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的钱途平台向左,司机向右

货拉拉的钱途平台向左,司机向右

王慧莹

来源 |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3月15日,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深圳一名货拉拉司机死亡,经公安调查并非他杀而是猝死,货拉拉差点再次被拉入舆论的漩涡。

2个月前,一切还欣欣向荣,刚刚融资15亿美元的同城货运平台货拉拉,一度传出可能上市将近。

货拉拉“高速狂奔”故事的拐点,发生在长沙女孩跳车案后。偏离航线,野蛮生长的货拉拉被迫按下暂停键,系统困局中的货拉拉司机与用户引起行业反思。当外界在唏嘘人命的同时,背后是平台经济给市场敲响的一记警钟。

不可否认的是,平台经济已成为我国共享经济中最大的部分,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2020年我国提供生活服务的共享经济规模为16175亿元。

同城货运这片蓝海市场,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货拉拉已成为“领头羊”。截止2020年11月,货拉拉拥有48万司机群体和720万月活用户。“多拉几趟,轻松过万”,每位加入货拉拉的司机都曾被这句广告语所吸引。然而,“月入过万”就像是一个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却出不来。

来自安徽的李师傅,今年33岁,在义乌开货拉拉。“花14万买了辆大通v80,没想到一个月只赚了五六千块钱。”

和李师傅一样,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全国各地的货拉拉司机似乎都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平台涌入的货车越来越多,我能抢到的单却越来越少”。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货拉拉调研分析报告》显示,仅有38%的司机对货拉拉平台感到满意。

“就像出租车司机一样,地图都在我们心里,我比导航更知道怎么走最近”,但是,如果不按导航走,我就会被投诉。“上下班高峰期我都不接单,十公里,五分钟到达,根本无法实现”。

会员费、准点率、跳单率、好评率。。。。。。构成了综合行为分,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就像是紧箍咒一样扣在货拉拉司机的头上,让人喘不过气。“我也不知道这些对抢单率影响的比重有多大,但行为分低,就是抢不到单”。

如今,平台经济的渗透率已经越来越高,外卖、出行、社区团购。。。。。。但这依旧是一个金字塔,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站在顶尖的人永远是少数。系统之下,平台经济带来的究竟是生活的稻草,还是算法的牢笼?‍

“一个投诉、迟到,要几十个准点和好评才能弥补”

 26岁,所在城市:西安,运营时间:两年,兼职

我有自己的工作,做生物科研的销售,货拉拉司机只是我的一份兼职,挣点外快。

西安的雁塔区有很多城中村,在这里,300块钱,可以租到一个单间。同等的条件,在小区里就要2000块,所以城中村是外来务工人员的首选,一个村子里能住几十万的打工人。

没电梯,人口多,巷道窄又多,进去难,出来也难。我的车是4.2米长的,城中村的搬家订单我最不愿意接。

另一方面,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小区的搬家订单,搬运费和卸货费又是一个大问题。平台的搬运费划分得很细致,但有些说法模棱两可。搬运、卸货费经常要我和客户一起协商,可就凭我一张嘴,完全没有说服力。除此之外,收费标准在软件上位置不明显,客户下单前会经常忽略搬运费收费标准。

为了节省时间,通常情况下,我都会给客户“搭把手”。但有的时候,就不是举手之劳这么简单了。

前天接到一个女孩的搬家订单,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6个箱子,7层楼,没有电梯,箱子里面都是书,花费我两个半小时。我一个人扛上7楼,全身湿透了。平台显示运费是41.2,搬运费是123,一共164.2。小腿疼了一周,累是累了点,但遇到这种“明码标价”的客户,订单进行得还算顺利。

采访对象供图

遇到不懂收费标准又难缠的客户,我也很少去费口舌。与其花时间解释收取搬运费,不如抢下一个单。毕竟对于司机来说,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多一个投诉多一个迟到,后面需要几十个准点和十几个好评才能弥补。

我要保证的,是我能抢到更多的单。从过完年到现在,98%的订单都不是搬家的订单。宠物狗、鲜花、水泥、鸡蛋我都拉过。我每个月可以免费抢5单,收入六七千,减去停车费、保险费、检车费、油费、保养费、修车费、平台费。。。。。。这也只能是个兼职。

货拉拉说他们只是“中介”,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司机和平台之间并没有雇佣关系,这也导致了司机没有任何福利。如果我的399元会员费到期了,我不续费了,我就和平台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我的车已经是4.2米了,但平台规定我只能接小面包车的单,这导致我接物流的单子很不合适,满满一车货也只能收小面包车的运费。反正我只是兼职,懒得计较这些。

如果平台制定的规则,对司机太不友好,司机都选择其他平台,那最终损失的还是货拉拉本身。

“接到线下订单,赚钱超过货拉拉平台上的6倍”

29岁,所在城市:武汉,运营时间:7个月,全职

对我来说,能自由自在地赚钱是最重要的事。

2011年,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我创业做了电玩城,当时和三个朋友合伙开店,后来行业没落,三个人赔了70多万。创业失败后,我徒步去西藏、云南、尼泊尔,换个环境让我和以前的事情告别。

2017年,我到长沙开了一个餐馆,收入一直不错,但最后没顶住疫情带来的损失,去年7月关门了。在物流公司朋友的介绍下,得知了货拉拉这个平台。对比滴滴的单单抽成,货拉拉是会员制,超过会员规定的单数,每单按15%抽成,叫做所谓的信息费。为了不抽成,我开通了最高等级的699超级会员,每天不限制接单数。

在我看来,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虽然是花最多的钱买了会员,但我努力跑几单就都回来了,不用心疼我每天的单费。

我已经有了一辆电动轿车,所以我在平台上每个月花4000块钱,租了一台中厢货车,合同为期一年。一方面,中厢货车起步价高,收益高,另一方面,在武汉,中厢货车可以进入市区,不受限制。

从去年9月份跑到现在,我都是线上线下同时进行,如果没有在武汉的固定客户,那我赚不到两万五。每次我都要和客户笑脸相迎,争取通过满意的服务,拓宽更多的客源。线下的订单会参照平台的收费标准,上下浮动一些,但也比没有单子强。

今年春节前,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我在平台上接了一个企业单,货物是一家医院的春节物资。当时,我一辆4.2米的中货车没装下,客户嫌平台下单麻烦,让我自己再找一辆货车,费用由我们商议决定。对于我来说,我是很乐意的。在平台上,二三十公里的单子,运费180,加上整车的搬运费,最多也就300块钱。但那一单,我赚的钱超过平台上的6倍。

货拉拉最大的好处,是自己给自己当“老板”,车子我说了算,上班时间我说了算,接不接单我说了算。

即便这样,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我从来没有把货拉拉司机当作一个长期的工作,一年后,我就要另谋稳出路了。

33岁,所在城市:义乌,运营时间:30个月,全职

对于像我这种文化水平低,没有一技之长的人来说,货车司机门槛低,有驾驶证就能上岗。我花14万买了一辆大通v80,但没想到,每天除去油钱和车贷, 就能赚200多块钱。

采访对象供图

每个司机入驻平台,需要交1000元的押金和300多的培训费。所谓的培训,是一大帮司机坐在一起,听几个人简简单单讲十几分钟,对我这个十多年驾龄的人来说,用处不大。但培训费是强制的,如果我不接受培训,在平台上的账号就无法接单。

我们一行十几个好朋友,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都在做货拉拉司机。以我们的认知水平,可以看出义乌现在的货拉拉市场,是典型的车多单子少。拿义乌工业园区举例,有上百辆车在等着抢一个单,百分之一的概率,让我们很头痛。可是面对已经饱和的司机人数,平台依旧在无限地招新司机。

一天一包烟,4L保温水是我的标配。早上七点出车,晚上十点收车,时间不固定,遇到长途就通宵都是常事。

在这两年半的工作中,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作为司机,我主要赚的是运费,但却被准点率困扰,因为抢单的成功率与我的准点率直接挂钩。遇到上下班高峰期,十公里,想要五分钟到达出发地,是根本做不到的。这一点和外卖员很像,差一个路口,一个红灯,几百米,都不行。

有时,我到客户的距离,比客户到目的地的距离还要远,平台为什么会派这么远的单,时间给的那么少,我们想不通。我向客服申诉,客服只说是大数据算法推荐的,并非人工操控。

同时,平台难以标准化。在义乌,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没有上线等候时间计时功能。据我了解,别的城市都是从装货开始计时,装货40分钟内免费。超过40分钟,每15分钟收10块钱,费用由客户承担,有明确的等候时间显示,可我这却没有上线等候费计时这一功能,这很容易造成司机和客户之间的矛盾。

对于我来说,时间就是真金白银。我不愿意收超时费,划不来。

“收入一年不如一年,混不下去就改行了”

28岁,所在城市:重庆,运营时间:四年,全职

我15岁就出来打工了,去过各种工厂,也去过工地搬砖,如今是做货拉拉的第四年,从最开始的长安小货车换成现在4.2米长的中厢货车。

很明显的一个现象是,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今年过年后,单子就不好做了。一般我早上8点起床出门接单。有时候在车上坐一天,也未必能抢到单子。

去年7月24日,是我跑货拉拉以来,做过最大的一单,货物是价值30万的二手高级音响。从重庆到佛山,1200公里,老板急要,我自己一个人开了18小时没停,那一单,算上过路费,有7737块钱。

采访对象供图

这么远的距离,我不可能空着跑回来,用另一个平台“货车帮”又配了一车货,这些平台哪个能赚钱就跑哪个。

那单结束后,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我休息了两天,脚踩刹车都是抖的。

去年的疫情,很多商铺老板的生意不好做,货拉拉司机门槛低,很多人就加入进来了。除此之外,399元的高级会员费今年涨价到599元,让我的压力大了很多。

因为前段时间的安全事件,货拉拉车联网设备“安心拉”正在长沙试运行,我们这还没有上线。管不管用我不知道,但以我的经验,未来平台会强制司机收费安装的。

货拉拉司机的车,就是行走的广告牌,每个车都有车贴,贴有货拉拉的广告语“拉货就找货拉拉”。司机每个月要拍照审核,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平台监测方必须要看到营运车辆上的广告车贴,否则就要被平台罚款,审核不通过要扣200元保证金。如果车贴损坏,要扣除100元保证金,换成新车贴。

现在的收入,一年不如一年,我和周围的人都是能混就混,混不下去就改行了。

“699元超级会员不限接单量,下月要涨到1099”

33岁,所在城市:广东普宁,运营时间:四个月,全职

去年12月,是我加入货拉拉的第一个月。

刚加入时,能明显感觉到抢单容易一些。12月是每年货运市场的旺季,那个时候,一天能有6单左右,当时我开通了699超级会员,每天不限制接单数量。

但后来,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单子越来越难抢,除了普通单子外,还遇到了很多备注单,两个时辰会有四五单。备注单是客户在下单前备注信息,比如谁的货,拉多少,司机在抢单之前需要先阅读,5秒钟后才可以抢单。5秒钟后,我还没用手划,单子就被别人抢走了。感觉这并不是手速问题,98%的备注单都抢不到。

平台没有单,出去也是浪费油。没抢到单的时候,一个小时没动静;抢到单的时候,几分钟就响一次。

作为货拉拉最早北上的重镇,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广州和深圳的起步价很高,能达到50元,而且每公里一直都是4元。但普宁这个地方,计费方式十分复杂。拿我的柳州小货车为例,我们起步价是5公里以内45元,第6公里开始20公里,每公里加3.6元,但从第21公里开始,又降价到每公里2.6元一公里。。。。。。

新会员费也涨价了,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老司机下个月买会员也会涨。借钱买的小货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本。

采访对象供图

年初是行业的淡季,从除夕到现在,我只在平台接到了一单。现在,索性把平台超级会员关了。按着现在的规定,我这种老司机能再交一个月699的会员,下一个月就要涨到1099了。

希望等到清明节之后,单子能多一些。

结语

就像有媒体报道外卖平台“杀熟”用户一样,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不少司机们怀疑货拉拉也在利用算法“杀熟”司机。

根据第三方平台显示,截止到3月15日,货拉拉的投诉数量为3391条。司机与平台信息不对称,行业难标准化、司机与用户的矛盾、肉眼可见的监管问题,货拉拉似乎正朝着“货运富士康”的方向走去。

如今,货拉拉仍在大规模地招募新司机入驻平台,司机的保证金和会员费,以及租车卖车服务,是货拉拉营收的主要来源。

眼下,正值同城货运市场的新风口,货拉拉、滴滴货运、快狗打车、满帮都相继获得了新的融资。但实际上,有专家学者表示,对比国内高度集中的快递市场,货运市场相对分散,无论是市场规模、商业模式、还是服务,目前同城货运还没有一家企业顺利脱颖而出。

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曾说,

僧多粥少、会员涨价,货拉拉司机想逃离。

“公司想要做的长,口碑很重要”,不知道现在的货拉拉,口碑是否是周老板满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