,他将宁心安神治疗失眠类对药共分3大类,即养神补心安眠、清心安神和重镇安神。其中治疗痰热遏阻中焦之失眠最常用的药对便是半夏、夏枯草。当今著名老中医学家朱良春先生亦擅长用二者配伍治疗失眠,并自拟“半夏枯草煎”,基本方由姜旱半夏、夏枯草各12g,薏苡仁(代秫米)60g,珍珠母30g组成,本方治疗顽固性失眠,尤其对慢性肝炎久治不愈或误治或久服西药致长期失眠者疗效颇著。林文谋等用半夏、夏枯草治疗失眠症113例,采用半夏、夏枯草各15g,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服药期间停用其它中西药,取得了较好的疗效,治愈78例,显效28例,好转5例,无效2例。孟凡振以自拟双夏汤加减治疗失眠症56例,方中以夏枯草、半夏为君,二者配伍,取交通季节,顺应阴阳之意。认为本方对肝郁火旺、痰热内扰、心脾两虚、阴虚火旺型疗效较好,而对心胆气虚型疗效较差。56例中治愈28例,显效15例,有效9例,无效4例,总有效率92. 86%。张晓晖等以半夏、夏枯草为主药自拟和胃安眠汤治疗失眠338例,痊愈116例,占34. 32%;显效123例,占36. 39%;有效76例,占22. 49%;无效23例,占6. 8%,总有效率93. 20%。尤文俊等自1990年至今以这一药对为主自拟不寐汤合穴位艾灸治疗顽固性失眠(经用中西药治疗欠佳或反复发作而无效者)68例,方中取法半夏、夏枯草为君,能清泻痰火,调摄阴阳,引阳入阴。疗效满意,总治愈率100%。

由此可见,不论是古代医家还是当今学者,都认识到了半夏、夏枯草配伍在治疗失眠中的作用,通过他们的临床验证,证明了二者治疗失眠症确有疗效,值得我们在实践中加以运用,提高失眠症的临床疗效。而且笔者还发现,古今医家在运用这一药对时,其出发点都是调理阴阳以恢复营卫的正常循行,认识到这一点对我们正确了解失眠症的病因病机,以及在临床上更准确地使用这一药对都是十分重要的。

夏枯草治失眠(半夏,夏枯草在失眠中的妙用)的相关内容如下:

半夏夏枯草夜交藤配方|长期吃法半夏每天10克有危险|半夏夏枯草治失眠用量|治失眠夏枯草清半夏生麦芽|秫米半夏治好了我的失眠|半夏配伍夏枯草|半夏夏枯草配方|半夏配夏枯草妙治失眠|夏枯草|夏枯草半夏药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