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友开始“割席”,特朗普一旦连任失败还将面临这些

盟友开始“割席”,特朗普一旦连任失败还将面临这些

据CNN10月17日报道,目前据美国大选日只有不到三个星期的时间,有民调显示,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支持率占上风。报道称,如果特朗普败选,在失去总统之位保护后,他将面临多起包括对他个人及其企业的涉嫌欺诈的调查。

此外,在选战白热化之际,共和党内部的盟友却已经开始了“自救”,同他划界限。

若败选,特朗普或面临诉讼“闸门泄洪”

“对于状告他的检察官和民事诉讼中的原告们来说,他的离任都会让事情容易得多。”前联邦检察官哈利·桑迪克举例道,“在刑事案件和国会传唤的案件中,他都要求了更高的保护,而这主要是基于他是在任总统。”

10月5日,在美国华盛顿的白宫阳台,美国总统特朗普摘下口罩 图据新华社/路透

“他们知道不能现在就成功起诉,因此更倾向于做好调查工作,做好准备。”前联邦检察官、CNN法律分析师詹妮弗·罗杰斯指出,“一旦他连任失败并离任,这些事就会推进得非常迅速。”

因此,特朗普一旦连任失败,失去总统之位的保护将打开多起诉讼的“泄洪闸门”。

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西娅·詹姆斯正在调查特朗普及其公司是否存在操纵资产价值误导借贷方及税收部门的问题。曼哈顿地方检察官赛勒斯·万斯也在着手调查两笔涉及特朗普的“封口费”,并寻求对特朗普及其集团生意进行包括税收欺诈、保险欺诈及伪造商业记录等一系列可能的犯罪启动大陪审团调查。

华盛顿特区和马里兰州总检察长在2017年起诉特朗普,指控他职位腐败,将个人财务利益置于美国人民的利益之上。州调查人员准备了30多份包括对特朗普集团及其相关人士的传票。而特朗普则反起诉阻止这些诉讼。最高法院还未决定是否进行听证。

Elle杂志前专栏作家简·卡罗尔(E. Jean Carroll)指控特朗普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强奸她,并提出了比对她当日所穿的裙子上的男性基因材料样本。

而美国真人秀《学徒》参赛者莎莫(Summer Zervos)指控特朗普于2007年对其进行了性侵。据法庭文件显示,在特朗普否认性侵后,莎莫受到骚扰及威胁,并对其提起了诽谤诉讼。该案目前还在纽约州上诉法庭,就州法庭是否对在任总统有管辖权而待审。

此外,特朗普的侄女玛丽·特朗普也在以欺诈罪起诉,指控他及其兄弟姐妹剥夺了玛丽在其家族地产帝国中的利益。

在这些民事诉讼中,特朗普避免了作证或提供DNA证据。不过,桑迪克指出,“一旦他不再是总统,所有那些保护都会消失”。

9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参加首场电视辩论 图据新华社

报道称,此外,如果拜登上台,如今由隶属美国财政部的国税局(IRS)主导的一个长达十年的税收审计是否会升级到交由司法部处理,这也是一张存在变数的“牌”。据《纽约时报》报道,IRS在调查特朗普一笔高达7290万美元的退税。

与此同时,律师们指出,特朗普离任后,还有一个不那么明显的因素会发生变化,即他身边那些会计师、银行家及其内部圈子里关键人物的力量就会减弱,而这些人对于相关部门来说是关键性的证人。“谈论不再是总统的人,他们就比较不会害怕。”罗杰斯补充道。

急着自救,共和党人开始划界限

据《纽约时报》报道,过去四年里,国会的共和党议员们一直在闪避和无视特朗普的诸多具争议性的言行。然而,如今面对民调数据,看着民主党获得的大笔政治资金,并对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多数党地位构成威胁,国会山上的共和党议员开始公开同特朗普划界限了。

林赛·格雷厄姆议员等 图据《纽约时报》

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斯近日就同特朗普的新冠疫情应对进行了“切割”,并指控他同白人至上主义者“调情”,称他疏远选民,可能造成参议院里的一场“共和党血洗”。而得州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此前就警告过一场“水门事件比例的共和党血洗”。就连特朗普的最喜欢发声的同盟林赛·格雷厄姆议员也预测他很可能会输掉白宫。而最沉默寡言的米奇·麦康奈尔议员近日也反常地坦承自己同总统的区别。

正如前白宫发言人亚历克斯·科南特指出的,选民是决定共和党人和特朗普之间关系的终极因素,而当“你处于可能成为一场历史性失败边缘的时候,人们要好好相处的意愿自然就更小。”

报道认为,在美国大选前三周,这些共和党人的态度转变说明了党内很多人对大选形势的判断。而他们如今正急着自救,同时为共和党身份将面临的困境而重新建立其声誉及形象。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

【盟友开始“割席”,特朗普一旦连任失败还将面临这些的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