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会满:注册制不意味放松审核 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

易会满:注册制不意味放松审核 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

王鑫

“在IPO现场检查中出现了高比例撤回申报材料的现象,

炒股就看,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易会满重磅发声!注册制不意味放松审核,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为IPO撤回潮重要原因

并不是说这些企业问题有多大,更不是因为做假账撤回,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少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易会满表示。

3月20日,中国高层发展论坛在北京开幕,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就注册制改革、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等议题在圆桌论坛上发表了主旨演讲。

“注册制绝不意味着放松审核要求。现在科创板、创业板发行上市,交易所都要严格履行审核把关职责。证监会注册环节也将对交易所审核质量及发行条件、信息披露进行把关并监督。”易会满称,

炒股就看,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易会满重磅发声!注册制不意味放松审核,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为IPO撤回潮重要原因

由于股票公开发行涉及公众利益,全球主要市场都有比较严格的发行审核及注册的制度机制和流程安排,美国监管机构有庞大的专业团队分行业开展审核工作。香港交易所和证监会实行双重存档制度,均有审核,只是侧重点不同。

与核准制相比,注册制强调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精简优化发行条件,将核准制下发行条件中由投资者判断事项转化为更严格、更全面深入精准的信息披露要求。

但注册制仅有信息披露就足够了吗?易会满表示,仅仅靠形式上的充分披露信息还不够,中国股市有1.8亿个人投资者,必须从这个最大的国情市情出发来考虑问题,“证监会始终强调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完整,在审核中对信息披露质量严格把关。同时,证监会还要考虑板块定位问题、是否符合产业政策等等,这是当前阶段的必要务实之举。”

从核准制到注册制,保荐机构、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角色也随着发生变化。核准制的首要目标是提高发行人上市的“可批性”,

炒股就看,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易会满重磅发声!注册制不意味放松审核,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为IPO撤回潮重要原因

即力争通过审核;注册制则是要保证发行人的“可投性”,也就是能为投资者提供更有价值的标的,这实际上提高了“看门人”的要求。

不过,易会满指出,中介机构暂时还没有适应注册制。

“最近,在IPO现场检查中出现了高比例撤回申报材料的现象,据初步掌握的情况看,并不是说这些企业问题有多大,更不是因为做假账撤回,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少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从目前情况看,不少中介机构尚未真正具备与注册制相匹配的理念、组织和能力,还在‘穿新鞋走老路’。”

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2021年已有86家企业的IPO终止审核,其中创业板47家,科创板29家,主板10家。从终止审核的原因来看,其中70家企业系主动撤回了首发申请。在中证协1月31日抽中20家首发企业现场检查中,

炒股就看,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易会满重磅发声!注册制不意味放松审核,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为IPO撤回潮重要原因

其中16家企业主动撤回了IPO申请,撤回比例高达80%。

易会满表示,证监会正在做进一步分析,对发现的问题将采取针对性措施。对“带病闯关”的,将严肃处理,决不允许一撤了之,证监会将进一步强化中介把关责任,督促其提升履职尽责能力。

近期,市场对IPO排队现象比较关注。截至3月14日,A股IPO在审企业合计470家,其中创业板253家、科创板105家、主板68家、中小板44家。截至同日,A股IPO过会但未获批文企业合计254家,其中创业板120家、科创板81家、主板44家、中小板9家。

“要实现资本市场可持续发展,

炒股就看,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易会满重磅发声!注册制不意味放松审核,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为IPO撤回潮重要原因

需要充分考虑投融资的动态积极平衡。只有一二级市场都保持了有序稳定,才能逐步形成一个良好的新股发行生态。当前,我们正按照优化服务、加强监管、去粗取精、压实责任的思路,充分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积极创造符合市场预期的IPO常态化。”易会满表示。

易会满在圆桌论坛上表示,从中国资本市场目前外资参与情况看,持股市值和业务占比均不到5%,这个比例在成熟市场中并不高,证监会将坚持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对机构设置,开办业务、产品持开放支持的态度。

“当前要注意两方面情况,一是防范外资大进大出。对于资本正常的跨境流动,

炒股就看,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易会满重磅发声!注册制不意味放松审核,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为IPO撤回潮重要原因

我们乐见其成,但热钱大进大出对任何市场的健康发展都是一种伤害,都是要严格管控的。二是妥善处置中概股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在寻求与美方相关监管机构加强合作,多次提出解决方案,但始终未得到全面的积极的回应。”易会满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