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6亿元的迷你ST公司迎新掌门 退市新规留活路

市值6亿元的迷你ST公司迎新掌门 退市新规留活路

原标题:市值6亿元的迷你ST公司迎新掌门,退市新规留“活路”?

业绩大概率连续三年亏损、市值仅6亿元,

原标题:市值6亿元的迷你ST公司迎新掌门,退市新规留“活路”?

这样经营惨淡的ST公司也“不愁嫁”?

据3月19日公告,原“长城系”三驾马车之一的迎来新的董事长。这意味着,今年2月通过表决权委托方式入主的山西振兴生物药业有限公司(简称“振兴生物”)正式掌控了*ST长动董事会。走马上任的新任董事长为任彦堂,曾任振兴集团财务副总经理、振兴生物监事。

权力更替的局面早已定下。今年2月8日,*ST长动的控股股东浙江清风原生文化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赵锐勇与振兴生物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

凭借该协议,振兴生物获得了上市公司19.47%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协议生效后,

原标题:市值6亿元的迷你ST公司迎新掌门,退市新规留“活路”?

*ST长动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史俊杰。3月初,*ST长动宣布董事长陈铁铭以及其他6位董事会成员集体辞职,山西振兴接管了公司董事会。

振兴生物背靠山西知名民企振兴集团,后者曾是振兴生化(现名)的控股股东。接盘*ST长动的振兴生物称,将积极解决上市公司违规担保、财务危机以及可持续发展问题,以增强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及持续经营能力,维护广大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利益。

不过,截至目前,清风公司及赵锐勇持有的股份被质押、冻结及轮候冻结,存在被法院拍卖、变卖的可能。因此,振兴生物本次入主并未支付交易对价。对此,

原标题:市值6亿元的迷你ST公司迎新掌门,退市新规留“活路”?

公司也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做了说明。

令外界困惑的是,陈铁铭掌舵的老牌资本劲旅“大洲系”为何会轻易让出“操盘权”?

据查,“大洲系”2017年进驻*ST长动,通过持续举牌及司法竞拍等方式,合计持有上市公司逾14%的股份,3年间累计耗资约2.7亿元,账面浮亏近2亿元。

因原实控人赵锐勇资金链断裂,其对*ST长动的控制权摇摇欲坠。在此局势下,2020年12月,陈铁铭领衔“大洲系”成员进驻了*ST长动董事会,上市公司办公地址也由杭州迁往“大洲系”所在地厦门。外界一度认为,“大洲系”已实际掌控了*ST长动的实控权。

但赵锐勇似乎不甘心就此出局,找来山西资本振兴生物入主操盘。就在振兴生物与“大洲系”的股权争夺战一触即发之际,

原标题:市值6亿元的迷你ST公司迎新掌门,退市新规留“活路”?

双方却意外选择了和平让渡。

“折腾不起了!这应该是双方妥协的结果。深套其中的‘大洲系’或许也没有好的办法来拯救上市公司,将控制权交由振兴生物来运作也是一种选择。毕竟,大家的想法都是要盘活上市公司,获得利益最大化。”市场人士认为。

不过,*ST长动眼下境况惨淡。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

原标题:市值6亿元的迷你ST公司迎新掌门,退市新规留“活路”?

*ST长动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5亿元,归母净利润在2018年、2019年已分别亏损4.49亿元、4.08亿元的状况下,根据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度仍将亏损1.7亿元至2.3亿元。

目前,公司游戏、动漫主业基本停滞,上市公司及实控人赵锐勇分别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不幸中之万幸是,虽然*ST长动的业绩大概率将连续三年亏损, 但不会被暂停上市。2020年修订后的退市新规,取消了暂停上市的环节。因此,*ST长动大概率依旧会待在ST阵营,仍可交易。

“退市新规确实给个别原本会暂停上市的公司留了个‘活口’,这也给了*ST长动这样的公司最后一点资本运作的空间。”投行人士指出,

原标题:市值6亿元的迷你ST公司迎新掌门,退市新规留“活路”?

“但新规也进一步缩短了退市流程,将财务类退市指标的退市流程缩短至两年,ST公司如果今年不恢复主业造血功能,退市的风险很大。”

从二级市场看,伴随着实际控制人更迭,*ST长动今年2月初开始出现一波明显的上涨,区间最高涨幅近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