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不起电了?欧洲能源危机警示世界

用不起电了?欧洲能源危机警示世界

欧洲正在经历一场由市场、地理和政治等一系列因素引发的“风暴”:飙升的能源价格引发电价暴涨、从而导致工厂停工和食品危机、加剧通胀压力、引发对能源政策和绿色能源转型的质疑……而随着供暖季的临近,这场“风暴”不仅丝毫没有减弱迹象,还在加剧欧洲人过冬的恐慌。美国《拉斯维加斯评论报》日前在一篇社论中写道:“短缺的电力与飞涨的电价——第一世界的欧洲国家正在与一个第三世界国家才会面临的问题做斗争。”

天然气价格像坐“火箭”

在刚刚过去的9月,欧洲许多国家的民众都收到了令人咋舌的电费账单,不但消费者难以接受,各国政府也措手不及。荷兰所有权转让中心(TTF)批发电价为每兆瓦时74.15欧元,比3月份高出4倍;在西班牙和葡萄牙,9月初平均批发电价大约是半年前平均价格的3倍,为每兆瓦时175欧元;在英国,批发电价已经上升到过去10年平均水平的10倍以上;在德国,电价已经超过了2008年的最高峰。

飞涨的电价背后,是国际市场天然气价格的飙升。今年以来,国际市场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涨,过去9个月时间里,TTF的天然气合约价格从每兆瓦时16欧元飙升至每兆瓦时98欧元,不到一年时间上涨了6倍。而进入9月以后,天然气价格更是像坐火箭一样飞涨,10月5日创下每兆瓦时116.02欧元的历史新高。尽管在俄罗斯总统普京6日表态俄罗斯将增加欧洲天然气供应后,7日的TTF价格较前一日下跌约10%,但每兆瓦时96.58欧元的价格,仍表明天然气价格将在高位运行。

国际市场天然气价格上涨的背后,是全球天然气供需不平衡。在需求端,欧亚大陆在今年经历了异常寒冷的冬季和偏冷的春天,增加了用于取暖的天然气需求;欧洲、美国和澳洲等地在夏季经历罕见高温天气,也加大了用于制冷的能源需求。全球经济进入复苏通道,也成为能源需求增长的推手。

但在供给端,2020年全球共产出约3.8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较2019年下降3.3%。除了卡塔尔正在推进大规模天然气出口项目扩建,全球几乎没有新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项目获批。在过去几年,全球LNG供应量每年都会增加3000万吨至4000万吨,而2020年至2021年只增加了1000万吨左右,出现供给缺口。在这种情况下,天然气价格上涨不可避免。

陷入电价上涨恶性循环

天然气价格上涨背后,还有更复杂因素。天然气被欧洲各国视为能源转型的桥梁,近年来需求快速增长。2014年,欧盟天然气需求为4000亿立方米,2019年上升到了4700亿立方米。2020年与2021年的数据尚未确定,但仅以德国为例,即使在不需要暖气的今年4月,德国天然气消费量已比去年同期水平高出了60%。在英国,目前85%的家庭取暖依赖天然气,一半发电能力也要靠天然气;意大利40%的发电能力依赖天然气,其中一半需要从俄罗斯等国进口。同时,受今年价格持续增长的影响,欧洲今年夏季的天然气储备跌至十年来最低水平,加剧了市场和民众的恐慌情绪。

欧洲非化石能源部门今年也表现不佳:受长期的少风天气影响,今年欧洲的风力发电量远远低于平均水平;挪威等地遭遇的罕见旱情,也令当地的水力发电产出减少,难以满足出口需求;英国国内的核电站进入维护,德国、瑞典等国在去核政策下持续关闭本国核电站……这种种因素都在推高欧洲对天然气的需求。

欧洲的气候政策本身也在推高欧洲的能源价格。对热电厂来说,他们原本可以在使用天然气和使用煤炭之间进行转换,不过使用煤炭需要购买碳排放许可。但是今年以来,在欧洲削减碳排放许可证数量改革的推动下,近期欧盟碳排放配额价格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并且预计在年内将继续上涨。较高的碳排放许可价格阻止了原本可能发生的气煤转换,从而推高了天然气价格。随着天然气价格最近飙升,尽管碳排放许可价格较高,但仍刺激了人们转向使用煤炭,这又进一步推高了碳排放许可的价格,从而形成了一个不断推高电价的恶性循环。欧洲新闻援引欧盟委员会的数据称,目前大约有20%的价格上涨可以归因于碳排放许可价格的增长。

“世界经济正与对化石能源的依赖脱钩”

高昂的电价正在带来更多麻烦。英国钢铁、化工等高耗能行业已经承受不起高昂的电费,纷纷停产止损。此外,英国两家大型化肥厂已经停工,而化肥厂的关闭或减产将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比如,二氧化碳是化肥厂的主要副产品之一,在食品和饮料行业、农业、医疗、核工业等众多行业扮演着重要用途,二氧化碳产量减少将对这些行业产生严重影响。

天价的账单、空荡荡的货架、黯淡无光的生活……这些无一不在挑动民众敏感的神经,也令包括欧洲在内的许多国家的气候政策和能源政策受到质疑。今年以来,风电、太阳能、水电等可再生能源在美国、欧洲和亚洲未能填补削减化石能源使用所带来的能源缺口多次引发关注,此次能源危机再度引发了民众对能源紧缺的恐慌,一些政治人物也在利用这种恐慌对能源转型提出质疑。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就将能源价格上涨归咎于欧盟为实现碳中和而采取的气候政策,指责“布鲁塞尔的官僚”是罪魁祸首。

但欧洲主流政治家、气候专家和气候行动倡导者则指出,能源市场的剧烈波动恰恰表明,国际社会应该更快地推动能源转型。国际能源署(IEA)署长法提赫·比罗尔此前就曾对欧洲议会能源和环境委员会表示,“将高能源价格解释为清洁能源转型政策的结果是不准确和不公平的”。欧盟委员会主管气候变化事务的副主席菲拉斯·提摩曼斯认为,对石油和天然气市场变化无常的正确反应,应是“保持甚至加快向更多可再生能源过渡”,“而不是放慢这一步伐”。

数据显示,随着技术进步,各种形式的可再生能源的生产成本正在快速降低。《华盛顿邮报》援引一份报告指出,由零碳排放源产生的电力有助于英国和欧盟减少数百亿美元的天然气账单。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主任贾森·博尔多夫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撰文称,政策制定者应该加速向清洁能源过渡,因为太阳能和风能的成本很大程度上是在项目建成时确定的,其价格不会受大宗商品市场波动的影响,可以有效减少价格波动。能源经济和金融分析所分析师汤姆·桑齐洛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称,“从长远来看,世界经济正在与对化石能源的依赖脱钩”,政策制定者和商业领袖必须掌握“化石能源行业‘有管理的衰退’”。

【原标题】海外网深一度:用不起电了?欧洲能源危机警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