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干新闻提供: 江西余干县文化馆项目完工8个多月,既不验收又不按工程完成量结算 建筑公司被欠900余万元

余干新闻提供: 江西余干县文化馆项目完工8个多月,既不验收又不按工程完成量结算 建筑公司被欠900余万元

余干新闻提供: 江西余干县文化馆项目完工8个多月,既不验收又不按工程完成量结算 建筑公司被欠900余万元

9月22日,余干县文化馆正在展出的书画作品。本报记者陈璋摄

近日,面对班组七八名农民工的讨薪压力,班组长何健一边耐心解释,一边再次垫了几万元给他们发放生活费。“工程完工8个多月都不验收,合同约定了按工程完成量支付,业主单位又不履行。总共900多万元的款项,每个月的利息都是一笔巨大资金,企业难以承受。”余干县文化馆、图书馆、美术馆布展工程承包方——长沙广大建筑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广大)负责人王国定无奈地表示,希望余干县相关部门尽早按照合同履行义务。

本报记者 陈 璋

1月完工款项至今未结清

9月23日,余干县文化馆内,灯光明亮,多幅书画作品正在展出。从文化馆穿过一条走廊,便来到县图书馆,书架上放满书籍,工作人员正在对一些设备进行调试。

据了解,作为县重点项目,余干县文化四馆(文化馆、图书馆、美术馆、博物馆)布展工程于2020年对外招标。同年9月,长沙广大以2065万元的价格中标,承接其中三馆(文化馆、图书馆、美术馆)的布展施工,并与发包方——余干县文广新旅局签订合同。

合同约定,该工程工期为90天,自工程施工人员进场之日起,每月按施工工程量清单价款70%支付进度款。工程竣工验收合格或工程交付使用一个月内付至工程完成量的95%;经审计部门审核后一个月内付至审计结算价的95%,质保金5%待质保期满后一个月内付清。

2020年9月20日,长沙广大进场施工,并于今年1月15日完成。王国定说,交付没多久,文化馆就陆续举办了一系列活动。“工程款方面,我们当时收到了合同价的70%,等待业主单位按照合同继续支付剩余的25%。”

可是一直到今年4月,长沙广大都没收到尾款。4月9日,长沙广大向余干县政府、县文广新旅局递交了一份《关于申请支付工程进度款的报告》,要求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剩余25%,即428万元;4月19日,长沙广大又提交了《关于申请项目竣工验收的报告》,请余干县文广新旅局组织相关单位检查核验。然而,两份报告均石沉大海。

“我后来再去找相关部门时,他们告诉我县文广新旅局局长临时空缺,县领导也在调整,等人员到位再商议。”王国定说,更让他难以理解的是,今年9月初在他重新递交的一份工程款支付报告中,余干县副县长戴红燕已经签字,但最后仍被告知“县里认为合同有问题,还要上会讨论。”

“合同都是盖章确认的,即使有问题,为什么等工程做完才说?现在既不验收,又不按照工程完成量支付,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更何况,除了合同价,我们还有500万元的增项款没谈,这是去年12月经过业主单位、审计单位和3名馆长签字同意的,会议纪要写得清清楚楚。”王国定担忧地说,在被拖欠的款项中,有30%是农民工工资,公司在尽力垫资支付后,还有150多万元工资没有支付。

合同争议双方各执一词

对于工程欠款问题,余干县文化局副局长史卫城解释,四馆呈“回”字形分布,实际上是一栋大型建筑,各个馆连为一体。尽管长沙广大承包的三馆布展工程大部分完工了,但博物馆的布展工程还有很多需要完善。“如果要验收,那要整体验收,连同外面的绿化等附属工程一起。”

对于合同内容的争议,史卫城表示,矛盾主要是围绕“工程交付使用一个月内付至工程完成量的95%”。一方面,该工程并未真正交付,馆内活动只是零星搞过几次,而且还有弱电工程、图书馆自助借还系统没做完。

另一方面,工程完成量的费用跟审计结算的费用可能不一致,后者往往会比前者低一些。“如果我们按照工程完成量支付了95%,后来审计结算价达不到,我们再找企业退款也不合适。”此外,对于500万元增项款,史卫城并未否认,“但县里还要对项目再进行了解。”

对于史卫城的说法,王国定回应,长沙广大签的合同仅针对文化馆、图书馆和美术馆,理应作为独立项目进行验收。“别人没做完博物馆项目,为什么要我们来承担后果?另外,他们催我完成扫尾工作,但我被拖欠了这么多钱,难以承受,拿什么施工?”

对此,北京炜衡(南昌)律师事务所黄健律师介绍,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关于加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有序推动企业开复工工作的通知》,要切实减轻企业资金负担,严禁政府和国有投资工程以各种方式要求企业带资承包,建设单位要按照合同约定按时足额支付工程款,避免形成新的拖欠。规范工程价款结算,政府和国有投资工程不得以审计机关的审计结论作为工程结算依据,建设单位不得以未完成决算审计为由,拒绝或拖延办理工程结算和工程款支付。

“当时施工合同审核通过,并达成了一致意见,就是合法有效的,双方应该履行合同约定,余干县文广新旅局不应该以其他缘由进行抗辩。关于工程实际完成量,如果存在争议,也可以找第三方进行鉴定。”黄健表示。

记者手记

积极践行“契约精神”

过完中秋又是年。每到这个时候,记者总会接到许多“欠薪”的反映。这其中,既有农民工讨薪难,也有企业工程款结账难。

近年来,不论是针对农民工还是企业,国家都出台了保障政策,要求相关主体单位不得以各种名义拖欠薪资和工程款,但问题为何屡屡发生?究其原因,一些主体单位的“契约精神”明显欠缺。有了合同不履行,履行过程又很艰难,最终导致该付的款到不了位。如今,我省正在全力优化营商环境,“契约精神”无疑是衡量一个地方营商环境的重要因素。各级党委政府应更加积极主动作为,切实履行承诺,坚决杜绝“怕慢假庸散”的办事作风,才能真正打造亲商爱商护商的良好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