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河上公章句(《老子河上公章句》独特的经文)

老子河上公章句(《老子河上公章句》独特的经文)

这篇文章提供的老子河上公章句(《老子河上公章句》独特的经文),欢迎阅读哦~老子河上公章句

本文所据以讨论的《老子河上公章句》,以明《道藏》所收题“河上公章句”之《道德真经注》为底本,参校敦煌唐抄本、《四部丛刊》影印宋建安虞氏刊本、明《道藏》所收宋太守张氏《道德真经集注》本及题“顾欢述”《道德真经注疏》本。

(一)独特的经文

虽说《老子河上公章句》所载经文是流传最广的《老子》版本之一,并在道教中备受尊崇,然该本中有一些独特的经文,不仅与其他传世本迥异,甚至在道教内部也没有被普遍接受。

1. “

与善人。”(第8章)

此句《老子想尔注》、王弼注本、敦煌各种抄本、唐玄宗注本等传世本均作“与善仁”。唯傅奕所校古本同《道藏》所收“河上公章句”本。影宋本《河上公章句》误以他本校改为“与善仁”。观河上公注文云:“万物得水以生,与虚不与盈也。”所谓“与虚不与盈”就是要择人而助,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按照注文,当以“与善人”为经文。此句帛书乙本作“予善天”,河上公本是传抄致误,还是根据另一传本,不得而知。另一个可能是,经文原作“与善仁”,因《老子》第5章强调“天地不仁”、“圣人不仁”,第19章主张“绝仁弃义”,故河上公本改为“与善人”。

2. “

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天亦将知之。知之所以不殆。”(第32章)

天亦将知之”,“知之所以不殆”,王弼注本、傅奕所校古本、唐玄宗注本等传世本均作“夫亦将知止”,“知止所以不殆”。《老子想尔注》亦作“夫亦将知止”,“知止不殆”。少“所以”二字的原因,是要删字以成“五千文”。敦煌发现的《老子》五千文抄本,均同《老子想尔注》。

河上公本是否因字形相近致传抄错误呢?让我们来看看它的注解,就会明白它的原文就是如此。

河上公注“天亦将知之”说:“人能法道行德,天亦将自知之。”注“知之所以不殆”说:“天知之,则神灵佑助,不复危殆。”可见,河上公是以“天人感应”说来注解的,与“知止”意思完全不同。

3. “

是以侯王自谓孤寡不毂。”(第39章)“人之所恶,唯孤寡不毂。”(第42章)

此两处的“不毂”,王弼注本、傅奕所校古本、唐玄宗注本等传世本均作“不穀(谷)”。唐玄宗注解说:“穀,善也。不穀,犹不善也。”成玄英、李约、赵志坚等唐代《老子》注家均作如是解。河上公对“不毂”的解释是:“不毂喻不能如车毂为众辐所凑也。”可见,河上公本作“不毂”,乃是以“三十辐共一毂”之“毂”为喻,不是“穀”字的形误。

4. “

数车无车。”(第39章)

王弼注本、傅奕所校古本作“数誉无誉”。敦煌五千字本多作“数与无誉”,非五千字本多作“数誉无誉”。只有P.2420号抄本同河上公本。验以马王堆帛书,甲本作“数与无与”,乙本作“数舆无舆”。帛书“与”字时写成“舆”,二者同音通假。

综览众本,可以看出,“舆”与“誉”可能因形近而分成两个传本。河上公本之“车”字,可能是为了避免与“誉”字混淆而特意更改的。

5. “

日余食赘行。”(第24章)“守柔日强。”(第52章)“知常日明,益生日祥,心使气日强。”(第55章)

上述几句经文中的“日”字,王弼注本、傅奕所校古本、唐玄宗注本等传世本均作“曰”。河上公分别注解为:“日赋敛,余禄食,为贪行”;“守柔弱,日以强大也”;“人能知道之常行,则日以明达于玄妙也”;“祥,长也。言益生欲自生,日以长大也”;“心当专一和柔,而神气实内,故形柔。而反使妄有所为, 则和气去于中,故形体日以刚强也”。可见,河上公本的“日”字,不是“曰”的形误。

6. “

我无情,而民自清。”(第57章)

河上公本在第57章“我无欲,而民自朴”后,有“我无情,而民自清”二句。王弼注本、傅奕所校古本、唐玄宗注本等传世本均无此句,恐为道教中人所加。唐末杜光庭为唐玄宗《道德真经》注疏所作的《道德真经广圣》说:“又一本有两句云:‘我无情,而民自清。’此亦义理相符,而御注阙之,故辄详载于此。”可见,唐代的河上公传本即有此两句。敦煌P.2639号抄本亦有此两句。

老子河上公章句(《老子河上公章句》独特的经文)的相关内容如下:

老子河上公章句|老子河上公章句pdf|老子河上公章句白话文|老子河上公章句经典词|老子河上公章句全文|老子河上公章句注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