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中外合作办学升温,办学机构紧抓时机

疫情下中外合作办学升温,办学机构紧抓时机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跟院长说我们可以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凯瑞商学院谈合作,当时觉得疫情结束了之后去谈,院长说现在就要谈,现在是最好的时候。”

3月19日晚,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长江MBA项目副院长李海涛在长江商学院MBA2021年招生政策发布会暨长江商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合作项目发布上表示,“中国的优秀年轻人不用去美国读MBA,疫情让这个梦想提前实现。”

李海涛还透露,和约翰霍普金斯的合作只是一个开始,长江商学院还在和其它海外的高校讨论多种合作项目。

疫情之下,中外合作办学的项目正在升温,不少办学机构也试图抓住当下的时机。

截至2020年6月,经教育部批准和备案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项目近2300个,和10年前翻了一番。受疫情和国际形势变化的影响,学生流动和出国留学受到冲击,作为“不用出国的留学”,中外合作办学也迎来了比往常更高的热度。

中国全球化智库(CCG)与西南财经大学发展研究院共同研究编著的《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20~2021)》显示,当前我国出国留学人数增速在下降,部分原因是中外合作办学发展日趋成熟,不出国门就可享受到高质量的国际化教育。疫情下的通行禁令让中外合作办学中的“在地留学”愈加受青睐,比如纽约大学的3000名中国留学生就可以在上海纽约大学开展学习。

根据上海纽约大学此前的说法,鉴于上海的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上纽大扩展校园和世纪大道校园的大部分课程将在线下课堂开展。参加GoLocal(就地留学)项目的学生仍可以参加母校园开设的线上课程。扩展校园的部分课程或将充分利用“上海纽约大学数字教学工具包”,以线上或“线上+线下”混合模式开展教学。

与此同时,美国杜克大学也给留学生发送邮件称,考虑到今年将有一部分学生因签证或旅行限制等原因无法按时返回校园,建议这类留学生可前往昆山杜克大学就读2020秋季课程。

教育部于今年发布的2021年工作重点提出,要推进《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及其实施办法修订,研制《中外合作办学评估管理办法》《推进海外中国国际学校建设工作方案》,推动海外中国国际学校试点建设等。

全球疫情期间,教育部也允许部分高校采取临时举措,通过适当增加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以及内地与港澳台地区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的招生名额,为出国留学受阻的学生提供更多就学选择。

2020年6月印发的《教育部等八部门关于加快和扩大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的意见》(下称《意见》)则提出,教育对外开放是教育现代化的鲜明特征和重要推动力,要坚持教育对外开放不动摇,主动加强同世界各国的互鉴、互容、互通,形成更全方位、更宽领域、更多层次、更加主动的教育对外开放局面。《意见》明确,要着力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加大中外合作办学改革力度等。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