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视科技冲刺AI第一股 三年多亏损近143亿

旷视科技冲刺AI第一股  三年多亏损近143亿

本报记者/曲忠芳/李正豪/北京报道

在冲刺港股IPO失利一年多后,

本报记者/曲忠芳/李正豪/北京报道

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旷视科技”)向A股科创板发起新的冲击。

3月12日,上交所官网显示,旷视科技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CDR)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已获受理。根据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旷视科技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53亿份CDR,拟募集60亿元资金。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自2017年至2020年9月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累计亏损额为142.50亿元。对此,旷视科技方面表示,公司尚未盈利及存在未弥补亏损,主要原因是优先股以公允价值计量导致的账面亏损,以及公司正处于发展期,投入大量资源用于研究创新及市场开拓。在2017年、2018年、2019年里,旷视科技的研发投入分别为2.02亿元、6.06亿元、10.35亿元,而2020年前三季度,研发投入超过7亿元,研发人员超过1400人,在员工总数中的占比超过52%。

事实上,

本报记者/曲忠芳/李正豪/北京报道

旷视科技冲击科创板在业界看来并不意外。一方面,包括旷视科技所在的计算机视觉赛道在内的人工智能领域,属于战略新兴行业,因研发投入成本巨大,前期依赖股权融资发展起来的AI独角兽迫切需要从二级市场打开募资通道;另一方面,前有旷视科技冲刺港股失利的经历,政策相对宽松、投资热情不减的科创板,已越来越成为AI企业IPO的首选。

持续亏损,研发投入逐年增长

旷视科技在招股书中对自身的定位是“一家聚焦物联网场景的人工智能企业”。2017年、2018年、2019年,该公司的营收分别是3.04亿元、8.54亿元、12.60亿元,而归属于母公司的净亏损分别是7.7亿元、28.0亿元、66.4亿元。2020年1~9月,总营收为7.2亿元,净亏损为28.5亿元。不难计算,旷视科技在2017年至2020年9月不到4年的时间里亏损总额超过130亿元。根据旷视科技方面披露,

本报记者/曲忠芳/李正豪/北京报道

截止到2020年9月末,该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142.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旷视科技重点强调了自身的研发投入力度逐年加大。2017~2019年三年里,旷视科技的研发投入分别超过2亿元、6亿元、10亿元,分别占当年总收入的66.5%、70.9%、82.2%。而2020年前三季度里,该公司的研发投入超过7亿元,在总收入的占比达到了104.16%。

从营收结构来看,旷视科技重点深耕的三大赛道,即消费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其中,消费物联网是2012年——旷视科技成立的第二年开始进入,包括云端SaaS和移动终端两类,贡献了近三成的收入;2015年起公司开始布局城市物联网业务,在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占比超过64%;而供应链物联网始于2017年,重点切入的是供应链中的物流环节(其他两大环节是生产、零售),目前营收贡献占比约在7%。

除此之外,

本报记者/曲忠芳/李正豪/北京报道

旷视科技主营业务毛利率年度波动较大,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前9个月,毛利率分别是50.96%、62.23%、42.55%及44.24%。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8月时,旷视科技曾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但约两个月后包括旷视科技在内的28家中国公司被列入美国“实体清单”,随后IPO事宜被搁浅,旷视科技遂放弃了赴港IPO。

此番,旷视科技转而冲刺科创板。相比于一年前,从扩大现场检查范围和力度等政策风向来看,科创板的监管力度趋严。自今年1月以来,已有20多家申请企业的IPO申请处于终止状态。另外,同样以计算机视觉技术起家的依图科技,据3月11日上交所的消息,已“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AI商业落地竞赛,

本报记者/曲忠芳/李正豪/北京报道

前景待考

众所周知,旷视科技与商汤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均是以计算机视觉技术起家,在旷视科技提交IPO申请之前,云从科技、依图科技的IPO招股书也披露了各自的业务模式及财务状况。《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对比发现,三家AI独角兽招股书里介绍的业务模式不尽相同,但其所讲的“故事剧本”类似,比如核心技术团队出身好、高学历员工占比高、营收逐年大幅增长、研发投入大,短期内无法盈利。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机构人士告诉记者,对于AI独角兽来说,现在上市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前不久通过的“十四五规划”中提出加强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新一代人工智能”被置于“科技前沿领域攻关”栏目的首个位置,与此同时,很多政策资源也在向AI领域倾斜。除了政策“红利”之外,像旷视科技成立10年了,按照股权投资的一般规律,已到了回报的时候,AI企业也迫切需要靠二级市场募资“补血”。自2020年科创板“AI芯片第一股”上市以来,AI领域的投资热情未减,整体环境较好。同时,

本报记者/曲忠芳/李正豪/北京报道

证监会对科创板的监管力度也在强化,“AI企业必然要抢着赶紧上市募资”。

记者注意到,旷视科技在招股书中约有84次之多提到了人工智能的商业化“落地”,而商业落地也成为摆在AI独角兽面前的最大考题。

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艾媒咨询的数据,中国有高达42%的企业应用计算机视觉相关技术,2019年中国计算机视觉行业市场规模达450亿元。随着计算机视觉技术日趋成熟,计算机视觉在泛金融、消费电子、互联网娱乐、医疗影像等领域的应用将不断深入,预计到2021年中国计算机视觉的市场规模可达1120亿元,2017年至2021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1.45%。

如何衡量AI企业的商业落地是否成功?在谦询智库合伙人龚斌看来,说某个公司在某个领域或行业里实现了AI技术的落地,那么它的产品及服务一定是能够在生产环境交付的,且能规模化复用,并且对企业客户有实际的降本增效作用,而不只是停留在表面或科研层面。

针对AI技术的商业落地问题,旷视科技方面给出的解答是,目前公司已构建起软硬一体化产品体系,它并不是简单的“软件+硬件”叠加概念,两者之间不是分裂的,而是强调“软件+硬件”的协同设计和联合优化。更为重要的是,

本报记者/曲忠芳/李正豪/北京报道

软硬一体化产品体系渗透了各主营业务板块。在成长空间巨大的AIoT(AI+IoT,人工智能+物联网)领域,旷视科技深耕三大赛道,先后进入消费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自2017年至2019年,三大主营业务均实现了翻倍甚至数倍的增长幅度。尽管如此,旷视科技深耕三大主营业务,距离实现业绩扭亏、证明自身的盈利能力显然还有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