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故事 | 陈如平:文化内生,使学校办得更像自己

中国故事 | 陈如平:文化内生,使学校办得更像自己

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眼前的陈如平,丝毫没有官员的架子,始终笑容可掬,睿智而平和。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2019年,他履新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而更广为人知的,是他自2016年4月发起的新样态学校实验。

履新之前,陈如平的头衔是中国教育科学院基础教育研究所所长。作为基础教育的把脉人,他对我国的中小学校有着更为透彻明晰的了解,更是中小学校长圈里的明星人物。

5年过去了,他发起的新样态学校实验区已有60个,加盟学校1200多所。这一发展速度出乎包括陈如平在内的很多人的意料。而当真正走进和了解新样态学校,就会发现,一切似乎又都在情理之中。

什么是新样态学校?新样态的“新”如何体现?在落地实践中,新样态学校实验给我们呈现了一幅怎样的图景?本期的中国故事带您走进陈如平和他的新样态学校实验。

1.“高耗低效”,当学生不再热爱和享受学校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轰的一声,学校炸飞了!”

这是根据80年代著名儿歌《上学歌》魔改的歌曲《炸学校》,虽然有恶搞的成分,但当陈如平无意中听到这首儿歌时,内心还是“咯噔”了一下。

“这首歌的广泛传唱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一些学生并没有真正把学校当成精神家园,当成享受学习乐趣的地方,而是对学校深恶痛绝。”陈如平说。

有观点认为,中国教育深陷“高耗低效”的“体力型教育”的泥潭。高消耗表现在师生时间投入量极大,教育成为拼体力、拼消耗的一种体力型劳动。低产出则是教师和学生发展不全面、不健康,畸形发展成为不少地方学校教育的一种常态。

对此,陈如平颇有感触。在走访基层学校时,他也发现一些学校在教育中充满功利性,只管知识与技能教育,管理粗放,只注重成绩和分数,教育教学的科学精神及其匮乏,不尊重教育规律,只相信“时间+汗水”。

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顾明远也曾旗帜鲜明地提出,要与五种反教育行为做斗争。哪些是反教育行为呢?如把学生分为三六九等,特别歧视所谓“差生”“后进生”;用暴力对待后进生;用非人性的标语口号督促学生拼命学习;在学习中提倡竞争;拔苗助长,对学生实行过度地教育,过早地对儿童加重学习任务,用沉重的学习负担剥夺其幸福的童年。

“教育的根本目的是育人,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人才。学校的职责是敬业爱生,促进每个学生健康成长。”顾明远说,反教育就是一种坏教育,学校、家庭、社会都要与之斗争,特别是学校,作为专门育人的阵地,更要坚决与之斗争。

陈如平也一直在思索,针对教育中存在的急功近利、揠苗助长、竭泽而渔、不讲科学的问题,如何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和加强学校的自主变革,引导学校走向内涵式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之路?

他认为,学校发展在思想理念、方式方法、手段策略等方面亟须进行深层次探讨和系统性变革。于是,新样态学校实验开始了。

2.至善致远,犹如清风拂面的新样态学校

2017年春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时任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教科局局长杜尚卫读到了一篇名为《打造学校课程新样态》的文章。这篇文章令他怦然心动,读来犹如清风拂面,而文章的作者就是陈如平。

在文章里,陈如平这样阐释新样态学校:“新样态学校”是一个高概念,旨在突破以往的学校发展方式,强调立足本土文化和自身基础,走内生式发展之路,创建纯生态、去功利、致良知、可持续的现代学校。

2017年初,陈如平依托中国教科院基础教育研究所发起成立了一个公益性的学校发展联合体——中国新样态学校联盟。

心动就要诉诸行动,几经辗转,杜尚卫联系上了陈如平,他所在的盐湖区顺利成为首批新样态学校实验区,先有18所学校参与新样态学校实验。

比盐湖区更早参与实验的是广东省深圳市盐田区。2017年1月,《深圳市盐田区新样态学校联盟实验区建设方案》出台,方案以打造“小而精,美而强”的盐田教育为愿景,在美丽校园、智慧教育、创新管理、课程再造、魅力课堂、家校共育等方面开展实践研究,努力打造区域优质教育新样态。

“新样态学校具有鲜明的‘四有’特征,即‘有人性’‘有温度’‘有故事’‘有美感’。”说到这儿,陈如平的眼睛望向远方,眼神笃定。根据他的描述,新样态学校的大体轮廓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

“有人性”揭示新样态学校的教育本质。这是关乎教育的目的和价值,回归教育本真和遵循教育规律的问题。其要求在办学过程中,校长和教师要旗帜鲜明地表达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有温度”体现新样态学校的育人环境。在新样态学校中,师生、生生之间的接触和互动不应该是机械的、程序化的、冷冰冰的,而应该像自己的家一样,是亲切的、可及的、温暖的。

“有故事”表明新样态学校的文化特征。从学校的整个文化上来看,可用各种各样精彩的“教育故事”来表达学校的教育理念、育人场景和办学成果。

“有美感”则从审美高度审视新样态学校。新样态学校将“美”浸润到学校结构要素的各个方面,让学生快乐学习,享受学习过程,学有所得,在师生交往、生生互动、自主发展过程中寻找愉悦,达到幸福,由此构筑一幅幅十分美妙的学校意境。

在陈如平看来,新样态学校必须反映对学校和教育发展的新认识,其重点关注的领域“不只是盯明星学校,而应更加关注‘老弱病残’学校”,即薄弱学校、农村学校、新建学校和没落的老校。他希望通过新样态的探索找到一条适合各级各类学校内生发展的路径,促进和带动学校整体提升。

四年过去了,如今,深圳市盐田区的教育人对新样态学校有了更多深刻认识。在他们看来,“有人性”就是要以学生为本,以让学生成人为本;“有温度”就是要办活的教育,要办亲切的教育,办让学生喜欢的教育;“有故事”就是学校要办得厚重,学生要基础厚实、知识广博、活力无穷;“有美感”就是学校要具有知识之美、思想之美、青春生命之美和形态之美。

作为新样态学校的加盟校,重庆市礼嘉中学地处重视文化礼仪的城市重庆,学校通过“仁”体现人性,通过“情”体现“温度”,通过“美”体现“美感”,通过“功”体现“故事”。按照新样态学校的实践路径,学校党委书记王燕常常把学校拟人化并时刻作审辨式的哲学思考:“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为什么出发?我要走向哪里?”从而反思自己的办学行为,使学校获得“有品性、有品质、有品牌、有品位”的发展。

3.全面育人,让学生“成为你自己”

陈如平做过一个调研:让教师用简笔画描述自己的学校,这些教师中,有小学老师、初中老师,既有业务骨干也有刚毕业的新教师。结果发现,他们心中与眼里的学校是高楼林立、绿树成荫,唯独不见学校中的“人”。

“校长、教师百般努力工作,结果还是把最重要的‘人’给弄丢了,这些现象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我们要不断反思教育的理念、制度、结构和行为。”陈如平说。

反观当前的学校实践,陈如平发现,学校中的“人”被抽象化,仅以升学率、成绩排名、获得多少荣誉来衡量,学生被划分为小块的、箱格化的存在,整体的人消失了,学生在教育过程中出现身心二元分离甚至对立。

“在学校实践中,尽管我们常常高呼‘眼中有人’‘课中有生’,但实际上没有真正落实,并没有把学生放在中心位置,对学生常常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陈如平说。

北京中学校长夏青峰曾经历过这样一件事情——一次,他到一所学校听课,因为听课专家较多,执教的老师就随意喊起一名学生,让学生把凳子让给听课专家,该学生则全程站立听完了课。无论这名执教老师的课讲的有多好,但夏青峰心中始终不是滋味,因为这名教师忽略的是眼前的活生生的人,没有把学生真正看在眼里。

新样态学校主张把“人”放在核心位置,套用一句流行语就是:“让儿童站在学校正中央。”陈如平说,这里的“人”包括所有与学校相关的人员,但主要是指学生。学校的核心任务是“育人”,学校必须把促进学生健康成长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点,这既是教育的使命责任,也是学校的本质使然。

2018年9月,全国教育大会召开。会议明确提出,教育必须坚持把立德树人作为根本任务,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这是教育工作的目的任务,也是教育现代化的方向目标。

因此,新样态学校所主张的“人”是具体的人、完整的人、有血有肉的人、自我发展的人,尊重学生的个性化、差异化、多元化发展诉求,鼓励和支持学生“成为你自己”。这一主张与英国教育家怀特海在《教育的目的》中所说的一段话异曲同工:“学生是有血有肉的人,教育的目的是为了激发和引导他们的自我发展之路。”

陈如平认为,学校要有学校样。学校既不是工厂、农场,也不是军营,更不是监狱,要尊重学生人格,让学校成为学生享受学习乐趣、自我全面发展的地方。学校要落实好“育人”核心任务,就必须认真思考“培养什么人”和“怎样培养人”这两个重要问题。因此,“人”既是学校的目的,也是学校的手段,并且是二者的统一。

新样态学校实验鼓励和引领教师做一名“道家式”的教育者,出于对学生的尊重和关爱去进行非侵入、非控制、非干扰的观察,而不是控制性操作,相信学生具有自我发展的内在冲动和能力并将此信任表现于言行。

4.文化内生,打造属于自己独特样态的学校

陈如平曾经在北京五中工作过三年时间,学校里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块矗立在校园中写着“精气神”的泰山石。当年吴昌顺老校长常常谈起,“精气神”是北京五中的精神写照,是北京五中的价值追求,是北京五中的文化符号。

后来,他读王阳明的《传习录》,读到他关于“凝聚为精,流行为气,妙用为神”的解读,对北京五中的“精气神”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和理解。

“‘精气神’是学校之根,它反映了一所学校的精神长相,彰显了一所学校的文化特性,决定了一所学校的教育样态。”陈如平说。

在新样态学校联盟里,能否简单用“拿来主义”,通过复制粘贴的方式来打造新样态学校呢?陈如平说,就像豆子的种子种到土壤里,不可能长出花生一样,学校和学校之间也是有差异的,因为它们的“基因”不同。

“新样态学校是基于文化内生、面向文化内生的学校。所谓内生,就是靠自身发展。”在他看来,每所学校都须向内深挖精神之源,须寻学校文化之根,去除各种如无根之木的舶来品,从而实现一所学校一个样。

作为全国首批课改实验区,浙江宁波北仑区的学校品牌建设之路过去多依赖行政力量和专家力量,较多采取了“自上而下”的推进做法。加入新样态学校实验后,他们意识到,教育的力量、最终场所主要在课堂,最终的实施者主要是教师,最终的受益者应该是学生。

“因此,我们还需要重新审视学校中‘人’的力量,从新样态建设的视角,将‘分散化’的现象进行‘整体建构’,提出学校系统变革和整体创新的思路,挖掘和解码学校的文化基因,走‘内生式’发展之路。”时任北仑区教育局副局长余智军说。

位于深圳市盐田区的乐群小学,创建于1921年。一百年来,“乐群”一直是学校最重要标识。2013年,王树宏任职乐群小学校长,2016年,她成为陈如平的访问学生。此后,作为首批实验校,乐群小学成了新样态学校文化内生的一个重要样本。

“乐群”语出《礼记•学记》:“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在陈如平的指导下,学校把“乐群”作为办学核心理念,从校名、历史沿革等方面深挖学校文化基因,提出“生态教育,让每个生命自由舒展”的办学主张,建立五维立体的生态教育发展系统,构建了独特的风车式生态课程体系。

在陈如平眼里,王树宏非常善于思考和学习,并且擅长创新和转化,利用各种学习机会,把好的案例吸收到自己的思维和实践中。对办学者而言,这是一个尤为重要的品质。

也就是说,新样态学校旨在突破以往的学校发展方式,走内生式发展之路,强调立足本土文化和自身基础,利用学校自身的优势资源,整体建构学校的育人模式,倾心而作,倾力而为,打造属于自己独特样态的学校。

5.课程再造,站在“整体育人”的高度设计课程体系

一事一物皆教育,时时处处有课程。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提出,“为每一个学生提供适合发展的教育”。在陈如平看来,提供适合学生发展的教育,其实质就是提供适合学生发展的课程,没有课程作支撑,再好的理念也只能是空中之阁、水中之花、镜中之月。

“学校课程体系建设要求校长和教师们形成两种意识,一是课程意识,二是课程体系意识。”陈如平说,“新样态课程”在强化课程内容的全面性、基础性、均衡性的同时,更加突出课程设置的多样性、差异性、创新性和可选择性,也更能满足学生学习、生活和个性发展的多样化需求,最终指向学生核心素养的发展。

对办学者而言,要站在“整体育人”的高度来设计课程体系。 陈如平认为,校长和教师们在设计课程体系时,必须细致追问“开设一门课程到底要发展学生什么?”课程开发、科目设置、具体活动的策划安排,甚至是课程的评价,都要考虑到学生的发展,如传授知识、掌握技能、培养人格、提升素养等。

以北京市海淀区五一小学为例,学校从学生的幸福人生为出发点,提出了培养学生“五大幸福素养”,即道德、人文、科学、艺术、健康素养,其建构的课程与育人目标一一对应、紧密衔接;

青岛市城阳区天泰城学校则以学生未来生活为切入点,提倡学生过“有戏的生活”,按健康的生活、智慧的生活、创意的生活、优雅的生活等四个板块,搭建课程体系框架,达成育人目标。

也就是说,育人目标是课程体系的依据,它规定了课程的内容范围和功能性质。在具体实施过程不能只关注课程内容多寡、新旧、深浅问题,而更多地要突出课程的育人功能、体系结构和实现路径的问题。

陈如平也发现,之所以许多学校的课程体系建设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主要有四点原因:一是学校解决了课程中重复交叉的一些内容,减轻了“校源性负担”,为学生轻松、愉快、丰富、生动活泼地学习成长提供非常好的平台;二是学校的课程体系初步建立,国家课程务实落实、校本课程精彩纷呈,优质课程、特色课程、精品课程不断涌现;三是学校的大课程意识逐步树立,校长课程领导力显著提升,教师参与课程热情和创造力不断萌发,并成为一种常态;四是学校特色品牌层出不穷,助推学校内涵发展,同时催发新的生长点。

陈如平还特别强调,新样态课程”体系建设绝不能搞花架子,更不能做迎合潮流的作秀运动。这就要求学校领导要积极营造“有人性,有温度,有故事,有美感”的学校生态,坚守“本真,本位,本质,本色”的基本原则等,从始至终要做到“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6.整体建构,实现学校的系统性变革

从2016年至今,新样态学校实验的加盟学校已经达1200所,为何能够得到如此的关注度?

这背后有行政推动吗?没有,它只是一项实验项目。据陈如平介绍,新样态学校实验坚持4个“不”,即不授牌、不评奖、不颁证、不收费。“就靠四个‘不’原则,我们去推进新样态学校的建设。”

它的理念有颠覆吗?仔细审视,新样态学校实验只是在倡导教育要回归常识而已,打造有人性、有温度、有故事、有美感的学校。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过去有不少改革要么聚焦于课堂层面,要么热衷于课程建设,与许多学校改革实验不同,新样态学校打破了过去单向度改革的狭隘,涵盖了学校的方方面面。

按照陈如平的阐释,整体建构是新样态学校的有效模式,具体实施要走系统路径。这种整体性是基于学校发展本质和规律认识的必然逻辑。

陈如平介绍,整体构建的原则有三点:一是学校是一个整体结构。二是整体大于部分之和。三是实践的最优化。结构改变功能,“整体建构”能更好地描绘、解读和预测学校发展的变化规律,增强和创新学校功能,从而实现最佳的学校发展目标,获得最佳发展成果。

“优秀的校长应该像大厨一样,把教育政策、理念、理论、方式、方法、手段、技术等多种素材做成一盘盘菜,变成能端上桌的东西。千针万线都要穿学校实践这个针眼,我们用‘新样态学校’这样的概念,因为这一实验的基本定位还是在于学校。”陈如平说。

而从具体操作层面来说,一所新样态学校的创建,可分5个基本步骤:“立根子”,梳理办学理念;“定调子”,明确学校发展主题;“搭架子”,构建教育体系;“探路子”,创新实施载体;“亮牌子”,创建学校发展路径等做法。“整体建构有效改变了学校发展‘碎片化’‘点状式’问题,‘将珍珠串成项链’,实现学校的整体性发展与系统性变革。”陈如平说。

山西运城盐湖区魏风小学就是这样创建新样态学校的。在新样态学校建设中,学校以“发扬古魏精神,传承中华文明”为己任,本着“古魏新风”的办学理念,从诗经、唐诗、宋词、元曲、中外现当代诗歌中,收集整理与《魏风》七篇主题相关的诗歌篇目,编辑成册,形成国学校本教材。由读诗、吟诗、诵诗到写诗,突出诗歌特色,传承诗歌文化。

“学校还设置了魏风七彩课程,组建了魏风小神龙足球队,魏风七节主题探究综合课程,为孩子们打上了儒雅魏风、七彩魏风的烙印,树立了魏风师生的文化自信,彰显了民族情怀。”魏风小学校长凌建红说。

如今,加盟新样态学校实验的区域和学校不断在增加,涌现出的成果和样态也更加丰富多样。对陈如平而言,这才刚刚是个开始。

新样态的路还很长,他期望各实验校坚守“至善”的最高信仰,坚守新样态学校“文化内生”的核心主张,,使学校办得更像自己,要充分挖掘自身优势,寻找内生点、催发内生力,使学校的内生性更好的外显出来,打造出更适合的样态。同时回想根本,回到原点,回归本分,真正还教育一片风清气正的环境和生态。(文/林屿 若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