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阳新闻提供: 松阳养蜂男团抖音“出道”,年销家乡蜂蜜超千万元

松阳新闻提供: 松阳养蜂男团抖音“出道”,年销家乡蜂蜜超千万元


【编者按】


贫穷,往往与偏远、闭塞相联。互联网的出现,让物理上的距离不再遥远,让角落里的人们发出声音。在此基础上,短视频、直播带货对国人生活的渗透,更让一心求变的人们看到了脱离贫穷的机会。


在国家扶贫日来临之际,新京报联合抖音,共同关注这些互联网时代下的弄潮儿。他们可能是基层干部,是外地媳妇,也可能是本地农人。借着别出心裁的视频和对乡村美景美食的描绘,他们以朴实的语言、自然的图景、真实的互动,成为田野中最耀眼的存在。


随着一条条评论、一个个点击、一次次下单,他们走完了脱贫最后一公里。在信息扶贫助力下,他们脱贫致富的路径渐渐清晰。


【长报道】


芳芳是麻功佐的抖音粉丝,在手机上看过他和兄弟们上山采蜜、下河捉鱼、到山里挖竹笋的视频,感觉这是理想中的农村生活。她还从麻功佐等人的抖音小店买过这里的特产横樟土蜂蜜,“味道特别好,和超市里的完全不一样”。


国庆假期,芳芳到松阳周边会友,顺道来横樟村见见麻功佐兄弟,看看视频里的风景。在蜂蜜基地,麻功佐为她冲泡了一杯蜂蜜水,对于喜欢甜食的芳芳来说,味道正好。


在横樟村,麻功佐和表弟张俊杰是村里的名人。他们在抖音上拍摄村庄生活,展示、销售原生态的农村土蜂蜜,效果很好。二人的抖音号“麻功佐·横樟土蜂蜜”“大山里的秘蜜”粉丝数量合计已经超过了330万,每年销售额上千万元。


2015年年底,兄弟俩又发动周边村庄村民养蜂,并从蜂农手中收蜜,通过抖音直播等方式出售。麻功佐说,截至目前,他们的创业团队直接或间接带动了松阳县300余名低收入农民就业、创业,带动蜂农增收430余万元。


张俊杰。受访者供图



怀旧乡村视频里的新生意


张俊杰的抖音号“大山的秘蜜”里有一段置顶视频:


四五个穿着跨栏背心、迷彩长裤的年轻人带着防蜂衣、不锈钢桶等工具出门采蜜。他们揭掉木质蜂桶上的棕丝片,一群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蜜蜂露了出来。用点燃的艾草熏走蜂子后,一个年轻人用一把长刀割出了一片片裹满蜂蜜的蜂巢。


视频里的小伙子们皮肤呈小麦色,英俊健美,散发着青春活力。他们掰下一块块蜂巢放进嘴里,笑声贯穿了整个视频。


在抖音,这段视频收获了4.3万点赞。有粉丝因此想到了儿时的乡村,有粉丝对画面中的村庄心向往之。也有许多人注意到了小伙子们手中的蜂蜜,有人说“感觉好好吃”,有人留言“我想买蜂蜜”。


在“大山里的秘蜜”和麻功佐抖音号“麻功佐·横樟土蜂蜜”中,上千条短视频里随处可见农村生活、乡村美景:每到夏天,村里人会把西瓜放进清凉的溪水里降温,而不是放进冰箱;想要吃鱼时,会到稻田里摸鱼或用棍子在水里打鱼,再用细细的柳枝串成一串;出门时,有人喜欢骑自行车,还是老式的“二八大杠”……


“大山里的秘蜜”抖音截图。


张俊杰通过抖音号“大山里的秘蜜”分享山间生活。


蜂蜜也是视频里的常客。比如一条采摘野草莓的视频中,张俊杰说野草莓味道偏酸,“我们小时候都喜欢把蜂蜜淋在野果上吃”;在一条采集野生植物制作“翡翠豆腐”的视频里,蜂蜜又出现了,翠绿色的豆腐上多了一抹明亮的蜜黄色。


更多与蜂蜜相关的视频展示了采蜜过程,让人们看到了采蜜的艰辛。在一条视频里,张俊杰身穿白色防蜂衣、头戴白色网状防蜂帽、手戴肉色橡皮手套,“全副武装”地从一个木制阁楼上摘蜂巢。右手中细长的砍刀把蜂巢与墙壁的连接割开,左手拖住蜂巢底部,不到两秒,一块A4纸大小的蜂巢就被张俊杰摘了下来。


张俊杰采蜂巢蜜。受访者供图


在张俊杰看来,视频里的画面既有他的真实生活,也有他的童年回忆,一切都与现代化、快节奏的城市生活形成鲜明对比。“就像山里人希望去海边玩一样,城市人也会对从没见过的乡村生活感到好奇。”


粉丝们确实喜欢这样的视频。有人说,这样的生活“完全是宫崎骏动漫缩影”;有人想去横樟村旅游,“顺便买你家的蜂蜜”。他们会在直播时一边与张俊杰聊天,一边下单,或是点击视频下方的链接到小店里买蜜。液体蜂蜜每瓶118元,蜂巢蜜每瓶168元,供不应求。


“90后”养蜂创业团队


如果没有回家卖蜂蜜,32岁的麻功佐或许还在经营女装生意。


2011年,大学毕业的麻功佐在浙江杭州开了一家女装网店。但资金投入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难做,三年后,他关闭网店回到松阳老家。


松阳位于浙江省西南部,是省级贫困县,全县共有省级扶贫重点村192个,麻功佐的家乡横樟村就是其中之一。和平原地区不同,松阳多山,横樟村里也没有大片的农田,但村里家家户户几乎都会养蜂,房前屋后放置着大小不一的蜂箱、蜂桶。


10月7日,在村东的一条砂石路上,枝干横生的大树上放着一个水桶大小的木制蜂桶。树下每隔两三米就有一个高约半米的水泥底座,上面放着盒状的木制蜂箱。麻功佐说,松阳多雨,水泥底座可以防止雨水淹到蜂箱,“蜂箱上还有一层蓝色泡沫垫,也是用来挡雨的。”


横樟村所在的丽水市是中国养峰学会认定的“中国蜜蜂之乡”,从爷爷那辈开始,麻家就成了养蜂人。到了麻功佐这一代,家中已有四五十桶蜜蜂,每年出产上千斤蜂蜜。麻功佐儿时常到蜂桶里挖蜜吃,有时会被蜇得全身过敏;上大学后,他也经常为同学捎带蜂蜜,大家都觉得好吃。


张俊杰采集蜂巢蜜。受访者供图


回乡后,麻功佐决定创业卖蜂蜜,并在2014年底注册了“横樟土蜂蜜”商标。没过多久,21岁的表弟张俊杰也从松阳县的一家国企辞职,和麻功佐一起做起了蜂蜜电商。


2017年,正值短视频平台的火热发展期,张俊杰看视频时发现,许多人在视频里介绍农村生活、宣传农特产品。兄弟俩也赶着时髦各自注册了短视频账号,推广、销售家乡的土蜂蜜。


但找到适合自己又能被粉丝接受的视频风格并不容易。


一开始,兄弟俩拍的视频根本没人看,更不可能借视频带货。直到2018年3月,一条由多幅照片拼贴、剪辑而成的视频终于登上了“热门”。照片里,身材结实的麻功佐举起了爬满蜜蜂的右手;5名小伙站在小溪边的石头上望着彼此微笑。


那一次,粉丝们的评论“炸”了:“你们好帅”;“颜值都很高”;“姑娘们,咱们一起组团嫁给他们”……张俊杰有些不好意思,“大家都比较喜欢看脸,这也算是我们的优势。”


张俊杰(左一)和他们销售的蜂蜜产品。受访者供图


与蜂巢合影。受访者供图



此后,他们拍摄的绝大多数视频都有健康帅气的小伙子出镜,每段视频的点击量约在70万-100万之间。但仍有部分视频流量极低,有的点击量甚至不到百次。张俊杰变着花样尝试,有时扮成系着红披风的超人在村里干农活,有时玩起具有写实风格的长镜头跟拍风,效果均不理想。


好在第一次登上“热门”后,抖音粉丝数一下涨了五六千;此后上“热门”的次数越来越多,粉丝也跟着一路暴增。从那时起,附近村庄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地加入这份甜蜜的事业,团队核心成员从最初的兄弟俩发展到如今的15人。


32岁的叶火龙此前就曾在电商行业打拼;22岁的陈建豪大学刚一毕业就加入了这支团队;22岁的退伍军人包文俊是张俊杰表弟,还在服役时就被表哥“预订”下来;20岁的杨春平是团队中年龄最小的成员,原本辍学赋闲在家,后来跟着麻功佐创业……


张俊杰(左一)、麻功佐(右二)和兄弟们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这群“90后”年轻人各展才能,有的负责后勤和发货,有的负责整合货源,有的负责出镜宣传。比如张俊杰长得帅,一米八的大个、青春健康的笑脸,很吸引女孩子,所以是许多短视频的主角。包文俊耐心细致,工作内容之一是做客服。


2020年10月的一天,包文俊身旁的木制方桌上放了10部手机,其中9部手机里各有近5000名好友的联系方式。他在9部手机间交叉回复网友关于蜂蜜的提问,有的打字、有的语音;第10部手机用来看视频,麻功佐正在屏幕里直播。


从初级农产品到食品


随着抖音号粉丝不断增加,麻功佐发现自家出产的蜂蜜已供不上销售。但为保证蜂蜜品质,蜂巢蜜一年一次、液体蜂蜜3个月一次的采蜜周期不能缩短。他只好向周边农户收购蜂蜜,收购范围不断扩大。


2015年,麻功佐还在松阳县成立了养蜂合作社,一方面从附近养蜂人手中收蜜,一方面鼓励没有养过蜜蜂的村民加入养蜂行列。养蜂不难,只要把蜂箱、蜂桶放到房屋附近或山上,蜜蜂就会飞进野花丛中,酿出香味浓郁的百花蜜。


百步村的王秀芳是一名70多岁的留守老人,从2017年开始跟着麻功佐养蜂、卖蜜。麻功佐说,她养了100余箱中华蜂,年产蜜800余斤,年收入约6万元。


2017年年底,麻功佐的团队配合松阳县畜牧兽医局开展了“十箱万元助低收入农户增收”活动,直接或间接带动300余名低收入村民就业、创业。麻功佐说,据不完全统计,松阳县内目前已有130多户蜂农跟着自己养蜂,其中80多户为低收入农户;松阳之外,附近几个县、市也有农户与自己的团队合作。


张俊杰正在直播,桌上摆着他们销售的土蜂蜜。受访者供图


生意越做越大,麻功佐和张俊杰开始考虑农家土蜂蜜的“资质”问题。


依据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2016年颁布的《食用农产品市场销售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办法》等规定,未加工蜂蜜属于初级农产品,农户生产、销售时无需执照,但罐装蜂蜜应标明蜂蜜名称、生产日期、保质期、生产者名称、联系方式等;如果经过工业化加工或其他添加加工,蜂蜜就应被视为食品,销售时应办理许可证。也就是说,一旦对蜂蜜进行脱水浓缩等加工程序,再销售就要办理食品生产许可证。


起初,麻功佐、张俊杰销售的是罐装蜂蜜,属于初级农产品。虽然不需要专门的许可,但他们按照丽水规定,在蜂蜜瓶子外贴上了二维追溯码。消费者只要用手机一扫,就能查到蜂蜜的生产日期、具体到村的原产地、生产者联系方式等,如有需要,可以直接与蜂蜜团队取得联系。


2019年后,麻功佐、张俊杰在朋友的推荐下联系上了一家蜂蜜加工企业,可以对从蜂巢内采出的原蜜进行加工处理,使其变为标准化的食品蜂蜜。这之后,蜂蜜的生产过程更规范了,销售渠道也更多了。麻功佐说,团队最近找到一处场地准备修建厂房,“以后就可以自己加工了。”


据抖音平台显示,截至2020年10月,“麻功佐·横樟土蜂蜜”“大山里的秘蜜”的粉丝总数已超过330万人,年销售土蜂蜜10万余斤。藏在深山人未识的横樟土蜂蜜也随着一段段短视频走出大山,从6年前的寂寂无名,跃升为今天的“浙江省蜂蜜十大名品”。


(文中芳芳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李桂

编辑 滑璇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