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来股份净利腰斩股价跌停2亿买基金单月亏159

中来股份净利腰斩股价跌停2亿买基金单月亏159

原标题:净利腰斩股价跌停:2亿买基金单月亏1.59亿,“恨嫁”多次出售控制权

本报(chinatimes)记者于玉金北京报道

人为财死,

原标题:净利腰斩股价跌停:2亿买基金单月亏1.59亿,“恨嫁”多次出售控制权

鸟为食亡?2亿元购买私募基金单月亏损1.59亿元后,中来股份(300393.SZ)的净利润腰斩。

1月10日,中来股份发布2020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9亿元-1.15亿元,同比下降52.71%-62.99%。

在光伏行业发展良好的情况下,中来股份的亏损实属少见,而亏损则是则是源于其在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使用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1月11日,《华夏时报》记者就购买理财、定增等问题致电中来股份,相关人员表示,不接受电话采访,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也未给出具体时间表。

1月11日收盘,中来股份跌停,股价下跌20.03%收于9.5元/股。

2亿元买基金单月亏1.59亿元

购买理财为中来股份的2020年业绩亏损埋下了祸根。

中来股份2020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9亿元-1.15亿元,

原标题:净利腰斩股价跌停:2亿买基金单月亏1.59亿,“恨嫁”多次出售控制权

同比下降52.71%-62.99%;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中来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5亿元-2.40亿元,较上年同期(1.90亿元)增长13.34%-26.53%。

对于亏损,中来股份解释,公司购买的委托理财(认购私募基金)在报告期内大额亏损,对净利润影响-1.68亿元;预计2020年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1.25亿元,非经常性损益金额主要系公司购买的私募基金在报告期内大额亏损以及报告期内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收到的政府补助所致。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中来股份于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使用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分别向泓盛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泓盛资产”) 认购3000万元泓盛腾龙1号私募基金和5000万元泓盛腾龙4号私募基金,向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正帆”) 认购6000万元方际正帆1号私募基金和6000万元正帆顺风 2号私募基金,投资金额总计2亿元,并于2020年4月27日补充披露、4月30日召开董事会补充审议。

根据中来股份1月10日下午披露的《关于公司使用闲置自有资金委托理财的进展公告》(下称《进展公告》)显示,上述基金产品在 2020年12月内亏损就高达1.59亿元,主要原因系基金投资的股票市值出现大幅度下降,截至目前相关基金 产品尚未完全平仓。

深交所下发关注函

对于购买理财亏损,中来股份也遭遇深交所关注。

由于泓盛资产与前海正帆住所均为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且《进展公告》显示四支基金产品持仓重合度较高。深交所要求中来股份核实并说明泓盛资产与前海正帆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原标题:净利腰斩股价跌停:2亿买基金单月亏1.59亿,“恨嫁”多次出售控制权

相关基金产品的实际募资规模及其他投资方,中来股份获取投资明细、资产净值等信息的约定及具体执行情况,并按月列示相关基金产品运作期 间内的具体投向、杠杆运用及净值变动情况; 核实并说明中来股份、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人员是否与相关基金管理人及其管理人员、投资负责人等存在资金往来或业务合作等关系。

此外,泓盛腾龙1号私募基金等三支基金产品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资产净值触及预警线或止损线。中来股份2020年4月27日补充披露时就提及已提出全部赎回的申请,保荐机构在核查意见中明确将持续关注中来股份赎回情况,但截至目前仅收到1840万元认购款项及对应盈利143.52万元。

基于上述情况,深交所要求中来股份结合四支基金产品截至2020年6月30日及投资期间其他节点知悉的净值情况,说明相关亏损或盈利是否触及临时信息披露义务,是否及时充分披露投资风险以及请说明公司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赎回全部款项且未披露相关赎回不利进展的原因。

深交所还要求中来股份回复做出上述投资决定的尽职调查、审核决策过程,相关报告 制度和监控措施的执行情况,董事审议相关议案时是否审慎判断可能的风险及收益,是否充分关注相关风控制度和措施是否健全有效。

多次计划出售控制权

2020年,光伏行业发展过山车,进入去年下半年,光伏行业发展站上高点,中来股份在二级市场上也实现股价翻番,然而中来股份却多次出售控制权。

中来股份成立于2008年,

原标题:净利腰斩股价跌停:2亿买基金单月亏1.59亿,“恨嫁”多次出售控制权

2014年成功上市,公司专注于光伏辅材、电池组件、系统集成等产品的创新性研发与高品质制造,是全球最大的N型单晶双面电池制造商及全球最大的背板制造商。

2020年12月,中来股份再次发布定增公告,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为19.12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额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值得关注的是,本次发行完成后,中来股份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下称“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

早在2020年10 月 22 日,中来股份控股股东林建伟、张育政与姜堰道得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林建伟、张育政将其持有的中来股份4433.67万股股票转予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同日,林建伟与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林建伟将其持有的中来股份1.01亿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行使。相关股权完成登记过户和表决权委托协议生效后,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合计将控制上市公司 18.70%的股份。

而按照本次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数量测算,预计本次发行完成后,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合计将控制中来股份37.46%的股份,林建伟、张育政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州普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计将控制中来股份17.08%的股份。

上述控股权出售并非第一次。此前在2020年8月9日,

原标题:净利腰斩股价跌停:2亿买基金单月亏1.59亿,“恨嫁”多次出售控制权

中来股份曾发布相关公告,拟通过两次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出售控制权,该交易完成后,(002534.SZ)将持有中来股份约18.67%股份,并持有10%股份的委托表决权,合计控制中来股份约28.67%表决权;同时,中来股份控股股东将由林建伟、张育政变更为杭锅股份实际控制人王水福、陈夏鑫及谢水琴。

不过在10月20日,中来股份发布公告称,因杭锅股份董事会、管理层及控股股东就杭锅股份本次重组及未来资本市场运作进程等事项进行了充分论证,认为现阶段继续推进本次重组的有关条件不够成熟。经双方审慎研究并与友好协商,双方决定终止本次交易事项。

此前,在更早的2020年6月19日,中来股份公告实控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妇拟将其直接持有的合计约1.47亿股股份,分次协议转让给贵州乌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本次拟转让交易完成后,后者将成为中来股份新的控股股东,但最后交易搁浅。

对于为何出售控制权,公司的资金是否存在较为紧张的局面,《华夏时报》记者发采访函至中来股份,截至发稿时并未获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