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昱杉:一张梅葆玥老照片中的往事

金昱杉:一张梅葆玥老照片中的往事,梅葆玥

梅葆玥是梅兰芳先生唯一的女儿,出生于1930年,工老生。梅葆玥的丈夫范丙耀为宁波天一阁范家的后代。梅葆玥签名照笔者日前在旧书市场购得一张梅葆玥签名赠给好友的老照片,这张照片特殊之处在于是梅葆玥(照片居中位置)着婚纱与三位女性好友的合影,其中包括沈小梅(左)、吕宝芬(右)、任永恭(上方),其中沈小梅为“梅派”京剧演员外,其他二人则分别是北京和上海的名媛闺秀,而这二人与梅派京剧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首先是这个照片曾经的拥有者吕宝芬(照片右边位置),照片上写着,“宝芬同志留念 葆玥 五六.二.七”,推测应该是1956年2月7日梅葆玥赠给票友吕宝芬的。梅葆玥吕宝芬此人现在京剧界知晓的并不多,但是当年应不是普通的票友。《北洋画报》1932年2月第736期头版正中刊登由李尧生拍摄的吕宝芬演出剧照,题目为《北平名票吕宝芬女士戏装象》。《北洋画报》1935年9月第1293期头版正中刊登由时代摄影室拍摄吕宝芬时装照。1937年,北京新新大戏院开张剪彩,吕宝芬是剪彩人之一,这个戏院的老板是马连良。京剧鼓师白登云曾回忆:“大约1936年末,吴幼权家有一次堂会,地点好象是地安门里一带,院子里搭的戏台也是席棚……坤角票友吕宝芬和马连良合演的《回荆州》和另外一出《青石山》(吕宝芬的九尾狐、吴幼权的王半仙、吴彦衡关平、韩富信周仓助演)。”吕宝芬戏装照1939年9月26日出版的《妇女新都会》报纸中,头版刊登《水灾筹赈游艺会致词》,另一边是吕宝芬的照片(其他参与演出的人员照片刊登在第三版),由北京同生照相馆拍摄,节目单中显示吕宝芬表演的节目是《舞剑》。报纸第三版刊登演员介绍,其中吕宝芬的相关内容是:“吕小姐自从贝满女中毕业后,即考入辅仁大学,终日埋首案头,久已不登台表演,这一次为灾民特别牺牲,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吕宝芬剑舞综合可知,吕宝芬在京津地区社交广泛,既是京剧名票,又是名媛闺秀,她应该是专程到上海陪梅葆玥到上海国际照相馆拍摄婚纱照。另一位任永恭(照片上方),1917年生于北京,常年生活于上海,是一位上海名媛闺秀。任家与上海的盛家、聂家都有姻亲关系,任永恭的姑姑任芷芳嫁给盛宣怀的孙子盛毓邮,任永恭的丈夫则是聂光琦,聂光琦是曾任上海道台聂缉椝的孙子,聂光琦的祖母是曾国藩的女儿曾纪芬。任永恭的高祖父任道镕,曾任山东总督,是李鸿章的儿女亲家,父亲任家丰曾任驻日外交官,著有《中俄外交沿革史》,任永恭本人随父亲留学日本,考入日本神户女学院就读,后负责上海锦江饭店室内设计工作。任永恭剧照因任永恭自幼喜欢京剧,1943年拜梅兰芳为师,成为梅派入室弟子。任永恭和言慧珠、许美玲看梅兰芳的戏,一人一支笔分别记录梅兰芳哪里走了几步,哪个身段应对哪句唱念,哪个舞蹈动作合着哪个节拍,如此分工,尽量保证无一遗漏。在书画方面,任永恭师从江南苹,而江南苹与梅兰芳均师从陈半丁。任家不仅任永恭与梅家相交匪浅,任永恭的弟弟任百尊在自己了解的餐饮领域,亦带上梅家色彩。任百尊曾担任上海锦江饭店经理、上海大厦经理,1958年在其担任上海大厦经理期间,为大厦淮扬餐厅聘请一位主厨,此人就是曾经常年担任梅兰芳家厨的王寿山。任永恭结婚照梅葆玖曾回忆:“当年父亲到外地巡演时总带着王师傅,而琴师王少卿恰巧也是个美食家,与王寿山同住一屋,可以聊上一宿。”王寿山在上海大厦担任主厨期间,梅兰芳每次到沪,都要前往重温王寿山的手艺。王寿山生前将梅府菜谱传授给弟子王致福,王致福结合梅葆玖和任永恭的回忆口述,经过整理和收集,令“梅府佳宴”[1]流传至今。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梅兰芳全家照,前排自左至右梅葆玥、福芝芳、梅葆玖、梅兰芳,后排左起梅绍武、梅葆琛。一张老照片,让笔者在尘封的故纸堆中了解了这两位民国闺秀的往事,而照片中的四位女子,笑容依旧那般美好。

注释:[1] 菜单为:十味冷碟、蟹粉鱼翅盅、干煎明虾、青椒银芽炒鸡丝、白汁甲鱼、萝卜丝煎饼、金钱牛腓利、奶油三绿、京葱烧海参、干贝鸭子、清炒豆苗、火腿珍菌白菜炖汤、核桃露,此“梅府佳宴”梅葆玖亦曾在上海大厦品尝。

金昱杉:一张梅葆玥老照片中的往事的相关内容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