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谜三星堆⑨|专家:三星堆和金沙同属古蜀文明 倾向于三星堆有文字

解谜三星堆⑨|专家:三星堆和金沙同属古蜀文明 倾向于三星堆有文字

封面新闻记者 刘虎 王祥龙 王越欣

3月20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三星堆遗址考古成果新闻通气会在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举行。35年之后重启关于三星堆祭祀区的考古发掘,备受关注的出土文物方面,每个祭祀坑都有新发现,特别是70 厘米高大樽,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一件圆口方体红樽,而

发布会上,专家也表示,

三星堆遗址发现于20世纪20年代末。1986年发现1、2号“祭祀坑”,出土青铜神像、青铜人像、青铜神树、金面罩、金杖、大玉璋、象牙等珍贵文物千余件,多数文物前所未见,揭开了一种全新的青铜文化面貌。

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三星堆新发掘出了6座“祭祀坑”。“祭祀坑”平面均为长方形,规模在3.5-19平方米之间。目前,3、4、5、6号坑内已发掘至器物层,7号和8号坑正在发掘坑内填土,已出土金面具残片、鸟型金饰片、金箔、眼部有彩绘铜头像、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精美牙雕残件、玉琮、玉石器等重要文物500余件。

1号至8号坑是否同时埋下,年代上是否有跨越,祭祀坑是否有内在联系?

发布会上,面对封面新闻记者的提问,三星堆考古站站长雷雨表示,根据目前对几个祭祀坑的挖掘情况来看,应该不是同时期形成。

雷雨说,对于这些坑的性质,他个人认为基本上是相同的,虽不排除有个别的例外,但大部分是一个性质。

同时,雷雨介绍说,

早在多年前,1、2号祭祀坑被发现时,外界就一直在猜测,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之间有无关联,是否存在密切的联系。

本次新挖掘的6座“祭祀坑”内的文物,则为这个猜测给出了答案。

“三星堆遗址虽然处于外界所认为比较封闭的四川盆地以内,但实际上它与外界的联系还是比较密切、比较频繁的。”三星堆考古研究所长冉宏林说,比如1987年发现的铜牌饰,以及陶器里面发现的陶盒,都在二里头遗址能够发现类似同类器物,可以体现三星堆遗址和二里头里面夏文化的一些关系。

在冉宏林看来,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的关联就更加密切了。“无论是最直观的从出土器物上,还是两个遗址的位置选择,以及遗址内房子、墓葬这一系列的方向,其中都能看出两者之间的延续性,或者说是一脉相承的关系。”冉宏林说,

作为35年之后重启关于三星堆祭祀区的考古发掘,本次考古发掘出的文物又刷新了大家的认识。冉宏林介绍,基本上每一个坑都有新的发现,3号坑是其中最多的,比如说那件70厘米高的大尊,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一件,圆口方体铜尊是首次经过科学发掘出土的同类器物。然后是大体量的顶尊跪坐人像,肩部有着繁复的装饰,这应该也是独一无二的。当然还有大青铜面具以及新发现的,像铜柱形器,都是本次新发现的。

此外,5号坑能看到目前发现重量最重、体量最大的一件金面具,这也是首次发现;4号坑里有焚烧的象牙以及玉琮;8号坑里面发现了疑似墙壁的红烧土残块,以及可能属于房屋地面的这些残块,都是本次发掘所新发现的。这在以前没有发现过类似的。

三星堆是否有文字记载,一直以来都受到了考古界内外的关注。如果有文字,相信也会解开三星堆不少的疑问。那么,本次考古发现众多新文物中,是否发现文字?

“目前我们还没有发现确切的文字,但是我们在遗址里边发现有在很多陶器上面有刻画符号。”冉宏林说,

在最新发现的坑中,8号坑是面积最大的坑。现在大致推测出来8号坑应该会出土比较多的文物和相关埋藏堆积。

做此种预测,主要源于两方面的信息:第一,8号坑是此次发现的面积最大的坑,达到将近20平方米,对比15平方米左右的3号坑,体积更大。

其二,通过前期考古勘探获得相应信息,除了洛阳铲和探钩式勘探,还通过新式物理勘探手段,大致获得了8号坑的埋藏情况。

“通过物理勘探手段,我们已经大致掌握了8号坑的埋藏情况,发现的物理勘探反应比较强烈。”冉宏林说,一般来说,物理勘探获得的地下反应的信息越强烈,埋藏的文物也就越多。正好8号坑所获取的物理勘探信息比较强烈,所以可以得出8号坑将出土的文物是相对比较丰富的。

同时,负责考古的专家还发现,8号坑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也可能是其他坑目前没有发现的一个情况,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