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晃新闻提供: 新晃:两万家长“进学堂”

新晃新闻提供: 新晃:两万家长“进学堂”

新晃新闻提供: 新晃:两万家长“进学堂”

本报记者 曾玺凡 通讯员 田元春

开学季,杨爱玲再没像过去那样宠着孙子彭福鑫了。3月12日下午放学,孩子从新晃侗族自治县(以下简称新晃县)晃州镇一完小的校门口走出,下意识地将书包递给杨爱玲,但她并未理睬孙子,一分钟后,彭福鑫只得又把书包背上,主动牵上奶奶的手往家里走。

“以前怕孙子累,总是什么都帮他干,听了学校的讲座后,我开始让他独立完成很多事情,他更自理了。”过去一年,杨爱玲从未缺席过学校组织的隔代家庭教育讲座,即便是工作日也会请假调班,对于家庭教育,她现在已有自己的方法。

“孩子是家庭的未来,如果缺失家庭教育,那这个家庭就会失去希望。”家庭教育讲师团团长杨长炳告诉记者,自2017年正式成立新晃县家庭教育指导中心,组建新晃县家庭教育讲师团以来,先后举办了隔代家庭教育专题讲座60场次,足迹几乎遍布新晃所有村寨,“家长”听众达两万人次。

“给老人上课,我是头一次听到。”2020年10月11日,讲师团一行8人来到波洲镇暮山坪村,为该村180余名留守爷爷、奶奶开展隔代家庭教育讲座,一场别开生面的家教在该村唐伯赓烈士故居的四合院内“围炉”展开。

暮山坪村有村民1756人,其中留守儿童200余名,由于长期不正确的隔代教育致使不少孩子学习成绩下滑、性格内向孤僻。“父母为了培养孩子,在外努力赚钱,最后钱赚到了,孩子却没教好。”村长田德亮告诉记者,近两年村里已有5对夫妻从打工地返家务农,全心陪伴孩子成长。

家住兴隆镇柏树林村的蒲菊辉在讲座中学到了手机管理的好方法。以前,读二年级的外孙女总会偷偷拿她的手机玩,无奈的她只会打骂恐吓,除此之外毫无办法。

去年开始,每当蒲菊辉发现外孙女拿手机,不打也不骂,默默把作业本摆在孩子面前,让她玩多久手机就抄多少篇课文、背多少首古诗,且没有条件可谈。一个星期后,外孙女回家后能主动完成作业,再不提玩手机。

不仅是深入村寨,目前新晃县40余所学校都有了自己的家庭教育讲师团队,每校每学期组织一次家庭教育讲座已成常态。《孩子,你的成长我很“累”》《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孩子沉迷手机怎么办》等专题讲座已为两万余名家长的家庭教育排忧解难。

在新晃,隔代家庭教育作为提升县域教育教学质量的新的增长极,正在为家校良性互动的共育格局提供动力。据了解,新晃整个县域共有3万余名学生,留守儿童占比为44%。“接下来,我们将继续进行家庭教育‘扫盲’,提前介入,防患未然,为乡村振兴助力。”杨长炳说。

SourceP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