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都县新闻网提供: 西藏多棱镜

昌都县新闻网提供: 西藏多棱镜

川藏联网工程:电力天路挑战人类生存极端条件 

川藏联网工程今年3月份正式开工,日前,施工已经接近尾声,有望10月中下旬带电试运行,年底正式投产。在不到1年的时间内,电力建设者在青藏高原架起东起四川甘孜乡城,西至西藏昌都,全长1521公里的电力天路,挑战了人类生存的极端条件,创造了一项伟大工程。作为世界上施工难度最大的输变电工程之一,川藏联网工程施工究竟难在哪里?

处处是天险 自然灾害猝不及防

2013年10月,川藏联网工程正式开工前,国家电网四川省电力公司的黄趾成率先来到西藏做前期工作。

车子沿着工程规划路线,行驶在察雅去往芒康的路途中。哗哗的声音骤然响起,只听一声巨响,一块大石头正好砸落在黄趾成所乘汽车后方,车子瞬间报废。

黄趾成第一次感到死亡竟离自己那么近。这样的险情在工程所经路段就像地雷一样,每个施工者都可能意外遇到。

川藏联网工程位于世界上地质构造最为复杂、地质灾害分布最广的“三江”断裂带上。高山峻岭地段就占到65%,工程全线地质破碎区段长300多公里,在所架设的2700多基铁塔中,就有600多基处在山体破碎区。沿线泥石流、塌方、滑坡等自然灾害随时可能发生,生命保障很多时候只能“天注定”。
据了解,在这种地质条件下,运送电力设备的车辆,有时候配有推土机和挖掘机,甚至携带炸药。遇到塌方,用炸药炸碎巨型石头,推土机上前清理,然后车辆继续在充满险情的路途前行。

氧气稀缺 挑战生存极限

川藏联网工程施工路途平均海拔3850米,最高海拔4980米,很多地方,含氧量通常只有平原的30%,在这种环境下施工,是对生命的极大挑战。

据了解,川藏联网工程施工高峰期工人总数达1.2万人左右,其中40%的人员由于不能适应高原施工环境被迫撤回内地,能坚持下来的人员也不同程度被睡眠问题困扰。

“刚要入睡,就被缺氧的窒息感憋醒,然后大口呼吸,再入睡,又被憋醒,一晚上要持续很多次才能勉强进入梦乡。”来自黑龙江省送变电公司的冯彦伟形容高原上入睡情景,苦不堪言。

虽是秋天,有些施工现场,夜里的温度早已降到0摄氏度以下,寒气逼人,工人冻得直打战,中午温度又可以蹿升到20摄氏度,强烈的紫外线让很多工人脱了一层又一层皮。

但为了保障工程顺利完工,电力工人将帐篷架设到了施工场地,架设到了峭壁边,吃睡都在里面,用顽强的意志克服极端高原气候带来的困扰。

货物运输的巨大难题

在川藏联网工程施工现场,有些场景仿佛让你回到了马帮时代,一队队骡马驮着电力设备在山谷、悬崖边艰难穿行。

据黄趾成介绍,在电力设备架设过程中,由于很多地方是机耕道、骡马道、或者连道路都不通,部分区域坡度极为陡峭,现代化的运输工具根本无用武之地,只能从云南请马帮过来,参与设备运输。

据了解,参与工程建设的骡马就有1000匹左右。由于骡马毕竟是原始货运工具,虽然能在峡谷间穿行,但效率太低,为保障工程按期完成,只能架设索道。

川藏联网工程仅索道就架设了近1000根,索道总长度达1100公里,等于沿川藏联网工程沿线多建设了一条空中运输走廊,就是靠着这种落后的交通工具让川藏联网工程线路不断延伸。

据了解,由于路况较差,加上很多设备是从云南、四川等上千公里之外运输过来,通常是设备到了地点安装完毕后,却发现已经损坏,只能拆卸下来,重新配货。电力工人付出比在平原地方多数倍的汗水,但他们以最乐观的精神,让雪域高原上的电力天路顺利腾空而起。

原标题:川藏联网工程:电力天路挑战人类生存极端条件

(责编:冯登宁)

川藏线上的光明使者——记国家电网的青年主力军 

国道318线,连接四川和西藏的公路,又称川藏线。公路穿过青藏高原,景色壮美,吸引了全国各地爱好骑行的年轻人,骑行川藏线被他们认为是人生的一大挑战。

如今,另一批年轻人正沿着另一条“川藏线”从四川往西藏方向突进。他们不是骑行客,而是国家电网的电力员工。

和骑行客一样,这批以80后、90后为主的青年员工要克服天气多变、高原反应等困难。不同的是,摆在电力青工面前的是紧张的工期、繁重的任务,以及“遥遥无期的孤独”。

奋战在无电区甚至无人区的“光明使者”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地区的缺电问题,2013年,国家电网启动了西藏昌都电网与四川电网联网输变电工程(以下简称“川藏联网工程”)。

这是世界上最具建设挑战性的输变电工程——线路全长1500多公里,位于世界上地质构造最为复杂、地质灾害分布最广的“三江”断裂带,沿线多为崇山峻岭和无人区,平均海拔3850米,最高海拔4980米。

年轻人是这项“最具建设挑战性输变电工程”的主力军。为了完成建设任务,他们首先得与艰苦和孤独战斗。

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川藏联网工程的工地上,来自四川电力送变电建设公司的“研究生队长”黄鹏混在一群工人当中,难以辨认,高原的阳光已经把这位东北电力大学的硕士毕业生晒得跟“黑人”一般。

这些为别人送光明的年轻人,长期奋战在无电区甚至无人区。

在川藏联网工程的起点——500千伏乡城变电站担任项目副经理的胡罡,去年只回家了一次,在家待了一个星期。前年回去了三次,其中两次是因公开会。

“老婆有意见吗?”

“怎么可能没意见呢?”四川蜀能电力公司项目部27岁的技术员赵维波反问。“不过,老婆最终还是理解的。不理解我们这份工作的,不可能成为一家人。”

2013年,在一个重点电力工程项目上,黄鹏的女朋友和他吹了。“因为很少回成都,在工地上联系又不方便。有时候打电话,打一下没信号了,隔几天又打,又没信号了,后来越打越少,到后来就拜拜了。”

在四川与西藏交界的金沙江边的川藏联网施工现场,找手机信号是许多年轻人闲暇之余的大事。黄鹏曾经兴奋地“炫耀”,他找到了一个手机信号稳定的地方:25号电杆。后来,这根电杆,几乎成了他和同事的精神寄托。

你会到工地看我吗?在我十分想你的时候

作为川藏联网工程包9项目部项目经理的陈必文,细心地观察着手下年轻人的喜怒哀乐。他说,年轻人在工地上最难熬的是思念。

有员工对他说过,山再高,总有爬到目的地的时候;三四个月不洗澡,也总会有洗澡的时候,但直到谈了朋友、结了婚之后,才知道什么是最大的苦。

有一年,陈必文在工地的帐篷上写了一副对联:站在黄毛埂,望见天安门。这位电力系统的资深员工,希望新一代年轻人在工作中要能吃苦、讲奉献、有追求。

但他清楚得很,现在的年轻人不一样了。过去野外作业的员工,对家里的照顾就是按时往家里寄点钱,给妻儿父母用,就算履行一个男人对家庭的义务了。“但是现在光这样不行了。”

一首名为《你会到工地看我吗》的原创歌曲,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作的。

“歌里有我年轻时的想法,那就是希望自己想念的人有一天能到工地来看我。”陈必文说,他和工地上的年轻人聊起这个话题,大家对此都有共鸣。

于是,喜欢写作的陈必文在闲暇之余有感而发,写下了诗歌。很多句子写到了年轻人的心坎里。比如:“你会到工地看我吗/在我听风数星星的时候/你会到工地看我吗/在我十分想你的时候”。

有人曾建议将歌词交由专业音乐人谱曲演唱,陈必文没有采纳,他觉得,只有送变电工人自己才能唱好这首歌,只有他们才能深刻领会这首歌词所表达的情感。

工地上喜欢音乐的小伙子黎剑和李旭给歌词谱了曲,并自弹自唱。很快,这首歌风靡川藏联网工程的各处工地,很多员工听着听着就流下了眼泪,因为歌曲唱出了他们藏在心底的话。

视频被上传到网络上,不到一个月点击量就突破了10万,今年该节目还登上了央视五一国际劳动节晚会。

有一次,公司和成都一家企业搞婚恋主题的联谊,黎剑和李旭专门演唱了《你会到工地看我吗》。他们原本担心“姑娘们会被吓跑”,没想到很多女孩都被感动哭了,后来还“成了三对”。

黎剑相信,爱人一定是理解自己的,所以他“从来没为这份工作后悔过”,但是,“未来如果我的孩子因此埋怨我,我会后悔”。

我们不想吃苦,但不怕吃苦

2011年参加工作时,毕业于东北电力大学的叶海平把自己的QQ签名改为:“只有坚持到底,才能笑到最后。”这个签名一直保留至今,当初他也是作好了吃苦的准备才来的。

即便如此,工地上的苦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工作半年后,叶海平“所有的憧憬和幻想都不复存在了”,他有点动摇。过年回江西老家时,这位家中的独子跟父母聊过自己想放弃的想法。当得知儿子想换工作,母亲“开心得不行”。

不过,在工作上动摇的时候,项目上的一件事让叶海平决定继续坚持下来。

他刚入职时的“师傅”,一位50岁的项目总工,“满头白发,医生说他有三根血管70%都阻塞了”,深夜两点多心绞痛,忍到早晨6点多才让同事送去医院。

叶海平负责留下来照顾“师傅”,那段时间,他被这位资深总工深深打动,觉得自己遇到的那点苦算不了什么。

从西南石油大学毕业的女员工蒋洁,工作两年来,她大多数时间在工地上,想起很多同学在大城市工作,坐办公室,她“有时候还是会感觉不舒服”,会思考“自己到底能坚持多久”。

现在,蒋洁觉得,自己那些生活在大城市的朋友,虽然跟时尚近一些,但也有自己的压力。“跟大城市的美轮美奂比起来,我在工地上学会了知足和感恩,而且更坚强了,不再是个柔弱的女生。”

正如一位年轻员工所说的,我们不想吃苦,但不怕吃苦。他们的职业荣誉,在藏区百姓通上电的那一刻,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坐在这里,看得到世界。”坐在电视机前,雅江县八角楼乡王呷一村村主任阿西感叹。8年前,有关部门给这里送了一批电视,但因时常停电,电压不稳,电视根本“带不起来”。

如今,稳定的电力供应让这个高原上的村落改变了生活方式。喜欢唱歌跳舞的藏族百姓纷纷购进大功率音响,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得以用更现代的方式庆祝节日。

现在,川藏联网工程已临近完工,陈必文给这些年轻人总结了4个特点:有责任、有情趣、敢挑战、爱团队。“年轻人吃了不少苦,但他们每天的工作不是简单的重复。他们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成就感。”他说。

川藏联网工程副总指挥王成认为,在这项艰苦的工程中,年轻人的价值实现有了新途径。工地上有许多高学历、家庭环境优越、精神世界很丰富的年轻人,他们奋斗的根本动力在于怎么在人生中干几件有意义的事情。

“上世纪50年代修国道318线时,许多人献出了生命。”这位60后的副总指挥说,“今天我们不会有牺牲,但年轻人一样可以在这里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这是社会的进步。”

原标题:川藏线上的光明使者——记“最具建设挑战性输变电工程”的青年主力军

(责编:于超)

国庆期间川藏联网工程正常施工 有望10月中下旬试运行 


电力工人在川藏联网工程新建的昌都500千瓦变电站现场施工(10月4日摄)。新华社 王守宝 摄


电力工人在川藏联网工程新建的昌都500千瓦变电站现场施工(10月4日摄)。新华社 王守宝 摄

记者从川藏联网工程指挥部获悉,国庆假日期间,川藏联网工程施工正常进行,共有6872人投入到工程建设各个环节,力争在10月中下旬带电试运行。

据工程指挥部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川藏联网工程新建的2座500千伏巴塘、昌都变电站和2座220千伏邦达、玉龙变电站电气安装都已完成总工程量的95%以上。工程验收工作已经铺开,撤场工作也已安排部署,川藏联网工程建设接近尾声。

据悉,带电试运行是检验工程质量的重要环节,在试运行过程中可以进一步发现工程存在的问题,以便进行改进,提高川藏联网工程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川藏联网工程也称川藏联网输变电工程,动态投资66.3亿元,东起四川甘孜乡城,西至西藏昌都,全长1521公里,位于怒江、澜沧江和金沙江“三江”断裂带上,高山峡谷地段超过65%,穿越地带平均海拔3850米,最高海拔近5000米,是世界上施工难度最大的输变电工程之一。

川藏联网工程建成后,将很大程度上解决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等地长期存在的缺电问题,促进西藏和四川等地经济社会发展和资源合理开发利用。

原标题:国庆期间川藏联网工程正常施工 有望10月中下旬试运行

(责编:于超)

川藏联网工程11月投产 建设难度全球最大 

青藏电力联网工程曾被称作世界电力史上施工难度最大的输变电工程。在青藏联网工程建成投产3年后,又一条难度同样巨大的川藏联网工程开工建设,并将于今年11月建成投产。

川藏联网工程全长1521公里,线路位于怒江、澜沧江和金沙江“三江”断裂带,跨越巴楚河、金沙江、澜沧江等河谷,穿越深山密林的无人区,平均海拔达到3850米,最高海拔达到4980米,线路经过的高山峻岭地段超过65%,施工难度世界罕见。

经过2万余名电力建设者不舍昼夜的施工,目前工程已经进入收官阶段。最近,记者深入川藏联网工程沿线实地采访,见证了这一伟大工程的建设难度。

水利资源全国之最,缺电程度全国之最

川藏联网工程所涉及的四川甘孜地区和西藏昌都地区是全国水利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两地区的可开发水电装机总量之和超过8000万千瓦,相当于4个三峡工程。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能源资源富集区,却是目前全国缺电最严重的地区。

对于康巴藏区的缺电情况虽然我们事先有所耳闻,也有心理准备,但严酷的现实仍超乎我们想象。

记者一行从成都乘飞机前往康定,飞机降落后我们在飞机上足足被关了30多分钟。出来才知道,是临时停电致使廊桥无法对接。第二天我们到达与西藏接壤的四川省巴塘县,到招待所住下后发现房间的电视没有一个台可看,问服务员才知道,是广播电视局停电,电视无法转播。

7、8两月是水电的丰水期,丰水期尚且如此,如果到了冬季枯水期又会怎样呢?“到冬季,甘孜州有151个乡几乎全天无电可用。”甘孜州副州长张平森告诉记者:“甘孜州面积为15.3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110万。一个省的面积、一个县的人口、一个村的GDP,这就是甘孜州的现状。甘孜经济欠发达,交通和电力是最大的瓶颈。目前,全甘孜州缺电地区达到70%,特别是到冬季,情况非常严重。我来州里工作前在色达县工作了10年,由于冬天没有电,有8年没看过春节晚会。”

隔着一条金沙江的西藏昌都地区缺电情况比甘孜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去年西藏昌都地区用电量达2.37亿千瓦时,最大用电负荷7.6万千瓦。预计到今年冬季,最大用电负荷将达到10万千瓦,最大缺口约5万千瓦。缺电制约当地的经济发展,也严重影响藏族同胞的生活质量,冬天取暖、做饭只能靠烧牛粪,家电买了也没法用。

电网建设滞后,手捧金碗却没饭吃

水能资源如此丰富却成为缺电重灾区,电网建设滞后是根本原因。

国家电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总经理王抒祥介绍说:“甘孜地区每个县都是孤网运行,加上藏区地广人稀,一个县的面积往往超过内地的一个市,而人口却只有几万人,这就给水电建设出了难题。人口少,用电负荷就小,水电站装机大了电用不了。但建小了,供电半径又受影响。而且水电站有丰枯变化,到冬季水电出力小甚至不出力时,整个小网就无电可用。所以,虽然甘孜、昌都都建了不少水电站,解决了‘用上电’问题,但‘用好电’一直没有实现。”

具有分布式特点的新能源是否可以解决康巴藏区居住分散的难题呢?张平森告诉我们,这的确是个思路,这些年甘孜州也大力发展分布式光伏电站,目前有4万人用上了光伏电。但是由于光伏发电的间歇性,老百姓用电质量仍然难有改观。

记者在四川省理塘县禾尼乡的采访印证了张平森的说法。禾尼乡于2009年建设了24千瓦的光伏电站,但是,当我们走进禾尼乡村民阿扎家时,家里仍漆黑一片。阿扎大叔告诉我们,他家距乡里的光伏发电站只有20米,天气好时,每天也只有晚上8点到10点有电。阴雨天整天都不会来电。

距理塘384公里的西藏昌都县光伏电站也面临同样的尴尬。一年多前,昌都为27.5万无电区人口安装了6.7万多套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由于没有和电网相连,不能实现互补,遇到坏天气,老百姓依然无电可用,投入巨资建起的光伏板常常沦为摆设。

难题如何破解?“把这些地区并入大电网是唯一出路。”王抒祥认为。他说,只有实现与主电网联网,才能彻底解决水电丰枯水期变化和光伏电站的间歇性难题。也只有与主电网互联,才能让康巴藏区丰富的水能资源找到用武之地,让这一地区的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带动藏区的经济发展,这也正是投入巨资建设川藏联网工程的初衷。

全线在崇山峻岭穿行,大型设备无用武之地

为了藏区百姓不再烧牛粪取暖、做饭,今年3月18日,国家电网公司投资66.3亿元的川藏联网工程正式开工。

张平森告诉记者,对于川藏联网工程,当地百姓就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望着能早日一天24小时、全年365天用上电。在阿扎大叔家我们体会到了藏族同胞盼电的迫切心情。淳朴热情的阿扎拉着记者的手走进家,指着新买的液晶电视机、电冰柜、电取暖器、电动打茶机等电器说:“听说联网了我们就能像城里人一样全天用电,我就把该买的电器都提前买了。现在我们全家都盼着电网快点建好,这样今年冬天我们就可以不用烧牛粪了。”

然而,这条继青藏联网工程之后又一世界上难度最大的输变电工程,建设条件之艰苦,施工难度之巨大是没有实地感受过的人所难以想象的。

参加过青藏联网工程建设的国网四川电力送变电建设公司员工梁石说,如果说青藏联网工程的世界难度是高海拔和永久冻土,那么川藏联网工程的世界之最就是施工全线极其复杂的高山深谷地质构造以及地震、崩塌、滑坡、泥石流、风灾等频发的自然灾害。青藏联网工程至少施工现场地势平坦,大型施工设备有用武之地。而川藏联网几乎全线都在崇山峻岭中穿行,别说大型设备,就是性能最好的越野车都无法开进去。

施工人员从驻地走到施工现场,本身就是不小的挑战。国网四川电力送变电建设公司的黄鹏负责的是跨越无人区最深处的4座电塔的施工。从驻地到施工现场,单程最近的一个施工点也要爬4个小时的大山,最远的要爬8个小时。“就是空手到达施工现场都很困难,何况我们还要带着工具,扛着设备,所以常常是上去了就不想下来,下来了就不想上去。”刚回到巴塘县驻地,被高原辐射晒得黝黑的黄鹏说。不仅如此,从驻地到施工点还有很多无人涉足的原始森林,连马走的路都没有,要现开路。

建1100公里货运索道,送30万吨物资上山

在建设工地,看着层峦叠嶂的山脊上矗立的一排排铁塔,记者的最大困惑就是,在现代化施工设备施展不开的情况下,建设者是怎样把几十吨、上百吨重的电塔弄上去并竖起来的?

川藏联网工程副总指挥、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丁燕生告诉记者:“川藏联网工程难就难在这里。在科技已经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不得不从云南请来马帮,用原始的运输办法解决几十万吨物资的运输问题。在川藏工程施工现场,总共有上千匹马和电力员工一起奋战,马匹摔伤、摔死甚至累死的事情时有发生。”1500公里的施工线路,一多半的物资运输要靠人拉肩扛和畜力解决。

为提高施工效率,除了靠人力、畜力,建设者也进行了大胆的科技创新。国网四川电力送变电建设公司副总经理陈必文告诉记者,川藏工程全线需架设铁塔2700多基,约60%的塔位都没有路。如果总计约30万吨的物资全靠人力和畜力去,工程可能三五年都拿不下来。何况一些超过1吨的塔材要搬上过于陡峭的山梁,就是骡马也做不到。面对难题,他们专门研发了高山索道运输法,通过建设高山索道,解决了材料上高山的难题。“川藏联网工程施工,我们共建设了900多条1.5吨级货运索道,长度超过了1100公里,这一创新大大提高了施工速度,也降低了劳动强度。”

王抒祥说,川藏联网工程如果仅仅从企业自身的经济效益考虑,建设的意义可能并不大。因为那么大的投资、那么少的人口,几百年都难以收回投资。但是,作为一项民生工程和德政工程,川藏联网工程必须要建,因为它能让145万藏族同胞用上稳定、可靠的电力,能让他们早日告别烧牛粪、点油灯的日子。

原标题:川藏电力联网,建设有多难

(责编:于超)

川藏联网工程投产倒计时 好一条通往幸福的“电力天路” 

8月的“塞上江南”巴塘县,由于电力短缺,13岁的藏族小姑娘泽仁拉姆在暑假爱看的电视剧时有时无,但这已算不错,那里很多乡下的同学连电视都看不上。

泽仁和她的小伙伴们的烦恼很快就能解决了。一场集聚数万名电力员工、惠及更大范围的电力建设大会战正在四川藏区展开。目前,川藏联网工程进入投产倒计时阶段,年底前将建成投运,到今年底,甘孜州“电力天路”电力天路工程将完成投资95%以上,无电地区电力建设也将提前完成。

一条通往幸福的“电力天路”正在形成。

藏区电网向更大范围延伸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甘孜州并非没有电,坐拥金沙江、雅砻江等丰沛的江流,30多座小水电站星罗棋布,可开发装机容量达4130万千瓦,相当于两个三峡,丰水期的电力基本可以满足人们使用,但一入冬季枯水期,就难以为继,各地电网孤网运行,彼此间无法支持,限时供电是常事。

省委、省政府和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通力协作,致力于改善这一局面。在国网四川电力入驻甘孜后,2012年9月19日,投资32.15亿元的“新甘石”电网联网工程在一年不到的建设工期内成功投运,甘孜州北部电网骨架初成。今年3月18日,总投资66.3亿元的川藏联网工程动工,甘孜水电外送的南部电网骨架网络即将成型。

8月的成都已是酷暑季节,但在1000多公里外的白玉县,海拔4000米以上的道路依旧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在卓达拉山上,夹杂雪粒的风打在脸上生疼,蒙着面的工人忙着将一袋袋水泥从马背上卸下,在这里,海拔高达4915米、整个甘孜州“电力天路”工程中海拔最高的铁塔N72基正在进行组塔。

高原恶劣的电网建设环境让电力建设者记忆犹新。而让国网绵阳供电公司员工冯伟至今仍心有余悸的是高原的狂风,“狂风来的时候,要不是我们扛着电杆,说不定真的就被刮走了。”“苦不苦,铁塔架到4915。累不累,饭菜夹生夜不能寐……”乐山供电公司白玉输变电工程前线总指挥白学祥说,卓达拉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发起脾气来,下点雪,来点暴雨算是好的,那说来就来的冰弹子对组塔工作颇具威胁性,砸得安全帽都会啪啪直响。

白玉县仅仅是个缩影。在雅江、理塘、稻城、巴塘……一基基电杆正矗立于崇山峻岭间,一根根银线将穿行其中,传送光明与温暖。随着“新甘石”电力联网工程和川藏电力联网工程等藏区电网主动脉的相继兴建,35千伏变电站和输电线路等让电力落得下、老百姓用得上的“毛细血管”的建设也在加快步伐,经过一年的建设,雅江县八角楼、稻城县桑堆等16座建设在偏远牧区的35千伏变电站相继投运,让广大牧民同胞结束了烧牛粪取暖、点酥油灯照明的日子。

一张更加稳定更为安全的藏区大电网,正在向更大范围的藏区深处延伸。

光明和温暖照进藏区百姓心窝

从去年开始的甘孜州“电力天路”工程让藏区百姓初尝大电网带来的美好生活。雅江县红龙乡村民顿珠高兴地说,电视机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煮饭有电饭煲、打酥油茶有打茶机……对于未来的生活,顿珠充满了期盼。

甘孜州规模最大的寄宿制小学——理塘县第三完全小学校长达瓦扎西对于通电一年来的改变格外满意, “学生们可以在电教室学用电脑,食堂里的和面机、馒头成型机、绞肉机、气化灶等则为他们准备美食,电改变了很多。”

老百姓对于藏区电网建设的支持为其快速推进奠定了基础。“一年来我们协调了460件与川藏联网工程相关的事,听说电网工程是为藏族同胞送电后,群众都积极支持。”8月3日,甘孜州巴塘县协调办公室副主任曲批表示。

川藏联网工程需要在竹巴龙乡水磨沟村村民拉姆家的地上安装一个索道,前期协调办去协调。“我们告诉她,这次施工是为了给方圆几百里的群众送去光明。”拉姆爽快地同意了。

甘孜州副州长张平森表示,甘孜州建立了从州到村的协调联络机制,以专题协调会的形式解决电网施工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为工程建设提供了良好的建设环境,“用水、用电、砂石供应,乃至道路交通的保通保畅,物资运输路线,甚至大批车辆入州后的油量供应问题都得到了全盘规划。”

有了电,不少人在规划着更加美好的生活。

巴塘县竹巴龙乡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半农半牧乡,在不通电的日子里,村民们只能依靠小型发电机发电,但小型发电机的电不仅微弱,一天还只有两个小时。去年底,“电力天路”照亮了这个长期以来“为电所困”的村庄。“下一步,我们乡准备发展旅游和农业深加工。”竹巴龙乡党委书记张学斌说。

“今年底,95%的甘孜州人都能用上大电网的电,全州2780多个村,村村有电。”甘孜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相洛说,“我们现在正与国内40多家企业接触,招商引资总额达20亿元。”

施工工程队租住着泽仁拉姆家的几间房,懂事的泽仁经常煮酥油茶请这些起早贪黑的叔叔们喝,听说今年冬天就不会再停电了,泽仁带两个小侄子爬到屋顶,去看那阳光下、山巅间,新矗立的一座座闪闪发光的铁塔。

原标题:川藏联网工程进入投产倒计时 好一条通往幸福的“电力天路”

(责编:于超)

145万藏族同胞携手迈进“大电网”时代 

7月5日,夜幕笼罩在甘孜州规模最大的寄宿制小学——理塘县第三完全小学里,三年级格绒泽仁和同学们正在灯光下的电教室里学习使用电脑,食堂里的和面机、馒头成型机、绞肉机、气化灶等正在为其准备舌尖上的美食,“有了电才敢想象这一切。”校长达瓦扎西对于通电一年来的改变格外满意。

为了让电力惠及更多藏区居民,1.4万名电力公司员工正在川藏藏区如火如荼的开展藏区电网电力建设大会战。川藏联网工程线路基础施工全面完成,组塔完成超过85%,线路施工开始,年底前将建成投运,今年“电力天路”将完成投资95%以上,无电地区电力建设也将在今年底提前完成。

“这项工程将让145万藏族群众用上稳定、可靠的电力。”国家电网四川省电力公司总经理王抒祥这样介绍川藏联网工程即将为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州南部地区带来的巨大变化。

到年底,甘孜州将拥有7座500千伏变电站,建成仅次于成都的坚强骨干电网,四川甘孜州18个县将全部和主网联网。川藏联网工程竣工后,西藏昌都地区将拥有一座500千伏变电站,两座220千伏变电站,昌都电网将和国家电网主网联网,145万藏族同胞将携手迈进“大电网”时代。

光明和温暖照进藏区百姓心窝

7月29日清晨5时38分,历经近六个小时的通宵作战,石渠县“电力天路”暨无电地区电力建设呷依35千伏输变电工程顺利竣工投运。呷依35千伏输变电工程为点亮石渠县西区无电区域的俄多玛乡、德荣玛乡、呷依乡、格孟乡、长沙贡玛乡共1176户无电户提供国网主网的强大电能支撑。伴随呷依35千伏输变电新建工程的竣工投运,还将同时新建投运配套的2条新建10千伏配网线路——呷若线和呷赛线。目前,两条架空线路已经全部具备带电条件,变电站出线电缆也已施放完毕,预计就在近期,石渠无电地区将有10个变压器台区共计299户牧民家中的电灯将在黑夜中亮起温暖的光芒。

“电力天路工程建设是一项从根本上解决甘孜州电网问题的战略性工程,是一项民心工程、德政工程。”甘孜州委书记胡昌升表示。

从去年开始的甘孜州“电力天路”工程让藏区百姓初尝大电网带来的美好生活。“以前,娃娃们晚上做作业都只有打手电筒,坏眼睛得很,现在好了,有电了。”雅江县红龙乡村民顿珠高兴地说,他家闲置半年的电视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煮饭有电饭煲、打酥油茶有打茶机。对于未来的生活,顿珠充满了期望。

巴塘县竹巴龙乡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半农半牧乡,在不通电的日子里,村民们只能依靠小型发电机发电,但小型发电机所带来的电不仅微弱,一天只有两个小时。去年底,“电力天路”照亮了这个长期以来“为电所困”的村庄。“下一步,我们乡准备发展旅游和农业深加工。”竹巴龙乡党委书记张学斌筹划着未来。

企业家们从稳定可靠的电源和优惠的留州电量电价中看到商机。一家和巴塘谈了好几年的水泥企业在今年与巴塘县签约,投资3.76亿元兴建一条日产熟料2500吨的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目前已全面开工建设,预计明年投产。此前,藏区电网建设的水泥需从成都和昆明等地运进。

甘孜州副州长张平森表示,除有序开发水电和矿产资源外,甘孜还将加快农牧业、中藏药业及文化产业的发展,“今年有鲁能集团等知名企业来甘孜打造亚丁景区等。”

“甘孜藏区电力送出通道将基本实现东西贯通、南北互联,水电‘送得出、落得下’;负荷集中区电网将坚强、保障有力,城镇及工业企业‘用得上、发展好’;无电地区电网将基本覆盖、农村电网状况明显改善,农牧民生活‘点得亮、步步高’。”王抒祥表示。

藏族同胞期盼已久 举双手赞成

“一年来我们协调了460件与川藏联网工程相关的事,听说电网工程是为藏族同胞送电、为民办实事后,群众都举双手赞成。”8月3日,四川省甘孜州巴塘县协调办公室副主任曲批表述这一年当地群众对川藏联网工程的看法。

巴塘县协调办公室成立于去年8月8日,工作人员共有10人,主要为川藏联网工程进行各方面协调工作,包括宣传工程意义、协调拆迁工作、占地补偿等等。“几乎天天面对的问题都不同,但在讲解到工程能给当地带来好处时,总能获得理解。”

竹巴龙乡水磨沟村村民拉姆家有一块地离国道很近,川藏联网工程需要在她家的地上安装一个索道 ,前期协调办去协调。“我们告诉她这次的施工就是为了给方圆几百里的群众送去光明。”拉姆爽快地同意了。

“其实群众们都盼望能用上电,所以在做协调工作时,只要讲出事实,就能很快得到群众的理解。”曲批介绍说,“接下来我们要进一歩加强同川藏联网指挥部联系,加强同各乡镇的联系,加强同各项目部的联系,让工程能够更顺利地进行。”

建立从州到村的协调联络机制

作为全国第二大藏区的甘孜,水电资源理论蕴藏量约5000万千瓦。尽管坐拥如此丰富的资源,因为此前主要为地方小水电供电,一些边远地区的农牧民群众长期过着松光油灯照明、柴火牛粪取暖的生活。

2012年9月19日,投资32.15亿元的“新甘石”电网联网工程在一年不到的建设工期内成功投运,甘孜州西北部电网骨架初成。今年3月18日,总投资66.3亿元的川藏联网工程动工,甘孜水电外送的南部电网骨架网络也将成形。

“川藏联网工程将彻底解决甘孜州26万户无电农牧民的用电问题。”甘孜州发改委副主任苏久泽古如是评价川藏联网工程即将为甘孜州带来的变化。

苏久泽古介绍说,甘孜州对川藏联网工程非常重视,建立了从州到村的协调联络机制,以专题协调会的形式为电网施工人员解决过程中所遇到的一切问题,为工程建设提供了良好的建设环境,“用水、用电、砂石供应,乃至道路交通的保通保畅,物资运输路线,甚至大批量车辆入州后的油量供应问题都得到了全盘规划。”

苏久泽古介绍说,工程将使得甘孜州乡城、稻城几个县当地的生产生活用电能和主网联网,将彻底改善当地的生活质量。“联网后,将为老百姓解决生产生活用电的问题,实际上这也是老百姓期盼已久的,他们对电网建设也非常重视和支持。”

至于未来的发展,苏久泽古介绍说,州内下一步将延续现在的规划,力争在2015年把电力天路建设的几个重大工程建设好,切切实实解决农牧民生产生活用电问题,提高生活质量生存条件,提升文明水平,让农牧民能有机会了解外面的世界,也为下一步州上的能源开发的外送解决好通道问题。

甘孜南部水电外送“电力高速路”

甘孜州水电资源技术可开发装机容量达4130万千瓦,相当于两个三峡,占全省的34.4%,目前仅开发550万千瓦。到明年底,甘孜预计建成水电装机1000万千瓦,其间可增加约50亿元税收、6万人就业岗位和5亿元左右的劳务收入。

还有更多工程等待核准开工。目前仅巴塘县就有华电四川规划的金沙江上游4级电站共500万千瓦,总投资15亿元。装机容量120万千瓦的苏洼水电站等已在积极准备前期工作。

“甘孜南部主要是小水电的孤网运行,川藏联网工程能从根本上解决甘孜州南部地区冬季枯水期间的缺电无电问题,还能助推甘孜州从“能源富州”向“能源强州”跨越发展。”甘孜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相洛说。

川藏联网工程是甘孜南部水电外送的“电力高速路”。国家电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丁燕生透露,川藏联网工程未来还可通过与规划中的雅安-武汉特高压交流线路相联,满足金沙江、澜沧江、玉曲河水电开发送出,西藏昌都地区和甘孜南部丰富的水电资源可以通过这条线路外送,变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届时,四川在全国特高压网络的重要结点位置将更加突出。

“工程对甘孜州水电资源开发,水电的外送等工作有极高的意义,对全州经济发展也非常有利。”苏久泽古说。“在十三五期间,州里还将与州电力公司做好十三五甘孜州电力规划。”苏久泽古介绍说,规划将涉及两方面内容,一是切实保障甘孜州十三五、十四五期间能源开发有良好外送通道;第二是提高老百姓的基本生活,“要进一步解决好百姓用好电,用上安全的电,用上能促进生产发展的电。”

解决昌都地区发展基础瓶颈制约

“川藏联网工程建成后,对昌都地区经济发展、改善,昌都地区和谐稳定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发改委主任赵明介绍说,昌都正在发展打造藏东经济强区,但基础瓶颈制约比较突出,主要体现在交通、能源和电力上,川藏500千伏联网正好解决了这一瓶颈,“不仅可以为昌都地区解决缺电的矛盾,同时也为三江水电开发和矿产资源开发提供坚强的能源保障。”

赵明表示,昌都地区现在正在执行 “强工重镇、带动两翼、东西发展、创建基地”的经济发展战略,川藏联网工程不仅解决了能源短缺的矛盾,也为下一步藏电外送提供了通道。

赵明介绍说,为了工程顺利实施,昌都地区专门成立了川藏联网协调领导小组,以一系列举措促进工程顺利实施。

据介绍,昌都地区跟沿线十公里范围的乡、镇、村、寺庙和百姓都签订了实施工程的责任书,确保工程能顺利推进。还配合川藏联网,在医疗保障、后勤供应等方面也提供了大力支持。

此外,当地还加大宣传力度,给地区牧民包括沿线经过的农牧民群众宣传工程实施的重大意义,营造一种良好的工程建设环境,做到零事故、零纠纷,确保工程顺利实施。

赵明表示,为确保川藏联网工程年底前投运,地区将继续全力支持和协调川藏联网工程。“我们希望电网公司、电力部门在川藏联网工程投运后,能够进一步扩大电网覆盖面,让更多农牧民能享受到川藏联网工程带来的益处。

原标题:145万藏族同胞携手迈进“大电网”时代

(责编:于超)

川藏联网工程成功“五跨” 国家“十二五”工程年底投运 

8月5日上午,随着5名电力工人在距离江面近百米高空的导线上,安装到位间隔棒,川藏电力联网工程最难啃的“硬骨头”——“五跨金沙江”成功完成。年底,这一连接四川电网与西藏昌都电网的国家“十二五”支持藏区重点工程,将有望建成投运。

当天11时22分,5名电力工人从距金沙江大桥几十米远的一座铁塔爬上,分别沿着四相导线缓缓靠近作业点。金沙江东西两岸铁塔高差为90米,档距1.1公里。按计划,每相导线需要安装19个间隔棒。施工人员说,每相导线就相当于一条四车道的高速公路,安装间隔棒是确保每条“车道”宽度的重要步骤。否则,一旦遇上大风等情况,导线就可能出现缠绕,影响输电质量。

川藏电力联网工程指挥部负责人透露,预计本月底,“五跨金沙江”的放线工作将全部结束。到年底,西藏昌都地区电网和四川主网将成功联结,沿线约70万群众将用上更加稳定可靠的电。

原标题:川藏电力联网工程成功“五跨”

(责编:于超)

川藏联网工程:五跨金沙江 电力送藏家 

巴塘县苏瓦龙乡N133005号塔下工人正在搬运从索道运上的设备。工程全线约60%的塔位车辆无法到达,只能通过架设轻型货运索道进行运输。何海洋 摄

8月3日,国家十二五重点项目,连接四川甘孜州乡城县与西藏昌都地区的“川藏电力联网”工程进行到了架线阶段。当日这项工程开始了最关键也最具挑战的 “五跨金沙江”放线施工。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工程还实施了跨金沙江展放导线和凌空作业安装间隔棒等工作。

作为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500千伏输变电线路工程,川藏电力联网工程从2014年3月开工,工程位于金沙江、怒江和澜沧江交界的三江汇流地段。这里也是世界上地质结构最复杂,地质灾害最广泛的地区之一,工程全长1500多公里,沿线多为高山峻岭和无人区,平均海拔3850米,最高海拔4980米。为保护高原生态系统,不影响濒危野生动物的繁衍生息,工程线路特意绕开竹巴龙自然保护区,两次跨越金沙江。而为了让更多农牧民用电,结合工程地理设计,线路又先后三次跨越金沙江,将国家电网主网与西藏昌都地区电网联通。

川藏联网工程争取在10月底完工,在年底安全可靠地向昌都地区、甘孜南部送电,成为造福藏区人民群众的光明工程,造福康巴的吉祥天路。


电力工人跨江高空安装间隔棒。何海洋 摄


无人机成功跨江展放导引绳。何海洋 摄


在海拔3014米巴塘县苏瓦龙乡归洼村的铁塔上,一位工人正在进行安装工作。何海洋 摄


工人在张力场中牵引导线。何海洋 摄


电力工人们在山上搭建的简陋帐篷里休息。施工期间,他们要在高山上工作一个多月。何海洋 摄


巴塘县的少年儿童感谢电力建设者,献上洁白的哈达。何海洋 摄

原标题:五跨金沙江 电力送藏家

(责编:于超)

“川藏联网工程”照亮藏区群众幸福路 

“一顶帐篷一口锅,一群牦牛走四方”,曾经是四川藏区牧民生产生活的真实写照。作为全国第二大藏区和第五大牧区,四川藏区包括甘孜州、阿坝州和凉山州木里县,幅员面积25万平方公里,占全省总面积的52%。事实表明,没有藏区的稳定就没有四川的稳定,没有藏区的小康就没有四川的小康,没有藏区的现代化就不能说实现了全省的现代化。

也正因如此,近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大力扶持帮助下,省委、省政府先后出台一系列加快藏区发展的优惠政策,抓发展鼓干劲、抓稳定不松劲、抓民生用足劲,打出一套科学发展、加快发展的“组合拳”,藏区人心思和、人心思进、人心思干的氛围空前浓厚,推动藏区经济加快发展,民生持续改善,社会和谐稳定,民族团结进步,走上了一条科学发展、跨越发展的新路子。

今日四川藏区的变化,完全可以用“翻天覆地”来表述,群众生活的平坦幸福,完全可以用“和和美美”来形容。现如今,一条跨越川藏雪域高原、造福藏区人民的“电力天路”,带着党和政府温暖的走进四川藏区,不仅为川藏两地藏区送去光明和温暖、注入不竭的动力与活力,而且对四川藏区发展生产、改善民生、维护稳定、增进民族团结,实现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促进作用,让藏区的发展“如虎添翼”,让群众的生活更加“甜甜蜜蜜”。

我们都知道,基础设施建设是兴藏富民的重要支撑,是藏区改善跨越发展条件的重中之重。拥有更加完善的基础设施,才能有效支撑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电力作为基础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的能源命脉,是基础设施中的基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都离不开电力的支撑。特别是当今时代,工业建设以及各行各业的发展对电力有着持续增长的需求,新技术的不断涌现更使得电力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需品。电力兴则经济兴,电力强则经济强。

以雪域高原上的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为例,地处横断山脉和三江流域,幅员辽阔、资源丰富,但电力、交通等基础设施十分薄弱,严重制约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还有在海拔近3900米位于青海和四川交界处的色达县,当地有句顺口溜:三天不停电,不叫色达县。由于色达电网长期孤网运行,枯水期的电力供应得不到保障,即使是县城也需要分街区拉闸限电。

由此观之,实施川藏联网工程,抓住了推动藏区发展的“牛鼻子”,既是一件载入藏区电网发展史的大事、好事,也是一件装入藏区群众心中的、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幸事、福事,是从根本上解决藏区严重缺电问题的“德政工程”,是极大改善藏区生产生活条件的“造福工程”,是把党和政府的温暖及关怀送给藏区百姓的“民心工程”,是推进藏区早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提速工程”,是加快藏区现代化建设的“光明工程”,让四川藏区发展跨越的脚步走的更稳健、更踏实,让藏区群众的生活甘蔗上抹蜜——甜上加甜。

原标题:“川藏联网工程”照亮藏区群众幸福路

(责编:于超)

全球最富挑战的输变电工程——川藏联网工程开建 

3月18日上午10时35分,随着北京主会场一声令下,川藏联网巴塘分会场和西藏昌都分会场的挖掘机同时开挖,川藏联网工程正式开工建设。这是继青藏联网工程之后,我国又一项穿越高寒高海拔地区的输变电工程,当日在北京、西藏昌都和四川巴塘三地同时召开了开工动员视频会议。

川藏联网工程途经甘孜州乡城县、巴塘县,以及西藏昌都地区的芒康县、察雅县、昌都县、八宿县和江达县,既是藏区电网的骨干网络,又是西藏昌都地区和甘孜南部水电外送大通道,将解决甘孜州南部18.9万以及西藏东部50万农牧民群众的用电问题。工程总投资66.3亿元,将新建巴塘、昌都2座500千伏变电站和邦达、玉龙2座220千伏变电站,巴塘至昌都500千伏线路1009.2公里,昌都至玉龙、昌都至邦达220千伏线路512公里。目前已有2万多名电力建设者陆续进场施工,预计2015年上半年建成。

工程沿线平均海拔3850米,最高海拔4980米,65%为高山峻岭地段,先后穿越巴楚河、金沙江、澜沧江等“三江”断裂带,建设面临施工条件恶劣、交通运输条件差、高原生理反应等难题,堪称世界上最具建设挑战性的输变电工程。

原标题:全球最富挑战的输变电工程——川藏联网工程开建

(责编:于超)

图片细数国网援藏 


图为8月8日在五道梁,青海送变电工程公司对青藏交直流联网工程直流线路工程第3标段进行整体验收。(摄影:李宝峰)

8月20日晚上9点半,西藏日喀则海拔8844.43米的珠穆朗玛峰送走最后一缕余晖,脚下明灯渐次亮起,与“天上的街市”融为一体。4个月前,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正式通电。国家电网通过大电网延伸方式,点亮了这里。

作为无电地区电力建设的一部分,珠峰大本营通电仅是国家电网公司援藏的一枚军功章。在援藏名录里,青藏联网、川藏联网等塑造了一个个里程碑。针对西藏缺电问题,国家电网公司全力开展了以青藏联网、川藏联网为代表的一大批重点工程,结束了西藏电网长期孤网运行的历史。


图为2011年5月18日,在海拔2800多米的青海格尔木,一架卡—32型直升机成功吊起2.2吨的铁塔材料,这标志着我国高海拔地区首次应用直升机吊装电力铁塔,将为今后直升机在青藏联网工程应用迈出坚实的一步。(摄影:张家广 张满定 王明航)

青藏联网工程投资160亿元,建设线路2530公里,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地区架起了一条雪域高原的电力天路,解决了西藏冬春季枯水期缺电问题,工程自2011年底投运以来,累计向西藏送电15亿千瓦时,占同期西藏全社会用电量的26%。

川藏联网工程投资66.1亿元,建设线路1519公里,工程预计于2014年底投运,将彻底解决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南部地区的严重缺电问题。

将时光倒流。继1980年、1984年两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后,中共中央、国务院于1994年召开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作出“分片负责、对口支援、定期轮换”的战略决策。

20年,弹指一挥间,雪域生巨变,西藏经济总量增长了13倍。与此同时,20年来,从原来的能源部、电力工业部、国家电力公司到现在的国家电网公司,始终把援藏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抓。


图为2011年5月19日,青藏联网工程柴达木变电站首台变压器顺利通过海拔3500米的日月山,抵达美丽的青海湖畔。(摄影:魏恩选 彭志强)

2001年6月,中央第四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确定了国家直接投资的建设项目117个,总投资约312亿元;各省市对口支援建设项目71个,总投资约10.6亿元。2010年1月,中央召开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决定将对口支援西藏工作延长至2020年,继续加大对口支援力度。在这一背景下,青藏和川藏联网这两条“电力天路”相继进入人们的视野、登上历史舞台。“电力天路” 不仅联着电网,更连着民心。


2011年6月4日,一名工人在青藏高原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铁塔下面播种草籽。(摄影:祁正吉)

“从这边到那边,辗转千里雄踞高原。你我之间,只要一线相牵……”《爱如电》的歌声响彻祖国大江南北,生动诠释了联网连心的内涵,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青藏联网工程。


图为2011年7月14日,世界上首次5000米高海拔电气间隙放电试验,在青藏高原唐古拉地区进行。(摄影:祁正吉)

1997年以前,西藏电力企业机构变动频繁,与其他工业管理机构多次分合,始终是政府直接管理企业的经营模式。1997年西藏自治区电力公司成立,迈出了向企业化运作转变的第一步。此后10年间,西藏自治区电力公司逐步理顺内部管理体制,全区地市公司先后改制上划,逐步实现由政府直接管理向企业化管理转变。


图为2011年7月24日,青海送变电工程公司员工对青藏联网工程直流2标段工程进行严格验收,该标段位于格尔木以南西大滩玉珠峰脚下,由甘肃送变电工程公司承建。(摄影:师维艺 汪晓刚 王文)

青藏联网工程这个民心工程,由西宁—格尔木750千伏输变电工程、格尔木—拉萨±4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藏中220千伏电网工程组成,本期直流输送容量60万千瓦,交直流线路总长2530千米。


在生命禁区,3万多名参建人员带着责任与激情、智慧与毅力,以对国家的无限忠诚、对青藏人民的深厚感情,挑战了沿线海拔最高、施工冻土区最长两个“世界之最”。(摄影:师维艺 汪晓刚 王文)

2010年7月29日,我国电力建设史上最艰苦的青藏联网工程开工。不到世界屋脊上走走,或许你不会知道这条“电力天路”之难。平均海拔4500米,最高海拔5300米,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的线路超过900千米,最低气温达零下45摄氏度以下,含氧量不到内地的40%,工程沿线大都处于低气压、缺氧、高寒、大风、强辐射等区域……

“昆仑魄力何伟大,不以丘壑博盛名。”2011年12月9日,越昆仑过雪山的青藏联网工程投入试运行。这一在世界最高海拔、高寒地区建设的规模最大、施工难度最大的输变电工程,结束了西藏电网长期孤网运行和多年缺电的历史。


青藏联网工程使西藏电力事业站到了新的起点上,是一条“生命线、保障线”。(摄影:卢忠东)


截至今年6月4日,青藏联网工程已累计向西藏输送电量20亿千瓦时,从新疆输入电量50亿千瓦时,向青海东部地区输送光伏等新能源电量7亿千瓦时。(摄影:师维艺 汪晓刚 王文)

据测算,“十二五”期间,通过青藏联网工程,内地可向西藏送电约40亿千瓦时,折合节约标准煤136万吨,减排二氧化碳355万吨,将从根本上解决西藏的缺电问题,更加有力地支撑高原经济社会发展,同时为青海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发展和国家新能源基地建设提供了强大的电力保障。(摄影:师维艺)

据测算,“十二五”期间,通过青藏联网工程,内地可向西藏送电约40亿千瓦时,折合节约标准煤136万吨,减排二氧化碳355万吨,将从根本上解决西藏的缺电问题,更加有力地支撑高原经济社会发展,同时为青海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发展和国家新能源基地建设提供了强大的电力保障。(摄影:曾林)


图为巴塘变电站施工现场。 (摄影:卢忠东)

除了青藏联网工程,在今年3月18日,国家电网公司川藏联网工程开工建设动员会议在北京召开,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刘振亚宣布工程开工,标志着世界上最具建设挑战性的输变电工程——西藏自治区昌都电网与四川电网联网输变电工程正式开建。

川藏联网工程途经四川甘孜州和西藏昌都地区,将建设巴塘、昌都2座500千伏变电站和邦达、玉龙2座220千伏变电站,新建500千伏线路1009千米、220千伏线路512千米,动态投资约66.3亿元。川藏联网工程是公司贯彻中央西藏工作战略部署,落实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服务川藏两地藏区经济社会发展和长治久安的又一项重点工程,也是“十二五”期间国家支持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建设项目。(摄影:卢忠东)

川藏联网工程程建成后将结束昌都电网孤网运行的历史,从根本上解决昌都地区近50万人的用电问题,并满足当地水电开发外送需要。图为索道运输施工物资。

“三江”断裂带,世界上地质构造最复杂、地质灾害分布最广的地区,工程沿线多为高山峻岭和无人区,气候条件极其恶劣……川藏联网工程面临诸多挑战。

川藏联网工程沿线多为高山峻岭和无人区,交通运输极其困难,气候条件极其恶劣,生态环境极其脆弱,施工环境极其艰苦,是世界上最具建设挑战性的输变电工程。 图为川藏联网工程的物资运输-丽江至察雅。

川藏联网工程途经四川甘孜州和西藏昌都地区,将建设巴塘、昌都2座500千伏变电站和邦达、玉龙2座220千伏变电站,新建500千伏线路1009千米、220千伏线路512千米,动态投资约66.3亿元。图为工人在对草皮进行恢复。

背景资料:

青藏联网工程:工程路径全长1038公里,总投资160亿元,工程于2011年底建成投运,实现了西藏电网和西北电网互联,解决了西藏冬春季枯水期缺电问题。青藏联网工程包括西宁-日月山-乌兰-格尔木750kV输变电工程、青海格尔木-西藏拉萨±400kV直流输电工程和藏中220kV电网等配套工程三个部分。青藏联网工程是国家“十一五”确定的23项重点工程之一,是继青藏铁路后,在青藏高原上建设的西部大开发的又一重大工程,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施工难度最大的电力联网工程,被称为“电力天路”。

川藏联网工程:工程于2014年3月18日开工,工程东起四川甘孜,西至西藏昌都,全长1521公里,工程总投资66.1亿元,将连接昌都电网和四川电网。工程包括新建乡城至巴塘至昌都500千伏线路1009.2公里,新建昌都至玉龙、昌都至邦达220千伏线路512公里,新建巴塘、昌都两座500千伏变电站和邦达、玉龙两座220千伏变电站。目前,工程已基本完成铁塔组立工作,正在进行放线施工,将力争在2014年年底实现建成投运。工程建成后,将为藏区打通电力大动脉,彻底解决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南部地区的严重缺电问题,具有稳藏兴藏的重要战略意义。

视觉工程纪实:川藏联网工程 

川藏联网工程旨在将西藏昌都电网与四川电网接通,结束西藏昌都地区长期孤网运行的历史,从根本上解决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南部地区严重缺电和无电问题。工程全长1500多公里,沿线多为高山峻岭和无人区,平均海拔在3850米,最高海拔4980米,被誉为全球最具挑战性的输变电工程。

2014年3月18日,川藏联网工程正式开工建设。这是继青藏联网工程之后,又一项穿越高寒、高海拔地区的重大输变电工程。

川藏联网工程是国家“十二五”支持西藏的重大建设项目。该工程对维护藏区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同时,还将为满足西藏地区水电开发外送,实现资源优势转化发挥重要作用。

建设条件之艰苦 施工难度之巨大 

继青藏联网工程建成投产3年后,又一条难度同样巨大的川藏联网工程开工建设,并预计今年年底前投运。据了解,川藏联网工程投资66.1亿元,建设线路1519公里,将彻底解决西藏昌都和四川甘孜南部地区的严重缺电问题。虽然有青藏联网施工经验为参考,但川藏联网工程的建设条件之艰苦,施工难度之巨大依然是让人难以想象的。以下图片只是整个工程中的微小缩影。


物资运输,翻越折多山。


索道运输 (卢忠东/摄)


川藏联网工程包9标段铁塔组立现场,员工正在共同搬运塔材。(叶海平/摄)


川藏联网工程施工人员正在进行塔材组装就位。(王鑫/摄)


2014年8月26日,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奔戈乡萨戈村大风肆虐。

国网四川绵阳供电公司的员工正在组立理塘-禾尼35千伏输变电工程第7号塔。

预计工程将于10月底投运,届时将解决禾尼乡11个村674户4002名藏族居民的用电问题。(李轩仪/摄)


组塔


基础浇筑 (王劲松/摄)


巴塘变电站基础场平 (卢忠东/摄)


500千伏巴塘变电站是川藏联网工程中的枢纽站。目前,该站主体工程已完成90%,将于10月10日开始工程调整。图为9月16日,员工正在进行空中接线作业。(李轩仪/摄)


川藏联网工程线路在金沙江两岸蜿蜒。(胡朝辉/摄)


海拔3500米,川藏联网工程施工人员正在对绝缘子进行检查验收。(胡朝辉/摄)


川藏联网工程线路平均海拔超过3800米,缺氧、高原反应是很多建设者必须克服的第一个困难。图为川藏联网工程高压氧室内医疗救治。(王鑫/摄)


精心调试视频单兵设备


环境保护,恢复草皮。


川藏联网工程建设者对着金沙江喊:你会到工地看我吗?(胡朝辉/摄) (以上图片均来自国家电网公司)

如此美的川藏联网工程 

国庆节后,川藏联网工程就要竣工投产喽!届时康巴藏区的缺电情况将有所缓解,去西藏将会欣赏到川藏线上的美丽风景,虽然铁塔大多是“酒杯”、“猫头”、“桶”型,但有美景相衬!

看着层峦叠嶂的山脊上矗立的一排排铁塔,最大的困惑就是,在现代化施工设备施展不开的情况下,建设者是怎样把几十吨、上百吨重的电塔弄上去并竖起来的?

川藏联网工程的世界之最就是施工全线极其复杂的高山深谷地质构造以及地震、崩塌、滑坡、泥石流、风灾等频发的自然灾害。

为了藏区百姓不再烧牛粪取暖、做饭,今年3月18日,投资66.3亿元的川藏联网工程正式开工。

伸手可触的云朵、日照强烈的太阳、满天闪烁的繁星、突如其来的暴风雨雪。带着对家人的思念,对工作的责任,无限缩小人类的各层次需求,唯有咬牙的坚持。

风雨之后见彩虹!

国庆期间如果您有幸去西藏,请把您认为最好的照片发给英大君,与朋友们共同分享您的作品。

原标题:国庆去西藏 你将拍出如此的美景?

工程施工进度 

2013年8月国家电网公司组建川藏联网工程建设指挥部并进驻巴塘,全面开展施工准备工作。

2014年1月,国家发改委批复工程可行性研究方案。工程项目包括:新建乡城至巴塘至昌都500千伏线路1009.2公里,新建昌都至玉龙、昌都至邦达220千伏线路512公里,新建巴塘、昌都2座500千伏变电站和邦达、玉龙2座220千伏变电站。工程总投资66.3亿元。

2014年3月18日川藏联网工程正式开工建设。这是继青藏联网工程之后,又一项穿越高寒、高海拔地区的重大输变电工程。

截止到2014年7月底,该工程变电工程土建主体结构基本完成,而线路工程地线架设完成792.61公里,占比52.41%;导线放线施工完成715.71公里,占比47.33%。

2014年8月3日上午9点30分许,无人飞机成功载着一根一级导引绳运送至河谷对岸的铁塔上。这标志着,川藏联网工程施工最难的“硬骨头”——“五跨金沙江”放线正式开始。

2014年8月4日,川藏联网工程于进入到架线阶段。当天这项工程开始最关键也是最具挑战的五跨金沙江放线施工,这是五次跨越金沙江当中,距离500千伏巴塘变电站最远的一个放线点。[4] 金沙江两岸的两个塔架相距1251米,张力场距离牵引场线路长度为9.6千米。11时14分,展放工作正式开始,期间由于风力较大暂时停止施工。11时21分,导线展放工作顺利完成。[5] 八旋翼飞行器牵引着导引绳缓缓飞行1.6千米,成功飞越金沙江,将导引绳从四川一侧引向西藏一侧。

2014年8月5日,高空飞车开始安装间隔棒,11点15分正式开始,整个高空作业持续大约半天。

按照施工计划,导引绳还将在接下来几天,通过几换线,逐步增加到25毫米粗的主牵绳,以确保最终电力导线的顺利架接。

2014年9月5日,川藏联网输变电工程包19标段线路工程全线贯通。川藏联网包19标段昌都—玉龙220千伏线路工程,途经西藏日通、妥坝乡等四个乡,建设两条单回路平行架设线路,总长128千米,新建铁塔270基。

2014年国庆期间,川藏联网工程施工正常进行,共有6872人投入到工程建设各个环节,力争在10月中下旬带电试运行。

截止到2014年10月1日,川藏联网工程新建的2座500千伏巴塘、昌都变电站和2座220千伏邦达、玉龙变电站电气安装都已完成总工程量的95%以上。工程验收工作已经铺开,撤场工作也已安排部署,川藏联网工程建设接近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