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治理智能化 崇明“人机共治”留住“乡愁”

生态治理智能化  崇明“人机共治”留住“乡愁”

据《青年报》消息:原生态的保留与现代化的发展,乡野风貌与数字治理,会成为互相矛盾的“敌人”吗?在崇明横沙岛,可以找到答案。在这里,数字的智能与人的智慧紧密结合,共同留住了宝贵的一抹“乡愁”。

神经末梢

生态保护的背后是数字大脑的支撑

来到崇明横沙岛,第一感觉就是,空气都更加清新了。没有高楼大厦,到处是郁郁葱葱的乡野风貌,眼前的这些风景,却都暗藏“玄机”——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岸一水其实都是可以和人“对话”的。

在横沙岛上,分布着近千个感知生态环境的“神经末梢”,它们定期将生态数据传送至岛内的“生态智联大脑”,草木的“絮语”便可以通过物联网传递到中枢大脑。“中枢大脑”就位于横沙乡社区文化活动中心。这个全国首创的“生态智联大脑”里,排布着横沙全岛的水、土、林、气等各项生态指标清晰,大屏幕上,不断跳出一些数据,还有“大字报”——生态环境指指数。

横沙乡“生态智联大脑”工作人员李沈吉告诉记者,横沙岛的空气质量指数(AQI)在全世界都排得上号。“我们最好的时候达到过全球第五,平时AQI也都能保持在29-35之间。”

空气指数的维持,靠的就是“神经元”的分布。横沙乡这个崇明三岛中最“娇小”的岛屿所启动实施的“生态智联大脑”建设,目前已在全岛设置“水、气、林、土”共计百余个站点,近千个感知触点,这些触点就像“神经元”一样时刻记录着相应点位的生态指标。

水中的触点一般位于河底,太阳能电池板则露在水面上,监测溶解氧、水位、水温、氧化还原电位、PH、电导率等水质指标;土壤中的触点就埋在农田等各处,监测土壤温度、土壤湿度、电导率、酸碱度、盐分、重金属含量等指标。每个触点上都装有数量不等的传感器,每个传感器分别记录某一类指标的生态数据,近千个这样的“神经末梢”分布在横沙全域,足足的蓄电池可以保证阴雨天也能不间断地正常作业。

“每10分钟,传感器中搜集到的生态数据就会被打包自动发送到数据中心。”李沈吉说。“生态神经元”搜集到的生态数据,最终都汇总到“生态智联大脑”,一旦发现数据异常,数据中心就会发出预警,提醒相关部门进行相应处理。

智联大脑

“智能”背后离不开青年人的智慧

“智能”需要高科技的机器,更离不开人的智慧。

“生态智联大脑”的研发、科普背后有一支以80后90后为主的青年团队。除了有像李沈吉这样的本土青年,还有不少外援。华东师范大学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博士俞黎阳就是其中之一。

从2017年7月到2018年7月,他在崇明科委挂职了整整一年,“生态智联大脑”就是他全程参与推进的项目。“和在学校里相比,这是我可以将学术运用于实践中的好机会。”如何运用最新的信息技术给百姓带来方便,提高政府的效率是关键。”

事实上,“生态智联大脑”是崇明探索实施城乡社会精细化管理的一小步,在试点的基础上,崇明的城乡智能管理大平台利用大数据实现了一体化管理新格局。整个平台功能包括5个基础功能和12大专题模块,生态监测、防汛防台、交通、市容、生产、客流、水系、房地、经济、应急管理、社会治理以及村居信息等全部纳入其中,实现一网通管。区一级平台下,还延伸到各乡镇、相关委办局、区属企业构建二级平台,并设置村居工作站,一张数据网让崇明三岛实现更精细化的城乡管理。

在城乡智能管理平台的建设上,俞黎阳就下了大功夫。这是一个综合信息化平台,需要整合众多已有管理平台的功能和数据,还涉及全区城乡治理体系的改革与创新,牵涉面非常广。为了做好项目建设方案的编制工作,俞黎阳分两轮先后到20余家区级机关部门和事业单位开展了30余次深入调研,详细了解建设需求及相关系统现状,还前往浦东新区、徐汇区以及市大数据中心学习调研。

“收集数据只是开始,更重要的是进行数据整合。”在俞黎阳看来,首先要将各系统“打通”,把一个个独立的数据“孤岛”连接起来。随后便可以进行数据的融合,在精确的数据基础上展开各部门的业务整合。“比如遇到台风天气,突发情况的处理需要各个方面的信息。城乡智能管理平台届时就是一个指挥中心,整合崇明三岛的2万多个监控装置,在103平方米的大屏幕上能够随时调取人口、交通、地理等信息,使得政府能够实现‘一网通管’,应对突发情况和大型活动。”

共同自治

挖掘乡土魅力 让乡村发展焕发新活力

事实证明,数字化治理反而能更精细地保护生态,而原生态的乡土风貌也才是发展最大的底气。

在上海所有区中,崇明的特殊性不言而喻,生态岛建设为第一要位,横沙岛则是示范。正如《崇明区横沙乡总体规划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17-2035)》中所言,绿色发展、生态慢岛,保留原始乡野风貌、乡村生活、乡土文化,留住上海的一抹乡愁。在崇明,“乡愁”的气息就是不断被挖掘的大地的魅力,成为城乡更新中的关键词。

横沙乡丰乐村,因创意稻田画而成名。从2018年开始,丰乐村首次尝试打造“彩色水稻”种植基地,每年都会设计不同类型的水稻画主题。5月播下的彩色秧苗,经过2个多月的生长以及农技人员的不断修整完善,变成一幅幅创意十足的稻田画,也成为崇明独一无二的游览胜地。

“先是人工将图形勾画出来,再用机器插秧,最后在进行人工修补,让线条更加完美,画面感更加真实。”最先提出在丰乐村尝试稻田画的,是2016年在这里建起了一家原初有机农场的年轻人尹凌煜。他曾去金山和日本求经,发现“特色”是最重要的。与做创意设计的朋友多方商议后,偶尔会在崇明江畔露面的江豚成为了稻田画的主题。

如今,丰乐村稻田画所在的区域被命名为海岛艺术田园,成为一个网红景点。不仅带来了游客,还拉动了当地大米、橘子、无花果、横沙糕、芋艿、山药等特色农产品销售,也为不少民宿、农家乐和农场带来客流。丰乐村的村民们感受到了农旅融合的前景,村里的环境焕然一新,河道阡陌干净整洁,村民们也自觉地打理房前屋后,绿植成荫,果实累累,一派田园气息。

无论是村里人,还是外乡人,大家共同的自治,让乡村焕发了新活力,也让村庄更宜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