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日报刊文衢州加快建设四省边际中心城市 助力共

浙江日报刊文衢州加快建设四省边际中心城市 助力共

来源:浙江日报

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

来源:浙江日报

对衢州提出了“打造四省边际中心城市”“成为全省经济向中西部邻省拓展的一个桥头堡”“成为全省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等一系列重要嘱托。省际交界地区一直是区域协调发展中矛盾和问题比较突出的地区,受制于地区之间的藩篱和政策壁垒,形成了区域发展的“洼地”。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指出,要加强省际交界地区合作。本文结合交界地区发展的理论与实践,探讨衢州如何加快建设成为四省边际中心城市,助力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

省际交界地区发展面临的挑战

行政边界对两侧经济区域的影响主要体现为两种效应:桥梁效应与切边效应。如果边界上商品、要素能够自由流动,地区间会逐步形成统一市场,有助于开展分工协作,发挥比较优势,此时行政边界体现为桥梁效应;反之,如果行政边界两侧经济区域的资源要素分配与差异化制度导致市场分割,行政边界体现为切边效应。

目前,

来源:浙江日报

我国省际交界地区经济发展滞后的根本原因是行政边界对经济区域割裂导致的切边效应主导区域经济发展。要实现行政边界的桥梁效应,关键在于促进行政边界两侧地区的合作。如果两地的合作收益均大于合作成本,区域合作必将达成;反之,只要有一方的合作收益小于合作成本,则出现市场分割。

根据行政边界两侧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可将交界地区分为两种结构:对称型与非对称型。前者指两侧地区发展水平相近,后者指两侧地区发展水平相差较大。对称型是不稳定的区域结构,一旦市场分割程度减弱,会演变为“中心—外围”的非对称型区域经济结构。

当前,

来源:浙江日报

我国大部分城市处于规模经济阶段,打破区域壁垒,将加速产业、要素、资源流向中心城市。对中心城市而言,合作收益自然大于成本。而对边缘城市来说,区域合作的收益主要取决于空间溢出效应。当地区间空间溢出效应较大时,中心城市规模扩张产生的正向溢出将推动边缘城市发展;当区域间正溢出效应较小时,边缘地区则会面临产业空心化风险。因此,推动区域合作,实现行政边界的桥梁效应,关键在于提升中心城市的空间溢出效应。

边际中心城市如何发挥辐射带动作用

边际中心城市是承载省际交界地区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载体,必须“强自身”与“辐射带动”两手抓,使交界地区的省市积极配合,充分发挥行政边界的桥梁效应,促进区域间要素流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一般来说,

来源:浙江日报

能够较好发挥辐射带动作用的边际中心城市,在地理区位上满足以下特征:

首先,边际中心城市通常位于所在地区的几何中心。城市的空间溢出效应随着地理距离递减,位于区域几何中心的城市,能够有效辐射省际交界地区的其他城市。

其次,边际中心城市一般位于强省一侧。产业遵循梯度转移,发达地区的产业先转移到边际中心城市,再由边际中心城市溢出到毗邻地区。由于省际壁垒无法在短期彻底消除,边际中心城市在强省一侧时,承接产业转移的制度成本相对较小,有利于推动产业向省际交界地区转移。

第三,边际中心城市需要与特大城市保持一定距离。虹吸效应与城市能级呈正相关关系,

来源:浙江日报

与地理距离呈负相关关系。如果边际中心城市与特大城市距离较近,会受到较强的虹吸效应。省际交界地区的资源和要素会先集聚到边际中心城市,随后不断流向特大城市。边际中心城市将会成为特大城市吸纳要素的“中转站”,加速省际交界地区发展要素的流失。

浙闽赣皖四省边际地区是东部和中部两大经济板块的重要交汇点。虽然四省边际地区的合作开展较早,存在九方经济区等合作平台,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四省边际地区均不是四省发展的重点方向,在跨省经济合作上难以凝聚合力。

衢州地处浙江省西部,

来源:浙江日报

南接福建南平,西连江西上饶、景德镇,北邻安徽黄山,东与省内金华、丽水、杭州三市相交,素有“四省通衢,五路总头”之称。加快建设四省边际中心城市,不仅是破解省际交界地区发展难题的有益探索,也将为缩小三大差距、促进区域间共同富裕提供重要经验。

衢州加快建设四省边际中心城市助力共富的路径

加强顶层设计,创新一体化发展体制机制。加快建立四省边际一体化发展的省际联席会议制度,在重大规划、重大改革、重大政策等方面加强顶层设计与统筹协调。优先探索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文化旅游、生态环保等重点领域的一体化管理机制。积极推动省际边界融合发展机制创新, 以“飞地”“园区”作为区域合作先行区,探索行政区与经济区适度分离。

强化产业引领,

来源:浙江日报

构建区域产业共同体。推行“总部+基地”“研发+生产”模式,布局建设科创走廊,探索 “沪杭研发、衢州转化”新模式与新路径。推动新兴产业、高端产业、特色产业集聚,完善配套设施,强化产业协同能力,打造四省产业引领区。强化数字优势,建设服务四省的区域性数据中心,建立多维度的数据服务平台,打造四省边际中心信息港。

构建四省边际交通枢纽,打造向西拓展桥头堡。加强贯通四省边际与省内地市间的交通运输通道,打通省际断头路,实现重要枢纽路段高效联通,形成“融杭联甬接沪+牵动皖闽赣”的东西双向开发格局。在重要交通节点建立或加装智能管理系统,

来源:浙江日报

构建立体式、多模式、高效率、经济安全的现代化交通枢纽体系。

打造四省边际公共服务共享高地,促进生产要素高效集聚。积极推动政府数字化转型向公共服务和社会治理领域延伸,探索公共服务便捷共享的制度安排。在教育、医疗等民生重点领域先行先试,实行打破行政区划和户籍限制的公共服务政策,拓展“入衢即享同城待遇”适用范围。健全就业公共服务体系,加大职业技能培训基础平台共建共享力度,构建四省边际高质量就业保障体系。

探索绿色高质量发展新模式,建设四省边际洼地崛起示范区。完善跨省生态保护补偿机制,

来源:浙江日报

探索生态功能向生态经济发展延伸的新路径。合理利用衢州和四省交界地区的自然人文资源,探索四省边际自然人文资源综合开发利用,构建合作共赢、互惠互利的绿色发展机制,推动欠发达的内陆山区成为绿色经济增长极。

【董雪兵为浙江大学区域协调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西部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崔宁、池若楠为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生】