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茅跌破4000亿 高喊惊雷的大V却后悔

猪茅跌破4000亿 高喊惊雷的大V却后悔

“猪茅”跌破4000亿,

高喊“惊雷”的大V却“后悔”了

来源:财通社 

“猪中茅台”是否有“雷”,成为上周末资本市场最热门的话题。

3月13日,雪球大V“天地侠影” 发表了《牧原会是惊雷吗?》一文,对A股生猪养殖龙头牧原股份提出多项质疑。质疑的焦点集中在公司少数股东ROE(净资产收益率)远低于母公司股东ROE,实际利润被控股股东旗下的建筑公司获取等。

随着帖子热度的持续发酵,网友分为质疑派和力挺派,在平台上频频过招,券商也下场激辩。

3月15日开盘,牧原股份低开低走,最终收跌3.58%,市值也跌破4000亿元。

收盘后,“天地侠影”再度发声,称今天牧原股份是市场的正常走势,周末的大讨论也许影响不过1%,很后悔标题用了“惊雷”,并向牧原持有者衷心道歉。

此外,

“天地侠影”还指出,联想到新出《证券法》,上市公司若虚增十亿元净利润,财务作假被查实,那么是要退市的。以牧原的体量,千万别作假,作假大概率就是惊雷。

“猪中茅台”被质疑

3月13日早间,拥有8.8万粉丝的雪球论坛“大V”“天地侠影”突然发表了《牧原会是惊雷吗?》一文,对A股生猪养殖龙头牧原股份提出多项质疑。

质疑的点包括:固定资产/销售收入比 ,远高于其他猪企;公司少数股东ROE远低于母公司股东ROE;实际利润被控股股东旗下的建筑公司获取等。

1、固定资产/销售收入比远高于行业

养猪行当,牧原最挣钱。但是,公司固定资产一栏,几乎与销售收入相当。看了其他几家猪企的财报,

人家的固定资产/销售收入比,要比牧原低得多。

“天地侠影”认为:去年以来,牧原养猪未必挣到真金白银,但是盖猪圈的人,肯定把钱挣饱了。

2、截止公司2020年三季报,归属母公司股东权益438.34亿元,净利润209.88亿元,前三季度,净资产收益率为47.88%,全年奔70%而去。重资产养猪行业,真成了暴利专业户。

3、少数股东权益与收益不成正比

少数股东ROE远低于母公司股东ROE,少数股东的ROE仅为13.98%,而归属母公司股东的ROE却高达47.88%,相当于这些少数股东在同上市公司做不挣钱的合伙生意。

天地侠影称,同在一家合并报表,二者净资产收益率竟然相差三倍,实在太过悬殊!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少数股东,却跟牧原做了不怎么挣钱的合伙生意。牧原真是公众股东的活雷锋吗?

4、“天地侠影”还陆续发言,

质疑牧原股份与关联企业河南牧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牧原建筑)之间的交易。“四面墙,一个大顶棚,建筑费用还真不低,高档精舍呀”,暗指牧原股份向牧原建筑支付了大量建筑费用。

另外,“天地侠影”还指出,牧原建筑近几年的净利率极低。其中,该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高达78.79亿元,但净利润只有242.89万元。

“天地侠影”的这篇帖子尽管发布在周末,依然引发了巨大的讨论。截至周一中午,原帖下已经有超过3600条评论。

值得一提的是,

该文能引发如此大的热度,不仅因为他质疑的是“猪中茅台”牧原股份,还与“天地侠影”的身份有关。

据悉,“天地侠影”本人为汪炜华,是中国股市的投资者和研究者,在大学工作,曾留学墨尔本大学。他还有一个广为熟知的称号——打假悍将。

2013年,他因在网上发布多篇文章,质疑上市公司存在财务造假、违规买卖自家股票等行为,被警方刑事拘留,之后又被法院以损害商业信誉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于2015年4月出狱。

券商、投资者力挺:

质疑不成立

持续热议期间,有不少投资者站出来反对“天地侠影”的质疑。

比如,对于“天地侠影”提出的少数股东权益与收益不成正比问题,雪球投资者“坐着不动”认为,该问题由会计合并规则造成,并非造假。

此后,

“天地侠影”坦陈:“在少数股东收益率问题上,我错误地忽略了牧原通过负债经营提升净资产收益率的现实。但这已不是质疑的重点。”

而关于牧原股份的固定资产/销售收入占比过高的问题,有投资者在评论中表示,这是由牧原的重资产养猪模式决定的,从饲料厂到繁殖猪仔再到养猪场,牧原全部亲自下场,全产业链打通,而等其他企业,主要是外包养殖模式。

有一位自称是注册会计师的投资者表示,相较于温氏股份等,牧原股份采用垂直一体化大规模自养猪模式,其固定资产比上营收自然远远大于同行企业。

某券商农业团队认为,对于牧原的关联交易质疑并不成立,原因如下:

1、牧原建筑成立的主要原因就是减少建筑商环节层层外包、以及建筑环节的财务规范,从而达到为股份公司节约成本的目的。这些年牧原股份资本开支大幅增加,产能快速扩张,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投资大幅增长可以为其验证之一。

2、牧原股份的快速扩张、以及行业上下游产业,

同行从其外购大量母猪,仔猪以及行业有口皆碑的评价可以为其验证之二。

另外,“天地侠影”认为牧原股份猪舍建设成本过高,他表示:“按常理,养猪场,土地成本才应该是大头。”随后另有雪球“大V”“杯酒人生”解释称:“养殖用地通常是一般农田,而非工业用地,农田承包费用非常低,一亩地几千元吧。”

而“天地侠影”也紧接着提出问题:没有土地成本,牧原股份的固定资产投入,显得更加庞大。

此外,微博也有投资者认为,“天地侠影”的质疑站不住脚。

有质疑者,自然也有对“天地侠影”的赞同者。

有投资者进一步指出,

牧原股份IPO的审计会计师经手了已退市的雏鹰农牧,而雏鹰农牧的财务问题也曾被质疑。在这位投资者看来,牧原股份的确有存贷双高、“秒杀”其他行业的净利率、景气猪周期疯狂扩张等疑点。

“牧原股份在2020年肯定是赚了钱,但是三季度末货币资金225亿,短期借款152.5亿,长期借款83.29亿,应付债券15.92亿,货币资金小于短借+长借+应付债券,这里面是存在着一定的问题的。”有投资者如此说。

还有投资者指出,牧原股份与集团下属建筑公司存在大量关联交易,而建筑公司将利润控制在微利的情况十分离奇。

最终,“天地侠影”也将质疑的核心放在第三个问题:牧原股份的巨额关联交易,并给出了3个猜想。

牧原股份回应:

关联交易属正常交易

争议愈演愈烈,

牧原股份也坐不住了。

14日,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平台提问:管理层好,请问公司在年报中披露的生猪成本结构里,仔猪的出生成本(祖代猪、父母代猪的折旧、断奶前死亡仔猪)以及育肥过程死亡的商品猪成本,这些是如何反映的,与成本结构的子科目如何对应?

牧原股份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您好,公司成本采用平行结转法核算,生产成本中与养殖直接相关的成本计入原材料,折旧等对应科目;管理费用、制造费用等计入其他费用。感谢您的关注!

3月15日,据第一财经报道,牧原股份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经营一切正常,对网上质疑目前尚未有公开回复,与控股股东旗下建筑公司的关联交易也属正常。

周一开盘,牧原股份股价低开低走,收跌3.58%报103.82元每股,最新市值3903亿元。

“猪中茅台”将何去何从?

回顾近期牧原股份股价走势,2月22日,牧原股份盘中创出历史新高后,便一路跟随抱团股回调,截至3月12日,牧原股份的累计跌幅为15.15%,总市值蒸发超700亿元。

而站在当前时点,随着生猪供给增加,猪价下跌,本轮猪周期红利已渐行渐远。如何穿越猪周期,

是牧原股份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

自2020年7月以来,国内的猪价便进入了下降通道。尽管春节前猪价出现短暂回升,但近期又开始下跌。2月,22省市生猪均价环比-15.2%,主要是因为春节后猪肉消费转淡,且屠宰企业压价。

根据农业农村部对全国500个集贸市场监测,3月份第一周,全国猪肉价格每公斤47.46元,连续6周下降,同比下降19.8%。机构预计,2021年一季度全国生猪出栏同比大概会增长40%左右,猪肉价格水平还会下降。

另据《亿欧网》此前分析,

牧原股份也仍存在很多可能会影响未来经营业绩的不稳定因素。

第一,实控人多次进行股票质押。

2021年2月1日,牧原实控人秦英林质押2250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0.68%。以当天收盘价96.98元计算,被质押的股票市值24.7亿元。

牧原股份股东股权质押公告显示,秦英林、牧原集团(实控人亦为秦英林)已累计质押1.5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1%,牧原集团的最近一次质押发生在2月9日。

从财务状况来看,2020Q3,牧原账上的货币资金高达225亿元,可以说不差钱。那么,

实控人多次进行股票质押,原因何在?

第二,短期借款比例较高。

截至2020年9月30日(未经审计),牧原借款余额307.6亿元,较2019年末增加174%,超过2019年末净资产的60%。2020Q3,牧原短期借款152.5亿元,同比增加258.32%,主要是短期借款融资规模增加所致。

第三,业绩增长不确定性较大。

疫情导致“猪周期”改变,让生猪养殖供给端的构成较此前出现巨大差异,行业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面对未知的局面,牧原的重资产模式未必永远正确。

当猪肉价格持续下跌,

牧原能否做到以量换价、保持自身的领先地位,还有诸多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