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的51Talk也有烦恼家长热情难掩资本冷淡

盈利的51Talk也有烦恼家长热情难掩资本冷淡

AI 财经社 哈力克

编辑|郭璐庆

吃晚饭前,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9岁的夏新完成了一节1对1在线英语课。

这种时长定在25分钟的一堂课,夏新每个月至少要上16次,要是遇到喜欢的外教,上课次数往往20+。

2018年,夏新从VIPKID转向51Talk。三年间,夏新一共买了两个课程包,最近一次购买是在去年年底,总花费不到3万,夏新的妈妈林袁估算,这次购买的课程包足够夏新上三年。

像夏新这样的付费学员,据51Talk统计,超35万名。学员的学费共同堆起了51Talk的营收,51Talk也由此实现连续五个季度现盈利和2020年全年度盈利。

虽然跟动辄上十亿元的营销费用相比,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其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只有1.47亿元,但在在线教育赛道上,却是第一家全年盈利的。

不过奇怪的是,即便51Talk拿到这样的成绩,在资本市场似乎并未看到水花。3月5日,51Talk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后,其股价报收于28.82美元/股,上涨6.34%。不过在下一个交易日就几乎吞掉之前的涨幅,报收23.61美元/股,跌幅达4.88%。

面对资本冷淡,51Talk首席财务官徐珉向AI财经社表示,短期内的股价波动无法精准反映一家上市公司的现状或者未来。“股价,并非是做商业和战略决定的绝对衡量标准。”

但是,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不可否认的是,从2020年3月起,51Talk的业绩就经常与股价背离:当业绩有好消息时,股价却没有应声上涨。对51Talk而言,业绩与股价之间,有一道深深的鸿沟。

菲教和下沉:51Talk利润法宝

3月5日,“在线教育赴美第一股”51Talk(COE.US)公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51Talk营收为5.351亿元,比去年同期的3.972亿元增长34.7%;归母净利润为3180万元,而去年同期为80万元,增长超38倍。

2020年全年,51Talk营收20.541亿元,同比增长38.97%;实现归母净利润1.47亿元,去年同期归母净亏损1.044亿元。

当其他在线教育企业还在不惜亏损疯狂烧钱来争夺市场时,51Talk2020全年的营收、净利润双双增长,并实现全年盈利——学员正是最关键的因子。

截至2020年前三个月,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51Talk学员为35.38万,比去年同期的25.72万增加了37.6%,2020年全年,新的付费学生同比增长60.0%。学员基本盘的扩大意味着拥有了稳定的营收来源和更多的现金流,这对于时刻处在烧钱模式中的教育行业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能吸引消费者青睐51Talk的,菲律宾教师(下列简称“菲教”)功不可没。

从财务报表来看,2020年,51Talk收入主要来源于四个板块:K12大众市场一对一、K12小班课程、成人教育、K12美教一对一。其中,来自于后三者的营收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而来自K12大众市场一对一的营收却一枝独秀,实现56.7%的增长,达到了17.7亿元的规模,深挖原因,便是由菲教组成,课程价格便宜。

据51Talk客服人员介绍,51Talk平均一学年的学费是6599元,平均一节菲教课40元起。

“51Talk在各个方面不算特别突出和优秀,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但是它就胜在性价比高。” 据林袁计算,平均一节菲教课的价格在36元左右,而51Talk的美教课价格则要高于VIPKID。“即便是高频率上课的情况下,大家不会有经济上的压力。”

高性价比的背后,是以兼职为主的外教团队和较低的薪资成本共同撑起了51Talk菲教课的价格优势。

据徐珉统计,51Talk现在大概有近3w名菲律宾外教。51Talk招股书显示,2015年菲教的月平均工资为197.8美元,而国内竞争对手招聘的北美外教的平均工资为1616.6美元。菲教的薪资成本只有后者的八分之一。

51Talk创始人也曾对外表示,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130元左右的一节美教一对一课程,课程收入有八成要用来支付老师薪资,毛利率只有20%,而一个菲教的薪资成本只有美教的四分之一,毛利率能达到70%。

比同行低出不少的人力成本在拉高毛利润的同时也降低了菲教课的价格。虽然,一些菲教被贴上“发音不地道”的标签,但是在关注性价比,不苛求发音的下沉市场中,51Talk的菲教比美教更受欢迎。

资本的冷淡

从2016年流血上市,到1V1模式遭市场看空,再到后来通过菲教打入下沉市场,51Talk打破了在线教育企业无法盈利的局面,在这点上,算得上是一家领先同业的公司。但令人奇怪的是,其在业绩上的突破并未能延续到资本市场中,股价并未因为业绩而出现大幅度上涨。

行情显示,2016年至2019年间,51Talk股价总体处于下行通道中,最低曾下探过3.68美元/股,2020年2月份,其股价最高触碰到37.19美元/股。紧接着,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51Talk的股价开始跌落,近一年中,其股价在32美元和17美元的区间内震荡。

2020年9月8日晚间,51Talk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净利润为3280万元,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同时,51Talk宣布为期一年的股份回购计划,拟于2020年9月8日至2021年9月7日期间,用现有现金余额回购最高2000万美元公司股份。

不过,即便有公司回购股票以提振资本市场信心,但是,经过一个季度的上涨后,步入辛丑年,其股价开始回落。

3月5日,51Talk发布的利好财报也未开启股价上涨的趋势。尽管当日其股价收报于28.82美元/股,上涨6.34%。但在下一个交易日,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就几乎吞掉之前的大部分涨幅,收报23.61美元/股,跌幅达4.88%。看来,资本市场对51Talk还并未满意。

“基于我们的战略计划、市场竞争以及格局,我们向董事会申请了2000万美元的收购计划,目前已经回购了大概600万美元左右。” 徐珉向AI财经社表示。此外,他还称,公司将把主要精力专注于主业,目前预计不会有回国上市这样的大动作。

盈利了,然后呢?

作为第一家全年盈利的企业,51Talk实属不易,但是其本身也有一些问题值得关注。

低利润率是一大隐患。据财报数据,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在2019Q4-2020Q4期间,尽管51Talk有所盈利,毛利率也不低,达到了70%以上,但其净利率为0.2%、10.43%、6.64%、5.87%和5.9%,利润微薄。

此外,从2020年开始,51Talk的营收增速出现下滑趋势,从最高超52%的增速放缓到了最低近31.8%。对此,徐珉向AI财经社解释称,是因为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51Talk课耗量有了较大提高,而到了2020年下半年,课耗量回归到了正常水平。

先不说与相比,51Talk增速不及后者三分之一,单单从“异常”回归到“正常”,51Talk增速就被抹掉了逾20%的增速,这数字与2019年第一季度的增收增长率相差无几。这是否意味着,疫情来带的红利,对51Talk来说,来的快,去得也快,并未能牢牢抓住?若是如此,那么未来还能否继续保持盈利状态,将具有不确定性。

转化和留存率低是在线教育行业存在的通病,企业需要不停地大量砸钱搞营销战术来提高用户存量,这也就导致其获客成本和营销费用高企,吞噬掉不少收入。

据财报数据,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2020年,51Talk的营销费用达10.35亿元,比去年的7.9亿元增加了31%,占其营收的一半以上。节节升高的营销费用也从侧面反映出,过去一年,在线教育行业的“用户争夺战”异常激烈,除了老玩家忙着稳固地盘外,仍有新玩家入局开疆拓土,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的入场,给原本就处在白热化竞争阶段在线教育行业再添了一把柴火。

可以看到,目前,在线教育的“战场”还远未出现“停火”迹象,未来,行业烧钱的状况将持续。51Talk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将卷入其中,若其营销费用继续猛涨,将对利润形成侵蚀。

2018年3月,51Talk发布品牌战略,无忧英语承载其成人业务,51Talk将全部业务重心转向K12青少儿人群。此后,51Talk市场高级副总裁任剑在一次媒体分享会上指出,对于51Talk来说,下沉市场接下来最大的机遇是两端,即3到5岁和12岁以上,“如果我们发力,一定会在低幼市场这一块。”

在3月5日发布的财报中,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51Talk宣布已经完成对GKid的收购。后者通过互动动画和图画书为儿童提供AI在线英语课程。51Talk表示,此次收购针对3至8岁的人群。“将准备推出AI课程,除了单独提供AI启蒙课之外,还会把AI技术运用到现有课程中。”徐珉向AI财经社介绍。

显然,收购后对新公司的对接管理以及课程研发也是一笔不容忽视的费用,何况,针对低幼阶段的AI课程在各大教育品牌中很常见,对于现在才入场的51Talk来说,通过AI课又能得到多少红利呢?

目前,51Talk的教学模式主要以1对1为主。虽然这种模式能够增强互动并提高学员学习体验,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但对企业的师资力量有着更高的要求,并且不容易大规模复制,其人力成本并不会随着学员人数的增长而被大幅度摊薄。需要精耕细作的1对1模式是否只能小而美还是可以扩大规模跑出稳定的盈利,还有待市场验证。

同在3月5日,跟谁学公布了其2020财年第四季度及2020财年全年财务报告,报告显示,跟谁学2020财年Q4营收为22.11亿元,同比增长136.5%,归母净亏损6.27亿元。2020财年全年实现营收71.25亿元,同比增长236.9%;归母净亏损13.93亿元。营收增加,但因为营销费用猛涨,其亏损也随之增大。

一边是实现全年盈利的51Talk,另一边是“盈利神话”破灭的跟谁学,尽管两者属于不同的细分赛道,但是其用户都有重叠的部分,吃的都是在线教育这口饭。面对这种一盈一亏的局面,

文|AI 财经社 哈力克

这不禁让人发问:经历了疯狂烧钱的在线教育,真的等来春天了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夏新、林袁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