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斯维尔德洛夫级巡洋舰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北方机械制造生产联合体原创发布于 2018-09-26 20:05:16举报阅读数:15349《战舰世界》游戏中的苏系X级金币巡洋舰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82型“斯大林格勒”级重巡洋舰

​作者:北方机械制造生产联合体(笔名:施展)

本文节选自《海陆空天惯性世界》杂志2017年增刊,有删改,禁止商业转载

在苏联海军火炮巡洋舰的发展历程中,“斯大林格勒”级重巡洋舰无疑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作为由约瑟夫·斯大林亲自提出设想、参与设计方案的决策并在一直在他的监督下进行设计和建造的战后第一批大型战斗水面舰,“斯大林格勒”级既吸取了卫国战争时期的海上斗争经验,也被视为战后苏联科学技术的结晶。然而在这位饱受争议的人民领袖溘然长逝后,建造缓慢、耗资巨大而又落后于时代的国家工程旋即被取消。​

卫国战争爆发前夕,海军人民委员库兹涅佐夫于1941年5月15日批准了新型重巡洋舰的战役战术任务书,具体的设计工作交给位于列宁格勒的第17中央设计局。根据战役战术任务书,新型重巡洋舰的基本任务包括:

与装备203毫米主炮的敌方重巡洋舰交战;

消灭敌方的轻巡洋舰;

掩护己方轻巡洋舰的行动;

布设水雷障碍;

在协助近海部队的侧翼时压制敌军中口径岸防火炮,并支援友军的登陆作战行动;

切断敌方海上交通线。

为了完成上述任务,该型重巡洋舰将装备8门203毫米主炮,并搭载12门100毫米远程防空火炮、12门37毫米防空炮和1具位于舰艉的三联装鱼雷发射管,排水量不得超过20000吨。然而随着纳粹德国入侵苏联,海军对新型重巡洋舰初步战役战术任务书的进一步商讨只得中止。1942年,第17中央设计局连人带图纸后撤退到喀山,诸多大型舰艇项目的设计和建造也被迫暂时搁置。直到1943年苏军在斯大林格勒取得重大胜利,有利形势开始偏向苏联一方时,海军才着手重新研究因战争爆发而停顿的一系列舰艇项目。

1943年9月15日,海军总参谋部根据卫国战争期间的海上斗争经验对新型重巡洋舰的的基本任务、武器配置、装甲防护、排水量、航速以及续航力等性能指标做出了多次更改,并赋予了其82型的工程编号。战后,在斯大林的亲自指示下,82型重巡洋舰的主炮口径从最初拟定的203毫米,不断增加至220毫米、乃至305毫米,使其能够在火力上达到与美国建造的“阿拉斯加”级大型巡洋舰相同的水准。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82型重巡洋舰的主要假想敌:美国的“阿拉斯加”级大型巡洋舰

1950年12月,第16中央设计局的设计小组在总设计师季科维奇完成了82型重巡洋舰的技术设计,并于翌年2月提交接受审查和批阅。经过进一步的细化和修改,82型舰的基本设计最终定型,其全长为273.6米(其中水线长260米),最大宽度32米(水线宽30米)。在36500吨标准排水量条件下,船体本身的重量占到了其中的38.8%(14160吨),余下的重量载荷则分配给了装甲、武器、弹药贮备、舰上的机械装置、人员给养以及储备排水量。舰上的正常燃料、淡水及滑油贮备为3000吨,正常排水量39500吨,满载排水量则增至42300吨(吃水9.2米)。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82型重巡洋舰的总设计师季科维奇

1951年12月31日,建造编号为400的82型重巡洋舰首舰“斯大林格勒”号在第444造船厂的0号船台举行了龙骨铺设仪式,这一天也被官方定为该舰的正式开工日期。该舰能被赋予这个舰名绝非偶然,它毕竟承载着斯大林建设一支现代化大舰队的美好希冀。1952年9月9日,被命名为“莫斯科”号的82型重巡洋舰2号舰在第189造船厂的A号船台正式动工(建造编号406)。一个月后,第402造船厂船台车间的北部坞室(50号造船车间)开始了第3艘同型舰(建造编号406)的船体装配工作,巴拉诺夫担任该舰的总建造师。有资料显示第402造船厂还获得了另一艘82型重巡洋舰的建造订单,但从未开工过。

“斯大林格勒”级重巡洋舰是苏联海军中第一种采用平甲板船型的舰艇,其削瘦锋利的舰艏带有一定角度的外倾。隔开一段宽阔的甲板空间,是沿中轴线安装的2座呈背负式布置的主炮塔。在舰桥与主炮塔之间的位置,还装备了2座副炮塔。高耸的舰桥上集中布置了主要的火控和观瞄设备,纤细的前桅杆上则安装有各种无线电技术设备。首部上层建筑之后是巨大的1号烟囱和2号烟囱,在其两侧及舯部的平台上设置了多个炮位,另外4座副炮塔则位于左右两舷相距较远的位置。再向后看便是2座小口径高炮和3号主炮塔,最后以漂亮的巡洋舰艉收尾。总的来说,该级重巡洋舰的整体外形错落有致,又不失威严,给人留下大方、雄伟的印象。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圣彼得堡中央海军博物馆中陈列的82型重巡洋舰模型

82型重巡洋舰上的装甲重量达10979吨,并至少采用了25种不同厚度的装甲钢板。舷侧主装甲带长156米,占水线长度的57.6%。主装甲带位于水线以上5.25米,再向水线以下延伸1.7米,其最大厚度为180毫米(外倾15°),至装甲带端部逐渐削薄至150毫米。由均质钢全焊接而成的装甲堡能够保证自舰在65~75链(垂直命中)和175链(水平命中)免遭敌舰发射的203毫米穿甲弹破坏,其他部位的装甲则能抵御152毫米爆破弹或是从3000米高度投掷的500千克级别航空炸弹的攻击。此外,82型还首次采用了覆盖150米长度的三层船底水下防护构造,这套复杂的水下防护设计能承受得住距离船底5米处最大500千克TNT当量的等效水下爆破。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82型重巡洋舰第56.5、第125、第206.5、第238.1以及第246.8号肋骨部位的装甲布置情况

“斯大林格勒”级的主动力属于传统的锅炉汽轮机动力装置,由4台各70000马力的ТВ-4型主齿轮传动式涡轮机组和12座КВН-24型水管锅炉及配套的辅机组成,采用四轴四桨推进。在上甲板的上层建筑内,还有3座用于在锚泊时向舰内供暖或作为备用的辅助锅炉。为了能够将庞大的舰体推动至35.5节的高速(甚至超过了同期设计的66型中型巡洋舰),舰上的主机总输出功率达到了惊人的28万马力,这个数值已经和数十年后问世的超级航空母舰相当,无愧为当时的最强船舶动力。

82型重巡洋舰的3座СМ-31型主炮塔各搭载了3门口径304.8毫米、身管长18960毫米(62.2倍径)的新型舰载火炮。该炮的俯仰范围-4°~+50°,在垂直和水平方向上的瞄准速度分别为10°/秒和4.5°/秒。火炮的身管寿命为300发,可以发射的弹药种类包括穿甲弹、半穿甲弹和爆破弹。每门火炮的最大射速为3.26发/分钟,在使用209千克重的发射药时,主炮可将战斗装药的炮弹以950米/秒的初速抛射至290链(53070米)外。而在150链的正常交战距离上,82型重巡洋舰的主炮对敌舰装甲的水平穿深可达312毫米,对敌舰甲板的垂直穿深为73毫米。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82型重巡洋舰模型上的1号和2号主炮塔

​此外在82型重巡洋舰305毫米主炮塔所配用的弹药清单中,还有一型图号为5219的远程榴弹。这种炮弹的弹重只有230.5千克,而发射初速为1300米/秒,远超过其他常规弹种。不光如此,该弹的最大射程达到了骇人的127350米!不过,“斯大林格勒”级重巡洋舰装备射程127千米的远程弹药的实战意义很让人怀疑。因为这一射程已经超过了82型的火控观瞄设备的最大作用距离,在没有舰载侦察/校射飞机或直升机的超视距目标指示支持下,其命中率可想而知。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82型重巡洋舰模型上的3号主炮塔

“斯大林格勒”级重巡洋舰的副炮是6座БЛ-109А型双联装130毫米高平两用火炮,在首部上层建筑前方以及左右舷各装备了2座。该炮的身管长7810毫米(60.1倍径),身管俯仰范围为-8°~+83°,炮塔水平旋转范围320°。在使用电机驱动时,在水平和垂直方向上的瞄准速度均为20°/秒。当遥控控制系统失效时,也可以在炮塔内进行手动瞄准,但此时的瞄准速度将分别降低到5°/秒和1.2°/秒。舰上的总备弹数为2400发(每座炮塔400发),可发射130毫米口径的半穿甲弹、杀伤爆破弹、防空弹、带伞式照明弹和无源干扰弹在内的多种弹药。82型重巡洋舰的小口径高炮型号与66型中型巡洋舰相同,搭载了6门СМ-20-ЗИФ型四联装45毫米高炮和10门БЛ-120型四联装25毫米高炮,其技术性能详见昨日发布的《红海军的顶级梦幻战舰——尘封于图纸上的66型中型巡洋舰》一文。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БЛ-109А型双联装130毫米高平两用火炮模型细节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82型重巡洋舰舯部上层建筑集中布置了大量小口径高炮

1953年3月5日,带领苏联人民抵抗德国侵略者并最终赢得卫国战争胜利的最高统帅、伟大的国家领袖约瑟夫·斯大林撒手人寰。苏联中央和地方报纸除了逐字逐句地刊登简短的官方公告之外,没有任何额外的消息。几乎是在这一消息对外公布的同时,大规模的政府改组和勾心斗角的权力斗争就开始。4月18日,也就是斯大林逝世后的次月,苏联政府颁布了《关于保障建造潜艇和轻巡洋舰的决定》的第1080-441号决议,叫停了全部已经开工的“斯大林格勒”级重巡洋舰的建造,将船厂产能用于扩大“斯维尔德洛夫”级轻巡洋舰和潜艇的建造。

当建造计划被取消时,完工度较低的“莫斯科”和尚未命名的3号舰在船台上被就地拆解。而首舰“斯大林格勒”号已经完成了下水前70%的工程量,这与1941年卫国战争爆发前的23型战列舰“苏维埃乌克兰”号船体建造程度相当,40年后的11437型重型核动力载机巡洋舰“乌里扬诺夫斯克”号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经过研究,“斯大林格勒”号重巡洋舰的部分船体被改用作为“靶标隔舱”,接受新式海军武器的打靶试验。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斯大林格勒”号的装甲堡区域被改为海军新式武器的打靶试验

之后,这个靶标隔舱被拖到位于叶夫帕托里亚和塞瓦斯托波尔之间的海军靶场。海军动用了各式武器“蹂躏”这个固定靶标,除了传统的火炮穿甲弹、航空炸弹以及鱼雷外,靶标隔舱还经受了最新式的反舰武器——苏联海军第一代试验型喷气式武器“箭”式舰载导弹的攻击。虽然整个船体上层建筑几乎被打烂,但由于主装甲带和船体水下部分未被导弹命中,靶标隔舱的吃水没有发生明显变化,仍然顽强地漂浮在水面上。“斯大林格勒”级重巡洋舰优秀的装甲堡和水下防护结构设计抵御住了各种武器攻击而未被击沉,但已完全无法复原。60年代初,这个靶标隔舱被拖到塞瓦斯托波尔的卡扎奇湾,并在那里被拆解成一堆废铁。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

代表着斯大林时代大海军思维的82型重巡洋舰最终成为了反舰导弹的靶标被击沉

​相关链接:

《红海军的顶级梦幻战舰——尘封于图纸上的66型中型巡洋舰》

《苏联人的“废物再利用”——尖端射电望远镜用未建成巡洋舰炮座当底座》

《​​​68-бис型轻巡洋舰(“斯维尔德洛夫”级)的舰炮火控与射击指挥系统》

​本文参考资料:

Буров В.Н.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е военное кораблестроение в третьем столетии своей истроии», Судостроение,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1995 г.

Ефимов В.И., Морин А.Б. «Проектирование и строительство тяжелых крейсеров проекта 82», «Гангут», Выпуск 14,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1998 г.

Муру Н.П. «Сталинград» на камнях», «Гангут», Выпуск 21,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1999 г.

Платонов А.В. «Крейсеры советского флота», Галея Принт,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1999 г.

Широкорад А.Б. «Оружие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го флота. 1945-2000», Харвест, Минск, 2001 г.

Широкорад А.Б. «Флот, который уничтожил Хрущев»,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АСТ, Москва, 2004 г.

Stephen Mclaughlin. «Project 82: The Stalingrad Class», «Warship 2006», Conway, 2006.

Соколов А.Н.«Альтернатива. Непостроенные корабли Российского Императорского и Советского флота» , Москва, Военная Книга, 2008 г.

Васильев А.М., Морин А.Б. «Суперлинкоры Сталина. «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 «Кронштадт», «Сталинград», «Яуза», ЗКСМО, Москва, 2008 г.

董政.《斯大林狂想曲——苏联海军的纸面战巡(下):“斯大林格勒”级》,《战舰》,第5期.

アンドレイ V. ポルトフ.《ソ連/ロシア巡洋艦建造史》,日本,《世界の艦船》,2010年12月号増刊(№ 734).

陈曦.《走向大洋:前苏联冷战时期远洋水面作战舰艇》,人民邮电出版社,北京,2014年.​​​​​

火炮巡洋舰时代的巅顶的相关内容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